第五十四章 将鸭子煮烂再吃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既然一切都已敲定,当晚除了例行巡逻的士兵外,我方和张鲁方的所有人应该都睡得很好。

    当然刘璋军睡的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想,知道了我军今夜三更时分要去劫营的他们不管相信不相信都不会睡的太好。我还特别叮嘱了一个今晚负责监视敌人动静的小兵要他三更时分看好刘璋军营寨里会不会起火,他问我是不是起火了就来我营帐里我告诉我,我笑了笑说不用,只等到天亮我起来时再告诉我不迟。

    五更之后,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凌晨五点,我事先安排好的亲兵进来轻轻的推醒我,说实话因为这场大战对我方来说太重要了,典型的谁败谁都会面临绝境,所以其实我睡着的也晚,前后加起来也就差不多睡了三个时辰左右。不过当我出帐听到负责盯着刘璋营寨的小兵告诉我说昨晚三更时分敌营闹出了很大动静,刘璋营中数十处着火,我军许多将领包括主公都被惊醒出来看了,将领们有的都想要趁势出战,都被主公制止了,最后只好又回去睡觉。

    我问他那庞军师呢?他告诉我,庞军师压根就没出来看,听随行的小兵说,主公去他帐里看到他睡的可香了,还一直打呼噜,主公犹豫再三,还是没推醒他,也直接睡了。

    我心想:“这庞统果然是个人物,真沉得住气,那我就更没什么好担心昨晚的战机是真的了。”

    这时候众将都纷纷都各自的帐篷中出来,因为早严令过不许喧哗,没必要的事时兵士们甚至都不能说话,大家都只能用目光交流。不过我能看到每个人的表情中都没有一丝疲惫和不满,相反大家都很兴奋,各就各位,各自整理自己的部队,就等着刘备一声令下了。

    五更刚过的此时,天仅仅是蒙蒙亮,要是没有这次行动,可以说是人一天中最困倦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军缓缓的从营寨中开出,趁着还没消退的夜色,在小河边与张鲁军相遇后便立刻再不顾忌,几乎立刻就投入了对刘璋军营寨的突袭!

    可能是昨晚的埋伏让刘璋军太疲惫了,甚至他们的哨兵都是我军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完全趟过河后才发现我军已经逼近他们的营寨了。铜锣声,尖叫声,喊杀声,混合在了一起,而我只是远远的立在我军营寨的最前方,站在一处临时搭起的高台上和庞统并排而立。

    这次说夜袭不是算太夜里的突然袭击,倾注了我方和张鲁方加一起三万人以上的全部军力,甚至连我方主帅刘备都披上了铠甲在后军亲自督战,杀!杀!杀!不杀光敌军,就是自己被困在这里!

    我不知道昨晚折腾了一宿还是没有等来我军的刘璋军此时有多疲倦,我只看我军和张鲁军的军势几乎完全没受抵挡的迅速侵入了刘璋军的营寨中,而更快的是,从刘璋军营寨的后方,大量几乎都没有衣甲的刘璋军士兵开始没命的往蜀地的方向逃去!

    刘璋军的营寨开始烧起来了,火越来越大。这次不是诱我军前去劫营的火,而是我军的勇士们亲手点起的胜利之火!

    这时候的我居然想到,要是现在我身边不是庞统这个丑家伙,而是我那貌美如火的晴儿该要多好,我肯定会立刻抱起她回到我的帐中为这一种胜利的感觉锦上添花!

    收兵时天已大亮,我军缴获粮草军械无数。只是马匹实在是没给我军剩多少,想是敌军慌忙逃跑之间,都第一时间想到抢马更快,所以这也是没什么办法的事。

    魏延带军追到了数十里外的山道上才总算停止了追击,下面清点各种斩获,斩首五千余,张鲁军的斩首数比这也只多不少,而俘虏数双方加一起却只有三千左右。对于这一点,我想其实该是有不少俘虏的,很可能我方联军杀到刘璋军的营寨后,很多还在梦乡的刘璋军醒后刚要投降,就被那些以首级换奖赏的家伙们连张嘴的机会都不给就把他们干掉取首级了。

    虽然有句话叫穷寇莫追,不过当哨探回报说败走后的刘璋在收聚了一些败兵后,几乎是立刻就向葭萌关方向撤退时,刘备在和庞统商量之后还是立刻就命我去和张鲁方交涉好今后的事情,而他就立刻起兵在刘璋军的身后保持五十里的距离开始衔尾追击了。

    之所以没像当初曹操在当阳追他那样对刘璋军穷追不舍,一是从此地往蜀地十几里后便又进入了重重的山道,很多地方艰险适合设伏不说,我军虽然刚刚经过一场大胜,但刘璋收拾败兵之后怎么也还能得到万余人马,虽然现在肯定是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可我军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万一把人家逼急了,找一个好点的地势突然出现拼死一战,很可能会给我军以重创的。所以我军还是谨慎一点,反正刘璋军现在也没粮食,就算能强征几个野外的村子,也不够他那万余大军塞牙缝,等到把他们饿瘫了,再慢慢收拾他们不迟。对于刘璋这只鸭子,我和庞统的意见很统一,那就是反正葭萌关他也过不去,我们就慢慢的追,将他一点一点的煮烂在锅里比较好。

    我按照刘备的意思再去张鲁军中,又打了大胜仗的张鲁看起来兴致很高,我借机提出让杨松和杨柏两兄弟带五千军随我入蜀再助一臂之力,并且说到时候这些人可以用来运回帮助取蜀后刘备作为答谢的报酬。

    一听关于报酬的事,张鲁虽嘴上说和刘皇叔将来互为唇齿,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可接下来立刻就准了我的请求,让杨松和杨柏立刻点军随我出发。我暗地里冲杨松眨了眨,他自是心领神会,也乐得不行。

    五千人随我军入蜀构不上什么威胁,再加上又是杨松这个要拿我方巨额好处却自身毫无领军能力的家伙带,就更是只能为我军在接下来对刘璋的作战中加一层兵力上的保险了。而张鲁则自带其余的部队回阳平关,马超和曹操的雍凉争夺战又要打响了,虽然他的弟弟张卫已经又带上一万人去帮忙了,可对手是曹操的话,我想他还不会很放心的。

    就这样,我军开始慢慢悠悠的一路尾随在刘璋军的后面向葭萌关开进,有句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刘璋这回是人和士兵能跑,可粮草却带不走。谁会在拼死逃命的时候还记得扛上一袋白面下顿好吃呢?估计就算有缺根弦的人这么做,那他也肯定跑不掉了!

    一路上刘璋军向葭萌关开进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到后来简直就像疯了一样的只是赶路了。想想也对,他们抗不走白面,同样也带不走帐篷,最靠谱的也就是炊事兵很可能抗着自己的锅跑了,这样还能起到一个挡箭的作用,没吃的他们肯定是想越快回到成都越好。

    于是我军能很轻易的看见刘璋军留下来的驻地处有许多被杀煮后留下的马骨。赶不动路自动掉队,见到我军就跪地投降求收留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投降后吃到本是他们丢下的粮食做成的吃的时,一个个都狼吞虎咽的,有的甚至都掉了眼泪。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