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刘璋的困境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葭萌关地当秦蜀交通要道,嘉陵江与白龙江会合之处,陆路上通汉中,下至成都,顺嘉陵江而下,可达巴西重镇阆中,故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人们形容葭萌关是“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

    就这么一个在蜀中万分重要的地方,刘璋居然放心让黄忠自己带三千兵把守。也许是他和张鲁实在是有太深的仇恨了,也许他以为刘备一共就一万五千人我带走了五千,刘备和魏延又带走了七千,剩下黄忠领三千人以为前线军队做后勤供给为名留守在葭萌关实在不可能出什么乱子。

    更要命的是庞统居然在到达汉中地界与我隔河相望后,便秘密派了一员偏将领了五百人封住了从此地通往葭萌关的要路,使得昨晚那一仗,有兵逃到刘璋那里报信的概率大大降低。

    这样的后果是,刘璋直到已经离开葭萌关很远都已经快到汉中地界的时候,才可能知晓了我军突然反戈一击的消息,在原地暂时驻扎,不向前进了。

    很可能是我对杨怀和高沛下手有点太狠了,这导致虽然我将刘璋军被困在葭萌关外的好消息派人告知了张鲁,可张鲁却借口夏侯渊又在长安整备兵马,准备进攻马超进而侵犯阳平关,怎么都不肯率军离开自己现在的营寨随我军向刘璋军的驻扎地开进!面对这样的处境我不禁感到头疼起来。

    张鲁有这样的表现其实也不怎么出人意料,刘备自桃源三结义以来,一直都是以信义为本,虽然曾有过斩车胄夺曹操的徐州这回事,但也因为徐州本就曾是陶谦让与他的而不至于名声太坏。

    可这次为了夺取益州作为根据地对抗曹操,他虽然之前很同意诱出白水关的守将,从而趁势袭取白水关打开进攻成都的通道。但随着我俘获了杨柏,并同杨松达成了互助协议之后,对于昨夜引诱杨怀、高沛二将前来救我,从而将其军击破的这个计谋,庞统在我军大胜后才告诉我这可是他没日没夜的在刘备面前进言才求得他勉强同意的。

    无疑这样做收益很大,击破了杨怀和高沛的万余军马我军几乎没什么伤亡,还得到了大量的敌军俘虏不说,甚至连刘璋这条大鱼,都已经被我方困在汉中到葭萌关之间连座可以驻扎的小城都没有的险恶之地了!

    可这么做还是有一种无形的巨大损失的,这,就是信用。

    自古背盟就是最让人所不齿的,虽然我军现在看起来得到了很大的好处,但信用的丧失,却使得现在应该和我们一伙儿的张鲁已经对我们不再信任。

    明摆着的是,我方既然可以背弃刘璋,将刘璋至于险地,夺取益州,那也可以在将来的某个时候背弃他,同样夺他的汉中!

    所以张鲁不出兵很正常,他现在的位置很有利,身后几十里就是阳平关,一旦发现不对,他随时可以撤回关内。可要是跟着我军去进攻刘璋,空费人马钱粮不说,还很可能被我方出卖,落得个有去无回!

    但张鲁要是不出兵,仅凭我军这一万多人马,要想吃下刘璋这条从成都开出来的,三万精锐主力军的大鱼,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刘璋军现在暂时驻扎在原地没有动,我想正是在考虑到底是先回师攻下葭萌关打通回成都的要道,还是先进攻我和刘备所在这边,一出被我方背叛的恶气。

    当然这两种选择如果要是理智点的话,怎么都会选第一项,先拿下葭萌关,确保自己和后方连上再找刘备报仇不迟。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无论刘备怎么派人去催张鲁,张鲁都依然用之前的话搪塞他的时候,我看到刘备已经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对于他来说,做了一辈子君子,可下下定决心做了一回小人,那一定是要使劲的捞个大便宜才能弥补他放弃君子那副仁义作风的痛的。

    现在小人做了,大便宜又要捞不着。不光捞不着,还很可能要作茧自缚,把自己困在这里,反被刘璋逼上绝路。这种心情,他现在没让军士把我吊起来,用皮鞭让我快给他想办法就不错了!

    我也很郁闷,之前一直觉得这世上除了曹操、刘备和孙权外,任何一个自己做主公的军阀都一定是个很傻很好骗的糊涂蛋,甚至当初已经坐拥黄河以北祖上四世三公的袁绍都没例外,所以我在当初定这个计策的时候,完全就没有考虑过张鲁居然会不合作的这回事。

    更让我纳闷的是,杨松那五百两黄金还在我这儿,就算张鲁一下子变得狡猾了,放着他梦寐以求的汉宁王不做,可杨松这人的本性我应该是完全拿得准的啊?他怎么可能放着这五百两和将来我许诺给他的一千两不要,坐等着我军陷入险地,他一分钱也拿不着啊?

    然而这个时候我也无法去张鲁的营寨找杨松问个清楚,我要是贸贸然去了,杨松肯定会觉得我让他暴露了,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甚至还可能为了灭口直接把我给做了也不一定。

    就这样,我军在刘璋军不动的前提下又忐忑的在此处待了两天,两天之后探马回报,刘璋的大军已经拔寨前行,而其前进的方向,居然不是葭萌关,而是直奔我们这里来了!

    我想起书上说的刘璋在面对刘备的强势进攻时,从事郑度曾劝刘璋实行坚壁清野,坚守避战,然后待机反击,可刘璋不旦不听,还痛斥了郑度一顿的事情。现如今杨怀和高沛二将还在我军的手中,我决定再激一下刘璋,便径直去找刘备,对他说了我的想法。

    可刘备对我主意策显然不太认同,他对我说:“松儿你这想法会不会有些冒险?这二人现如今已经恨我们恨得不行,怎么可能为我军去做内应,对刘璋反戈一击呢?”

    我微微一笑,对刘备说:“主公别急,让二人诈降其实只是这计策的前一半。我料定这二人回去之后必定告诉刘璋实情,想来个将计就计。我这计策的后一半便是,我军在和二人约定劫寨的时候压根就不出现,让他们空等一个晚上,待到天色微明,敌军疲惫,既懊恼又丧失戒备的时候,我们再突然出击,定会大胜!

    这时候庞统在听了我的计策之后也笑着对刘备说道:“主公,我也觉得诸葛将军这个计策不错,不过统觉得此次放杨怀和高沛二将回去,仅仅让刘璋吃一个大亏,彻底激怒他让他丧失理智还不足够,统除了能让他在吃亏之后还不顾一切前来决战外,还有一连环计,管保让刘璋吃足苦头,陷入绝地!”

    “军师快讲!”我看到刘备的眼中一下子就冒出了特别闪的光,就好比一个赌徒已经压上了自己全部的筹码,而有人现在告诉他,可以将他最后的底牌换成他想要的那张一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