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内应不靠谱最好了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杨怀和高沛两人他听到刘备说要他们两个回刘璋那里做内应时显然都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们很快便都大喜过望的发誓一定会为刘备建立功勋,以谢他的不杀之恩。

    刘备与二人约定,就在刘璋率军到达我军附近扎下营寨的三更天,由两人在刘璋的营中放火,里应外合配合我军劫寨。为了有人可以给他们做配合,刘备还专门让两人从俘虏中挑出五百人来重赏了他们让他们配合杨怀和高沛在当晚立功,并在所有俘虏面前承诺,一旦成功,这些俘虏都会被立刻释放!

    我看着那几千人的俘虏队伍,一个个看着杨怀和高沛二人都没有对他们要出卖刘璋的愤恨,相反我看到了渴望,一种寄托在他们和另外五百俘虏身上重获自由的渴望。他们当中甚至有很多人都向杨怀和高沛跪了下来,而杨怀和高沛的脸色都很不自然,只是冲他们无力的摆了摆手,便立刻上马,带人走了。

    庞统为二人编的理由是那晚两人拼死杀出重围,才得以回到刘璋那里的。我觉得这个理由好烂,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我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并且这两个家伙反正回去也会立刻向刘璋告发我们,所以这理由就算烂点,其实也无关痛痒。

    就这样,待到刘璋的三万大军快要接近我军的时候,我军果断的放弃了河南原来杨怀和高沛驻军所扎的营寨,全都退到了我原先在河的北面靠着西山扎下的大营里。

    我不知刘璋看到杨怀和高沛曾失去的大营会有何感想,也不知道刘璋到底会不会相信杨怀和高沛二人所说的话,在夜里严加防范准备对付我军的劫营。相比之下,一直既不说帮忙,又不退回阳平关的张鲁军现在的态度很值得怀疑,刚阴过别人的刘备甚至问庞统,张鲁会不会在我军与刘璋混战之时突然从身后阴我们一下,我感到经过我和庞统力劝刘备阴刘璋的这件事之后,刘备也便成了一个怀疑论者了。这从长远上讲,肯定对我方很不利,都怪我急于帮刘备拿下益州,没考虑到这件事的副作用会如此之大。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不能摸清张鲁的真正态度,那接下来的行动就会非常危险,搞不好我军会先闹个全军覆没,到时候很可能我就成了刘璋的俘虏,而之前受够了窝囊气的杨怀和高沛到时候也许没权利对刘备怎么样,但肯定是不会放过出来了这个狠主意的我的。

    没办法,我只能亲自去张鲁寨中一探虚实。刘备嘴上说此行危险,不让我去,可我能看得出这不是真的,我甚至都有些怀疑我自己现在是不是都很阴谋论了,因为做过了一次违反道义的事,便看谁都不像好人。

    当然我不可能对刘备说你丫的就别在这虚情假意了,其实你肯定巴不得我现在立刻就去,从张鲁那里给你带回你想得到的好消息。索性也豁出去了,我也就大义凛然多了,一想到自己此去前途未卜,一种悲壮的情绪很自然的便生了出来。

    没想到张鲁居然很热情的欢迎了我,杨松还一直在张鲁面前夸我的好,说我少年英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张鲁还一直让我提他向刘备表示歉意,并在话中再次强调了因为曹操很可能马上就要亲带大军西来,所以才没法随我军深入蜀地,现如今刘璋自己送上门来,一定和我军通力配合,让其有来无回!

    张鲁的态度总算让我的心放下一块大石,我甚至还想出来一个主意,不如告诉张鲁我方已让杨怀和高沛二将回去做内应的事,约他一起在三更时分去劫刘璋的营寨,而我军只出少量军队做做样子,待张鲁和刘璋双方都打得累了,再出兵收拾残局。

    可我终究没有那么做,上一次的计策之后,刘备的变化让我都有些后悔起来,如果说一次利用盟友还可以说是迫不得已的话,那相隔时间很短的再来一次很可能会让刘备的名声彻底的坏掉,那以后本是仁义之君的他,性格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我也是不敢去想的。要是他以后因此变成了一个对人猜忌不停的暴君,我就算帮他夺得了江山,又会有什么意义?

    并且到时候和刘璋两败俱伤的张鲁也会彻底与我方敌对,我军怎么也只有一万多人,而张鲁和刘璋军加起来有五万人,就算他们双方再怎么两败俱伤我军要想生擒张鲁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到时候只要他逃回阳平关,再起大军和刘璋的残余部队联合两面包围我军,到时候陷入绝地的就不再是刘璋而是我们了!

    所以最后我还是将我方真正的计划和张鲁说了,张鲁听了连连称妙,杨松也在一帮帮腔,说一旦成功,张鲁的汉宁王就指日可待了!哄得张师君开心不已,立刻拍板,同意了和我军一起在天刚微明的时候对刘璋的营寨进行强攻。

    临回去时,杨松替张鲁送我,我悄悄问他之前的事,杨松告诉我,张鲁之前之所以一直都不肯出兵和我军一起入蜀地进攻刘璋,是因为马超此时已在凉州坐稳,正在积极联络羌人和张鲁组成联军再次向长安进攻,并承诺只要攻下长安便不再前进,今后将长安建成坚城,让曹操的势力永远无法进入雍、凉二州。

    所以本来带万余人前去相助马超的大将杨昂便写信回来,要张鲁再发兵马和得力将领前去相助。对于张鲁来说,汉宁王的尊号再吸引人,也不如彻底消灭曹操的威胁更实际,所以这些天来他一面命杨昂继续留在冀城协助马超,一方面命他的弟弟张卫回阳平关发万人前去相助。正因为如此,除了此地的两万军,汉中所留兵不过万人,所以张鲁才迟迟不肯率军深入蜀地。可他又怕撤军将我军留在这里不敌刘璋,于是便就这样不进不退,打算等到马超那边传来好消息,去帮助马超的军马回到阳平关,再进兵进攻刘璋不迟。

    最后杨松一脸讨好的对我说:“诸葛将军,对于刘皇叔的事,在下已经百般尽力了,还望你回到你家主公那里替我多多美言,待明日破了刘璋,可不要忘了当初对我和我家主公的许诺啊!”

    我明白杨松是指那前后一千五百两黄金和帮张鲁当上汉宁王的事,此时正要靠他出力,我自然满口应承,承诺只要事成,一切东西都少不了他的,把他高兴得眼睛都要给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