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弄假成真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要说我是诸葛亮的书童,那是确确实实。

    不过我这个书童也算是半路出家,在我来到这个世界前,这个书童可是一个一直被诸葛亮唤作懒童子的家伙。

    虽说我在孔明身边也算呆了有几年了,从火烧新野到赤壁鏖战,我亲眼见到他一步步走上神坛。可要猜透他的心思,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当然,除了孔明的这个锦囊,关于今夜沙摩柯所说的事情,我还是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的,不过我也没有妄加揣测,只是将那绢布又递与了马谡,问他道:“幼常以为如何?”

    谁知马谡见了,却也只是笑着将绢布放在案上,对我道:“幼常学识浅陋,对军师的了解也不及您深,还是您说吧!”

    我发现自从马谡离开我在南郡停留了一段日子后,再见我已没有了之前的心高气傲,之前几天每当谈论如何破城时他也都是不发一语。现在又不表态将皮球踢回我这里,真的让我觉得很是奇怪。不过此时也不是分析他的时候,既然来之前刘备和孔明都有心让我在此战立功,很可能马谡也是存着这样的心思才不与我抢,想到这儿我便对赵云说道:“其实这弄假成真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怎么算假,又如何算真呢?”赵云问我。

    我对他说:“这假自然就是今晚沙摩柯所说的事情了,在我看来,沙摩柯所说的应该句句是真,这点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他的兴奋是真的高兴,一点都不像演的,何况他和那骨野有杀父之仇,也不可能伙同他骗我们。但问题就出在前来投奔他的那些蛮兵上了。”

    “你不是问过沙摩柯那些人是否都是他部落的人么?魏延听到这里有些不解。

    “对,就是这样才可疑。”我对魏延说道:“魏将军,您觉得既然是前来相约里外夹攻,那是不是应该出来的人越少越隐蔽,里面的人越多越能起作用呢?”

    “这——”魏延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些迷茫了。

    我继续对他解释道:“那骨野之所以派了数十人的沙家旧部来见沙摩柯,其实真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您想,要是一个人来了,沙摩柯几乎可以立刻就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那骨野收买了,接着就会立刻联想到这个人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乌金城中逃出来的。”

    说到这儿我说得兴起,站起来在军帐中来回走道:“可数十人的阵容一来,又都真是自己部落的人,这可信度一下子就上来了,正所谓三人为虎,众口铄金,就由不得沙摩柯那笨蛋不信了!”

    “那你还让赵将军命沙摩柯去准备,如果真是陷阱的话,我们这一入城,岂不是正中了敌军的埋伏?”魏延这么对我说,语气中尽是埋怨的意思。

    我却一点也不怪他,反而笑着走到他案前对他说:“魏将军,您别忙啊!军师不是在锦囊中说了要弄假成真了么?要想弄假成真,总得先把假的当成真的吧!”

    接下来我便对帐中的几个人说出了我的计划,待到众人尽皆大笑,这场弄假成真的大戏,也就好开始了。

    是夜子时,天已微寒,我想起曹操与马超交战,寨因皆是沙土不能立,有老人来访,教其泼水成冰树城之法,终破西凉之兵,也不尽感叹。心想,若是南方有北方之寒冷,我也不妨效仿一下,命万人皆连夜偷偷倒水于城下,结成冰梯,便可破城了。

    沙摩柯在我身边已按捺不住,他的部众不足千人,这还是听闻他平乱慢慢聚集到他帐下的一些原先失散的部众汇集而成的,我虽不忍心让这些人白白送死,但为了达到效果,让他们受受惊吓还是可以的。

    沙摩柯问我为何只有我自己的亲兵五百人来和他汇合,赵将军的大军在哪里呢?我告诉他赵将军怕人多不利隐蔽被城上的人发现,大军正隐蔽在他身后五里的一座小山后,只等他这边杀进城去,便催兵接应。

    沙摩柯信以为真,举起了手中的兵器,便命手下点火。

    和约定的一样,城头上几乎立刻就响起了喊杀声,还冒出了几处似乎什么被点燃所燃起的火焰。

    沙摩柯一声令下便命进攻,而乌金城的城门也就恰好在他的部队冲到城边时轰隆隆的打开了。

    我能远远的看见城内此时已经混乱不堪,那冲天的厮杀声传过来甚至让我觉得这城内的叛乱程度哪怕没有外援也能夺下城来。

    可那怎么可能!

    沙摩柯冲上去了,他手下的千余部众冲上去了。可我手下包括郑梁在内的五百名亲兵却纹丝没动。

    我一瞬间觉得很是不忍,沙摩柯手下的很多人应该都有妻子儿女,他们在我看来虽是蛮人,可蛮人也是人,他们也应该有不去送死的权力。

    但,没人冲进城去这个计策就无法成功,战争,也从来没有不流血的时候。

    我想那骨野一定也偷偷的在他躲在的角落里认出沙摩柯了,所以他那么急着就露出了他的獠牙。就在沙摩柯冲进城去,尾随着他的士兵还没进到一半的时候,城中的混乱几乎在刹那间就停止了。我看到那骨野在城头上哈哈大笑的样子,城中那些早前还互相砍杀的士兵一下子便都冲向了沙摩柯。

    而我,看着沙摩柯满身是血的拼命从乌金城中杀出来,他无数的部下为了救他尸横遍野,却只能轻叹一声,命令自己的亲兵:“撤!”

    急着追出城要杀沙摩柯的那骨野在快将沙摩柯追到穷途末路之时遭到了早已事先埋伏好的赵云、魏延两路大军的夹攻,逃回时又遇到了早已在返回乌金城的必经之路处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我和郑梁。

    因为急着救出沙娜,这次我没让郑梁去和那骨野单挑,而是立刻采取了一拥而上的策略。当然,最后斩下那骨野头颅的还是郑梁那小子,随后大军一拥而上猛攻乌金城,在叛军见到郑梁长枪上挑着的那颗人头是那骨野的首级之后,乌金城内的叛军在我军强大的军力面前十分迅速的呈现了瓦解之势。

    一般到这个时候,无论是任何城池,恐怕也都要陷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