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贿赂杨松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之前我说动刘备和庞统让我发兵的计划是这样的:由我率五千军到阳平关外故意示弱引诱张鲁来劫寨,若张鲁不中计,则一直引诱直到张鲁中计为止,若张鲁中计,便在让他吃一个大亏后立刻后撤三十里在利于防守的地势上立一坚固营寨,只守不攻。张鲁在吃了大亏之后欺我军兵少一定会火冒三丈的倾尽全力前来报仇。到时候刘备便以先锋被围岌岌可危为由,催刘璋派兵救援。那时的刘璋一定会因我军攻击张鲁而丧失戒备,命离葭萌关最近的白水关将领杨怀和高沛二将率军来援,等到川中成都到葭萌关一线的刘璋军都集中到汉中的时候,我军再突然向成都进发,并利用葭萌关将刘璋军的主力挡在外面。

    没想到我军不仅顺利的咬了张鲁一口,还得到了杨柏这个意外收获。凭他和杨松的关系,我觉得我可以好好的敲诈张鲁一笔。

    我按照事先和刘备约定好的,写了一封加急的书信让几名斥候一起送回去,信中自然是说我在打败张鲁生擒了他一员大将之后被恼羞成怒的张鲁包围在了一座山脚下,张鲁每天都强攻我的营寨,万分危急,求他火速救援。

    信发给刘备后,我就剩下静等另一边张鲁的反应。

    果然第只过了一天,张鲁就亲率大军从阳平关出来,在我军营寨的对面三里外立营。并派使者来我营中赎人。我在给杨松的信中说是要他亲带五百两黄金到我营中赎人的,看样子弟弟再亲也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

    我勃然变色,让军士打了那使者五十军棍并把他轰回去,让他告诉杨松,明天午时他要不亲自来,我就把他弟弟的脑袋砍下来挂在营门外的旗杆子上。

    有时候恐吓果然比邀请管用,第二天张鲁出兵将我的营寨从东、北两面围住,我从寨中观看,张鲁的兵密密麻麻,看起来能有两万人以上。

    当然,张鲁这么做并不是真的要强攻我已经构建得很坚固的营寨,很快,杨松便在十几名看起来精挑细选的军士护送下进入了我的营寨。有两名军士挑了一个箱子,我估计就是我要的五百两赎金了,这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就是不知道杨松一会儿对我提出的建议有什么反应。

    我吩咐郑梁,只许让杨松一个人见我,除了那装黄金的箱子要自己的士兵抬进来外,杨松带来的军士一个都不许进我的大帐。

    毕竟到了我的地盘,杨松进了我的大帐还是有点战战兢兢的,他的眼睛太小了,眯起来就像一条线一样,我摆摆手让他坐下,他虽然坐了,看起来也很不踏实。

    还没等我说话,他便指着那箱子对我说:“诸葛将军,您要的赎金我已经给您带来了,而且我也按您的要求来了,您可以放人了吧!”这时候抬箱子的士兵已经打开了箱子,里面果然是金灿灿的黄金,看来杨松对他这个弟弟还算不错。

    “呵呵,好说,好说。杨大人稍安勿躁。”我挥挥手示意抬箱子的士兵出去,郑梁在外面看着张鲁军,此时帐中除了我就只有杨松和江小鱼了。

    我故意对杨松说:“杨大人这金子确实是不少,不过是不是有五百两呢?”

    杨松连忙说道:“当然!当然!要是少一两,将军尽可以砍了我的脑袋!”

    我笑了:“杨大人的脑袋我可砍不起,张天师对您的重视本将军可是看得出的,这边我砍了你的脑袋,外面的两万大军估计就要将我的营寨给吞没了!”

    “诸葛将军说笑,诸葛将军说笑!”杨松知道我在抑郁他,擦了擦额上冒出的冷汗。我知道这家伙生性贪财加胆小,这次要不是为了他弟弟,又有远多于我的军队做后盾,肯定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来。

    “那不知,这五百两黄金,是杨大人自己出呢?还是张师君给出的?”这就到问题的关键了,不过我想杨松肯定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当然是我家主公出的,五百两黄金对松来说不是小数,虽然主公一直待我不薄,可如此巨款,松还是万拿不出来的啊!”

    看着杨松那一脸诚恳的样子,我觉得还是应该能信的。毕竟他在历史上收刘璋、刘备、再加上曹操的贿赂都是在这之后,也就是说他还没到“发财”的时候。

    想到这儿,我便更加的笑容可掬了。我指着那装着五百两黄金的箱子对杨松说:“杨大人的名字里有一个松字,在下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我对大人可以说是“久仰”的很啊!这样吧!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表心意的,人我照放,这五百两黄金就送给大人了!”

    我看到杨松的小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惊愕、欢喜、这两种表情交织在一块。别说他了,就是性格大大咧咧,对什么都不怎么上心的站在我旁边的江小鱼,也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这在下都从来没为将军做过什么事情,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收将军这么重的礼呢?”杨松话是这么说,可我看他的眼睛已经都快长在那个箱子上了。

    当然,我很满意他的表现。并且莫名的,我的内心居然因为他这句话没有之前那么厌恶他了。

    在历史上,他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主人利益的小人。不过他这句无功不受禄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不管是哪个年月,拿钱不办事的混蛋总是大有人在,这位虽然品行很差,可他也算遵守了某种特定的行规,无论是刘璋还是刘备,再加上曹操,哪位给他钱他都把雇主托付的事给办得漂漂亮亮的,这一次因为我也打算用他,所以以我的立场上来看,居然越看他越觉得顺眼了。

    这正应了那句话,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现在我打算用他帮我的忙,果然就没那么嫌弃他了。

    我笑着对杨松说道:“大人不必担心,不光这礼物您有资格收下,您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在下敢保证您还能在张师君那里立下大功!”

    “将军请讲!将军请讲!只要是在下办得到的,在下一定给您办到!”

    我看着杨松那一脸急切的表情,故意对旁边的江小鱼道:“我要和杨大人说机密事,你到帐门口守着,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江小鱼应声去了,我才对杨松说:“大人可知我此次带兵前来,意欲何为?”

    “这?”杨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黯淡了,不过他还是大着胆子问道:“可是你家主公应刘璋的要求派你前来进攻汉中?”

    哈哈哈哈!我一阵大笑,装成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直到杨松被我笑得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看着我,我才勉强止住了笑声对他说:“杨大人也不是外人,松儿就推心置腹的问您一句,您觉得我家主公要想对抗曹操,光凭荆州之地可以取胜么?”

    “这?”杨松的眼睛瞬间转了好几个个。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过来似的,吃惊道:“莫非?”

    我忙用手势止住杨松接下来想说的话:“杨大人猜得不错,我家主公就是想取益州来作为对抗曹操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