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马超被耍的原因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回到南郡后的我,一想起沙娜的事,便总是有些闷闷不乐。晴儿也不是个多事的女子,只是陪着我说说其他的事情,在院中的树下陪我下棋,散心解闷。因为和沙娜的婚约毕竟不是我的本意,时间长了,我也就慢慢释怀了,想着这样对我们两人都好。

    因平武陵蛮族的叛乱有功,刘备便封了个长水校尉给我,在刘备的军中,这种官职可以独领五千士兵,虽然不及我之前很中意也做的很舒服的太守,但有了之前庞统对我说的那番话,我还是更确信刘备将在接下来的入蜀作战中用上我,便也没多说什么,欣然领命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几天,刘备便我把叫去,交给了我四千新募集来的新兵。对于训练兵士,我并不在行,郑梁虽然武勇,可让他教几个人武艺还行,这已经千量级的士兵,怎么都不是他能够胜任的。

    我将我的顾虑说了,刘备和孔明便哈哈大笑,刘备指着孔明对我说:“看来你这个徒弟还没有完全出师啊!先生不如再送上一程如何?”

    孔明欣然笑道:“好,好,好,松儿,反正现在曹操正忙着对付马超,东吴以为我们要三家齐攻曹操,荆州暂时没有大事,从明天起,先生便好好的教你怎么练兵!”

    东吴之所以弃掉他们精心策反的那骨野于不顾,正是因为孔明休书给鲁肃,让他劝孙权荆吴之兵趁曹操大军在潼关与马超对峙之时同时伐曹,垂涎徐州的孙权这才毫不犹豫的抛弃了那骨野,整兵往庐江集结,准备进攻寿春。

    我听孔明这意思,是要背弃马超和孙权两家,不起兵攻曹。虽然通晓三国的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么回事,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劝说一下刘备。

    要知道,现在曹操大军俱在潼关,西凉兵勇猛,急切难胜。演义中便是双方在潼关对峙很久,徐晃在黄河西岸偷渡成功扰乱了西凉军的军心,使得马超和韩遂只能各自拒敌,这才让曹操离间成功。在我还在现代的时候,对于刘备迟迟不出兵便一直心存疑惑。此时趁着孔明说起三家攻曹的事,便打算弄个明白。

    想到这儿,我便对刘备行了个礼说道:“主公肯让先生教我,松儿自是不胜感激。可松儿有一事不明,还望主公解惑!”

    “呦呦呦,先生你看,你的书童居然还有需要别人解惑的地方,这可真难得啊!”刘备笑着答道:“松儿你有什么事不明白,尽管问来,只要我能帮你的,便一定帮你!”刘备说完这番话是一脸笑容,显然一向在他面前很不守规矩的我有事要求教他,很是让他开心。

    我恭敬的对刘备说道:“谢主公!松儿不明之事正是我家先生刚刚所说的事情?”

    “哦?”刘备略感奇怪的问道:“孔明说的什么事?”

    “就是我家先生刚刚说,现在曹操大军和马超对峙于潼关,孙权又聚集兵力,想要围攻寿春的事。”

    刘备和孔明闻此便对视了一眼,都收敛了笑容,等着我说下去。

    我便接着说道:“现如今曹操大军俱在潼关关外,襄阳被汉水所隔,仅是孤城,我军为何不发兵襄阳,将曹军驱离荆州,进而三家合力,攻入许都,救出陛下呢?”

    刘备闻言便低头沉默不语,孔明叹了一口气,对我道:“松儿你有这见识并不为怪,就在这几天,不仅是你,三将军,子龙,甚至远在江夏的云长都送书过来要拿下襄阳。”

    “那为何主公不肯发兵呢?”我问孔明。

    孔明叹道:“发兵容易,可这兵却偏偏发不得!”孔明见我不解,便问我道:“松儿你可知现在我军有多少人?”

    我大概思量了一下,老实的答道:“详细我不清楚,但想是总已有十万之众了吧!”

    孔明点了点头,对我说:“这事也不必瞒你,我军在江夏时全军尚不足三万人,夺南郡,收复荆南四郡,死伤不多,得兵也不过四五万人,新募之兵不足两万,累计下来,却也已有十万之众。但人多,所守地方也多,荆南四郡新附,东吴又一直虎视眈眈,上次抽调一万五千人马到南郡,我和主公都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如此,四郡所守之兵已去了两万人。接下来,江北大小关隘,各个港口隘口,位居要道之小城,四散守卫之兵,又散去了两万。江夏与南郡隔江而居,西面是曹操,东面是孙权,成被夹击之势,故江夏之兵,也有两万。也就是说,现在主公可用之兵只有四万人,其中还有四郡之兵一万五,新募之兵五千人,战斗力强,能被主公直属加上归张飞、赵云二位将军调动之兵不过两万人而已!”

    孔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据探子调查回报,曹军虽然主力俱在潼关关外,但曹操让曹仁所守的襄阳城中军力有三万人,襄阳城北的樊城满宠所领之兵亦不下两万,也就是说,我军现在就算完全相信东吴,在南郡不留守兵,全力去攻襄阳,在军力上尚不及曹军襄阳和樊城两城的军力!”

    “可主公分明已答应和马超和孙权三方一起攻曹了啊!”我心有不甘的说道。

    “兵者,虽在诡道,可也得量力而行。东吴仓促之间进攻寿春,兵力难以超过五万,而曹操在寿春所留之兵据亮估计也不会下于三万人,孙权就算攻到寿春城下,别说曹操回军,就算徐州和汝南两处派些援军,孙权便也无可奈何了!所以说就算我们攻击襄阳,孙权攻击寿春响应马超,到时候曹操依然可以命两处据城死守,疲惫我军,待其收拾完马超回军与我们决战,我们也只能不战而退,空折了锐气,甚至连自己的领土都守不住了!”

    话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没想到现在已有荆州六郡的我军在强大的声势之下其实实力还这么有限。

    孔明见我不语,这才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正因为早知如此,我当初给主公提出的计划才有攻取益州为根本。益州国险而民富,待拿下了益州,再北取汉中,用来守卫的兵力便会相对于总兵力为少,可用之兵多了,才是真正与曹贼决战之时。主公与你的四千新兵已占城中新兵的大半,你年纪尚轻便已身担重则,今后可要好好向我学习练兵用兵之法,切莫辜负了主公和我的看重和信任啊!”

    我在心中默默的替马超滴泪,这小子果然是被刘备和我家先生给玩了。我估计要不是刘备给他写信说一齐出兵,以他的实力,纵是有杀父之仇,也断是不敢和曹操正面做对的。不过孔明的话在我方的立场上来看,也是合情合理的。早知马超会被耍,我虽然有些伤感无法为他做点什么,但总是来日方长,也就只能接受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便和孔明学着怎么练兵,练兵的时候有时候张飞巡视回来也会加入,再加上赵云与统领从荆南四郡抽来的陈到等人,虽然辛苦,却不乏味,学到了很多对我来说非常有用的东西。待到马超在潼关一线战败的消息传来,已是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的十月了,就在这个时候,南郡城中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的名字叫法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