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五千兵取汉中?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收藏接近一千,没收藏的亲们别吝啬哈

    现在孔明在荆州,军中对于刘备来说庞统自是第一军师,于是刘备便将我的想法问庞统的意见。庞统的意见是阳平关险峻异常,我军军力有限,汉中急切难下,贸然出击很可能造成我方进退不得。并且现在马超已败,就算我军拿下了汉中,却很可能要直接面对曹操大军随时会来的打击,到时候想要防守汉中很可能都非常吃力,更别说拿下益州了,还不如留下张鲁在汉中作为阻挡曹操的屏障,先定蜀地,将荆益两州相连,壮大我军的军势,再徐图汉中为好。

    庞统的话从如今的形势来看无疑在战略上是正确的,刘备显然也更倾向于庞统的主张,毕竟现在益州刘璋那边有张松、法正、孟达三人做内应,将精力用于成都方向远比远征难以迅速征服的张鲁要强得多。

    我见我的意见不被采纳,也是颇为无奈。毕竟我年纪“尚小”,此次之所以能来益州,多是刘备为了平衡孔明与庞统之间的情绪所产生的效果,在刘备面前说话的分量自是肯定不让庞统。但我不甘心于历史的轨迹就这么无法逆转的向该发生的地方前进,我的想法是建立在知道未来汉中重要性的情况下向刘备提出的,刘备和庞统虽然也都知道汉中重要,可他们现在却怎么也不可能不知道晚取汉中将会在未来给他们带来多少麻烦。

    只是怎么能让刘备同意出兵呢?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冥思苦想,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这样时间慢慢的来到了建安十七年正月,也就是公元212年,曾在潼关被曹操击败逃回凉州的马超联合羌族进击陇上郡县,张鲁也派大将杨昂发兵万余相助马超,围攻凉州刺史韦康于冀城。我在葭萌关收到这个消息后可以说是欣喜异常,虽然张鲁的军力根据刘璋提供的情报有五万左右,派出一万兵并不影响汉中的整体防御,可让我感到欣喜的却是另外的事情。

    我兴冲冲的去见刘备,将此事告诉他,并再次提出了想发兵进攻张鲁的想法。刘备很诧异我还要他发兵去打张鲁,他对我说:“松儿,现如今马超和张鲁联合在一起围攻冀城,对付的是曹操这个奸贼,要不是我有益州这边的事情,都想发兵帮助他们,你却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我发兵去打张鲁,这不是帮曹操的忙么?”

    我并不急于将我的想法告诉刘备,而是问在一旁坐着的庞统:“那庞军师以为如何?”

    庞统笑着摇头道:“松儿你还是将你的想法快和主公说了吧!孔明就擅长故弄玄虚,你也学着和主公打起哑谜来啦!”

    因为这个想法我也是突然想到,也怕吊刘备胃口久了自己倒给忘了,便将我之前所想的为何要出兵和出兵之后所采取的后续行动一一为刘备道来。

    刘备听了面露欣喜之色,看向庞统道:“我之前总和孔明说他这个书童鬼主意多,很多事都不按常理,先生觉得松儿这个想法是否行得通呢?”

    庞统微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对刘备说道:“主公,孔明教出来的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怪了,要说他是孔明的书童还不如说是我的书童更能让人相信!”说罢便大笑。

    我对庞统的评价感到很诧异,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也笑了,确实,卧龙和凤雏相比,孔明更擅长用正道,万事但求稳妥,喜欢用正兵辅助恰当的谋略顺理成章的取胜,而庞统则喜出其不意,无论方法,只求用最有效最简洁的手段战胜对方。

