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俘虏杨柏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家中终于通网了,如果能顺利签约以后可能会增加更新频率,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哈

    是夜二更十分,月色微明,阳平关方向缓缓行来一军,我与郑梁各领两千军伏于道路两旁的荒山之上,任其通过。不多时,我原先立寨之处便火光大起,喊杀声遍地,事先我嘱咐江小鱼引九百军伏于后寨多设弓箭,前寨与中寨都多设枯枝草堆,只留下百余人隐在草堆之后,一旦敌军突入,便瞬间点起所有草堆,率人从后寨杀出乱箭射向敌军。

    果不其然,敌军见我军早有准备,四周起火后又被一顿乱射,未辨我寨中军士多少,果然急匆匆的向阳平关逃回,我见敌军撤得狼狈,便与郑梁之军在他们的归路上一起举火,两相夹攻,杀得张鲁军哭爹喊娘,逃者寥寥,被俘无数。

    由于事先怕我军逼得太紧寡不敌众,所以通往阳平关的道路我并未派兵封死,只是边杀边追,整个战斗持续还不到一个时辰,未免纠缠太久张鲁的援兵赶到,我也没有赶尽杀绝,差不多便收兵回寨了。

    回寨后寨中的大火还没有熄灭,江小鱼所领的后寨之兵也让敌人留下了上百具尸体,郑梁押来了一名看起来像是将军模样的男子,这家伙一副的灰头土脸,郑梁说这是他在乱军中硬从一匹战马上给拽下来的。

    当下我也不及审问,而是命令全军连夜弃寨,带上俘虏辎重后撤三十里。等到走得差不多了,便已经天明。这时我才看清昨夜我军抓的俘虏可真不少,看样子足有三两千人。对于这些俘虏我也没客气,直接就充作了苦力,派人押着他们上山伐木,这次我要建的可就不是一个连鹿角都不布置的秃营寨了。按照之前在荆州和孔明学的立营之法,虽然不能完全达到孔明那样精妙,经过一上午的忙碌,却也立得有板有眼。

    我所立营之处依山傍水,来时我就早已暗暗盘算好了,山虽不高,可以免除后顾之忧,小河不深,水源也足以为全军进行供给。

    数十名的警戒哨探被我远远的放往阳平关方向,沿途虽然险峻,却也因为只有这一条大路而利于侦查,一旦敌袭便可立刻得到示警。直到这时,我才命令全军分为两组轮流休息,郑梁和我都明显困得不行,便先由江小鱼领军警戒,我和郑梁先休息第一波。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出帐看到郑梁却早已替下了江小鱼领着第二批士卒进行警戒和继续建设未完成的营寨部分。

    郑梁见到我来便嬉皮笑脸的过来问我睡得可好,我问他得知他只睡了一个时辰便起来将江小鱼替下去了,而两波士兵的交接时间则在又一个时辰之后。想到江小鱼虽然昨夜没有经过太多厮杀只起了一个吓跑敌军的作用,也毕竟一夜没睡,不禁对郑梁的做法暗暗赞许。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昨夜那被抓的敌将来。我命人将他从被关押的帐篷给押过来,看他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不禁暗叹这家伙真是心大。郑梁见敌将这个样子便又好气又好笑,上去直接就照他胸上踹了一脚,彻底的帮他从迷糊中醒了过来。

    那敌将见我正笑呵呵的看着他,可能才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不过不知是欺我“年幼”还是怎的,居然“哼!”的一声将头甩向一边不搭理我。

    自从我到三国以来,一直都因为“年纪小”而被别人所轻视。就连我手下的这些士兵,除了和我从武陵一起出来随我打过胜仗那五百人外,其余被我训练出来的新兵对我也都是面服心不服,要不也不会我刚到阳平关外立寨就有很多士卒头目向我提建议叫我在寨外多设些坚固的防御设施。

    当然,我之前一直对此都没太在意,就是那些随我从武陵出来的亲兵,不也是在我带着他们打了胜仗之前对我也很不服气么?

    现在在看看满营的军士,哪一个都不是在用尊敬和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想他们现在一定在想我果然不是只有虚名,当初在武陵的两场匪夷所思的胜利不是吹出来的。

    不过面对着面前这个对我梗着脖子的败军之将,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我微微的笑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在张鲁手下官居何职?”

    那二货居然只是又哼了一声,不回答我。

    我想到现在马超还未被曹操彻底赶出凉州投靠张鲁,庞德马岱自然也不会在汉中。所以这家伙估计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话说回来了不起的人物也不会像他这样一副怂样还敢在操纵他生杀大权的我面前装横。

    于是还没有休息得特别好的我打了个哈欠,随意的摆了摆手对他说道:“不说也罢,张鲁手下也不会有什么好货色,拖下去砍了!再吩咐伙夫给我弄点面汤,我吃完再补一觉。”说完便转身向我的大帐走去。

    一步、两步,还没等我走出第三步,我便听到杀猪般的惨嚎在我身后响起:“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杨柏,在张鲁手下任一末职!”

    我转过身去,看着他那惊慌失措的狼狈样,微眯着眼睛,只说了一声:“哦?”便停了下来,看着他,也不命令士卒松开他。

    杨柏见我这个样子便更慌了,可能觉得我在评估留下他的价值,忙急切的说道:“小的虽然职位低微,可我的哥哥杨松却在张鲁那里很得信任,我哥哥说的话,张鲁向来是听的,只要您能放我回去,无论您提什么条件,我哥哥都能劝主公听从!”

    我听到这里便觉得有点意思,杨松的“鼎鼎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这家伙历史上先收了刘璋的钱派马超去救刘璋,后又收了刘备的钱诬陷了马超害得刘璋只能投降。如果这还只是算为了自己利益而出卖主人利益让已方势力一无所得的话,后来曹操攻汉中,都到了张鲁生死存亡的时候,他居然还敢收曹操的钱陷害庞德,最后留下了他所收的满房珠宝而身首异处遭人唾骂。

    本来来之前我就想在杨松身上做些文章,苦于没有多少钱用来贿赂,这下我抓了他弟弟,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儿我便换了一副笑脸做恍然状:“原来你是杨大人的弟弟啊!快松绑!快松绑!”不过就在手下的士卒大惑不解的以为我和杨松有什么交情的时候,我却又制止了他们道:“慢!先等等!”

    我笑着走到被我说松又不松弄得极其困惑的杨柏面前道,如果你真的是杨大人的弟弟,那我自然要卖他这个面子,但空口无凭,这件事被证实之前还望你写封书信给你的兄长,只要他能证明你就是他的弟弟,我就放你回去!”

    “可我这手被绑着怎么写啊?”杨柏一听能被放回去,立刻就显得很急切。

    “不用你写,我替你带劳!”说完我便命人将其押进我的大帐,又唤人在岸上摆好笔墨和纸,在上面写下若干字云云。再命人扒下杨柏的衣甲后与这封信一起交代几名昨晚俘获的敌方士兵,赏了点钱给他们命他们回阳平关将这书信和衣甲都带给杨松。

    待到这之后,我便命人将杨柏押下去看好,喝了点下人送来的面汤,卧在帐中沉思。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