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管用的汉宁王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杨松带着他弟弟走后,我并没有放松对营寨的守卫,尽管我已经知道张鲁几乎肯定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况且有些事我也要做给刘璋看。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张鲁每天都派军对我的营寨进行一番象征性的攻击,可往往是锣鼓喧天、阵势十足,可当密密麻麻的军士依靠着盾牌慢慢的走到离我的营寨不到一百步的时候,我寨中的弓箭手就不分目标的一顿乱箭将他们射退。开始张鲁的士兵还有点演戏的职业精神,但自从第一天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还是被乱箭射伤了,这些龙套们的“职业素质”就越来越差,待到刘璋的援军远远的在河对岸扎下营寨那天,他们都只肯走到离我的营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并且连例行坚持半柱香的时间都不肯做,见到弓箭射来有的连盾牌都不要了,直接就跑回自己的营中去了。

    当然,张鲁肯这么做的原因很大程度取决于杨松得了我的好处为我尽力游说,虽然在军中将装金子的箱子给他抬回去不太好,不过我许诺只要引诱刘璋的事情一成功,不但我会将这箱黄金派人送到他南郑的府上,还会请求刘备多出一千两黄金。

    而杨松用来游说张鲁的“超级武器”便是我先于刘备用出来的,许诺待刘备取蜀之后,便保奏张鲁为汉宁王,并且与其永为唇齿,一旦曹操进攻汉中,我方便倾力救援。

    这样的诱惑历史上张鲁没有逃掉,这次也自然不会例外。

    因为我现在的营寨是背靠西山而立,南面是一条小河,所以张鲁现在“包围”我的态势也仅仅是围住了我的东面和北面,本来在河南面的那支军队在杨松从我这里回营之后,便很快撤到北岸了。

    当晚月色朦胧,天已经到了三更,可我寨中的士兵没有一个入眠的,他们一个个都全副武装的窝在自己的帐篷里,待到我一声令下,便纷纷从帐篷中钻了出来点燃了寨中早已准备好的草木堆。

    刹那间寨外的张鲁军营寨火把齐明,大量的士兵举着火把向的我营寨发起了“进攻”!这次他们没有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停下来,甚至一百步也没有停,直到我都能看清最先冲到我寨门外那个张鲁士兵的满脸胡须时,他的身前才像竖起了一道坚固的玻璃墙般,再也不往我这里跑了,只是停在原地举着火把,大喊大叫。

    我能看见的,寨外那上千名的张鲁兵手中也都只有火把,这是我和杨松事先商量好的,为了怕他到时候阴我,我也在和他商量的时候含蓄的把这种意思透给他了,他毫不为难的满口答应,毕竟他收了我的巨额好处再加上还有一千两黄金的预期在后面,确实是真的想为我办事。

    虽然更远处的张鲁兵因为夜里的关系我也看不到,不过只要在这个距离内的张鲁兵没有武器对我来说就算很安心了。况且我知道张鲁的军队肯定是有更多的士兵拿着武器在更外围的地方等着呢,而他们准备对付的人自然不是我,是刘璋此次派来的杨怀、高沛二将。

    这一夜直杀到东方渐白才算大致结束。我永远也忘不了杨怀和高沛二人看着刘备那愤恨的眼神。

    对,你没有看错,他们恨的是刘备。我一个小小的长水校尉,年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他们认定是这场无间大戏的完美导演者?

    当晚杨怀和高沛在带兵跟着刘备渡河救我之后,秘密留在刘备寨中的魏延毫不客气的带着五千兵干净利落的端了他们已十分空虚的大营。而他们二将所率的近万士兵则在随刘备“击退”了张鲁军,正准备进入我的营寨庆功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已经蓄势待发许久的我营中五千军的迎头痛击!

    刘璋军这万余人马在求生的本能下虽然勉强突破了张鲁在河边抄他们后路的层层军马,可在他们狼狈不堪的逃到自己的大营前时,魏延那严阵以待的军势终于彻底摧毁了他们继续抵抗的念头。

    是役,我军斩首千余,俘虏五千以上,其余三千多人是张鲁军俘杀的。按谁俘虏的就归谁的原则,本来也就这么地了,可张鲁为了向刘备示好,居然将这些俘虏作为大礼送给了刘备。我对此颇有些莫名其妙,三千俘虏可不是小数,虏回去就算不能直接变成自己的子民,就算当劳力,用来屯田建设也好啊!

    还是庞统解除了我的疑惑,他告诉我,张鲁在汉中当土皇帝当惯了,外来的人他都不信任,这么多人白用军粮养着还不信任得时刻提防反叛,杀了还可惜,所以才送给了主公。

    从率军到汉中再到诱来杨怀和高沛,消灭了万余刘璋军的可用战力,并且庞统还告诉我,按照我事先和他们制定好的计划,此时刘璋已经亲率三万人从成都出发通过绵竹,在赶往汉中的路上了。按照刘璋离此地的路程上看,就算有逃兵逃回去报信给他,他也一定已率兵过了葭萌关,再想通过由黄忠负责留守的葭萌关回到成都,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了!

    我从庞统的言谈欢笑中完全看不出他有一点被我在蜀中立了大功所带来的不满。相反他对我还十分亲昵,不断在刘备面前夸我年少有为,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

    幸好他还在刘备面前夸我说这样的计策就算孔明自己来,也是吐血也想不到的,说我这个孔明曾经的书童将来肯定会超过师父了!

    正是这句话,才让我对庞统有了一个很是清醒的认识,要是换做一个正常的十几岁少年,一定会因为庞统的话而沾沾自喜,可我却“不正常”,曾活在两千年后看过无数宫廷大臣争朝堂、嫔妃争**的恶斗戏的我,又岂会不能识破他的阴险用心?

    正所谓,欲要使之灭亡,必要使之疯狂。在此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我却再一次利用了我“年纪小”的优势,趁着刘备非常高兴的时候,直接就求他一旦他成功取了蜀地,就让我官复原职,回武陵继续当我的一郡太守!

    刘备对我的要求很惊讶,他对我说:“松儿你立此大功,一旦我成功取了蜀地,自少不了给你连升几级,留在身边重用,你怎么还想着去做那小小的一郡太守呢?”

    我心想:“刘备你这人心可真够大的了,还小小的一郡太守?你忘了你当初在新野的时候也就是个县长,还远不如一郡的太守拉风么?”

    当然我想归想,也不可能当着庞统的面这么撅他,只见我一脸的郑重之色,对刘备说道:“主公,松儿自小就觉得一郡的太守就是个顶大的官了,随我家先生在南阳郡的时候,曾看过南阳郡的太守一次出游,那排场——”说到这儿,我一脸的羡慕之色,接着用孩子气的话语对刘备说:“松儿有幸蒙主公赐过一郡的太守,可松儿不争气,让主公生气给弄丢了。只要主公再给松儿一次机会,松儿一定再也不会不听话了,一定为您好好的治理武陵!”

    一瞬间,我看到了庞统脸上的不屑一闪而过。他还撇了下嘴,虽然马上又恢复了笑容,但我知道,他最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把我放在心上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