    庞统这样的说法也就相当于变相承认我的计策可行,同意刘备让我出兵了。于是第二日,我便带上了郑梁、江小鱼和直属于我的五千士兵出葭萌关向北进发。

    我领兵出关的事情我想一定会被刘璋和张鲁安排在附近的探子回报给他们的主公的。我猜想刘璋知道这个消息后一定会觉得欣喜,五千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的这次出击一定会被刘璋看做先锋,刘备的后续部队在他看来也一定会尽快跟进。这样蜀中那些之前怀疑刘备入蜀别有用心的人也将无话可说,刘璋便会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放松对刘备的戒备,至于张鲁,他是否会惊慌却也难说,毕竟他在汉中的兵力还是远胜过刘备入川这两万人的,更别说我这肯定会被看做先头部队的区区五千人。

    所以我率领的这五千士兵虽然开出了葭萌关,一路向北进发,却是行军比较缓慢,广派侦骑沿着金牛大道在前方警戒,难得张鲁配合,这一路上竟没有遭到一点汉中部队主动出来截击。待我军开到阳平关外三十里,我便命士卒草草的扎营后休息,营地极其的简陋,营外甚至连简单的鹿角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副简单的行军驻扎点的样子。

    待吃饱了饭,命江小鱼带一千兵守营,自己亲自带郑梁和四千兵开到阳平关下。战鼓隆隆,见得阳平关果然凶险异常,关上旌旗如织,刀枪如林,但见帅棋下是一斗大的张字,一个略微发福的老男人在几员战将的簇拥下正向我这边看来。

    我估计那人便是张鲁了,暗喜形势果然向对我最好的方向发展。不大一会儿,他居然带着几员战将走下了城墙,城上只留一个中年将军指挥守兵,将旗下也是一个张字,料想便是张鲁的弟弟张卫。

    很快城门大开,从城中拥出上千步骑和几员战将一起簇拥着张鲁,张鲁看起来比较焦虑,一停下马便问我:“你是刘备手下何人?吾与刘备素无仇怨,为何侵我疆界,犯我疆土?”

    我看该有的都已经有了,此时若是拉硬惹恼了张鲁直接就和我硬拼,凭我手下这点人马估计用不了天黑便会被打回葭萌关去,便冲张鲁拱拱手道:“在下诸葛松,只是我家主公一帐前先锋,今日前来只为查看地势,也不知我家主公真意如何,若要交战,来日我家主公亲至,再与师君一决未迟!”说罢便只是含笑看着他,静待他的反应。

    由于我这五千军出葭萌关后便广派侦查步骑查探四周,尽我所能的驱逐汉中方向的敌方探子,所以我猜想就算还有张鲁的探子在葭萌关到这里的广阔地界,但传递准确的消息给张鲁肯定不会向之前那么容易。我认定张鲁的探子所侦查的区域肯定会随着我这五千士兵离阳平关越来越近而越来越小,也就是说,现在的张鲁一定不知道其实此次到阳平关下的五千军已经是刘备用来进攻他的全部兵力!

    他一定会觉得刘备定会亲率主力在未来几日内赶到这里与我汇合再攻阳平关!

    所以我对张鲁说的这番话,也是在试图引导他继续往这方面猜测。一般有险可守者必不肯轻易出来与敌军在野外决战,因为那样对于有险可守的一方就太吃亏了,任谁都是想充分利用已方的优势的。

    但现在不同,我方只有五千人,张鲁在阳平关集中的兵力我估计不会少于三万,况且我刚刚已经在话语中透露出刘备所率的主力还要几天才能赶到这里与我汇合。

    我看到张鲁的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却还是制止了试图与我交战的将领们故作轻松的对我说道:“那好,你我便都先回去,待刘备来此,我再当面问他!”接着便领兵回关了。

    我也并不追赶,待其进城已毕,合上关门,也自领兵回营。全军上下包括郑梁在内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一些小头领纷纷向我进言说该多砍些树木加强营地周围的防卫,我笑着答应他们,却并没吩咐人去办。吃晚饭时我将郑梁和江小鱼都叫到我的大帐内,看着郑梁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问他:“你觉得今晚张鲁会不会派人来劫我们的营寨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