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是真是假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亲们求推荐求收藏哈

    自从那骨野兵变之后,他不但没有发兵进攻武陵郡城,相反据细作回报,他还收缩了兵力,放弃了一些稍小的隘口,直接将本部兵马缩在他的大本营乌金城中。

    这乌金城说是城,但和武陵郡的郡城相比,充其量也就算一个土围子,整座小城虽然依山而建,但在万人以上攻城器械俱全的正规军面前,似乎造成不了任何困扰。

    魏延见到这城就大笑,因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蛮兵任何的袭扰,现在在见到这城,他一副已经胜券在握的样子,也不待和赵云商量,便当先出马纵到城边叫阵。

    那骨野虽然杀了沙摩柯的父亲自立为王,可不意味着其余的部落会真心拥戴他。据沙摩柯说,那骨野虽然也有很强的实力,又用卑鄙的手段虏获了他部落中的大量部众,可那些部众不会这么快就服从那骨野,所以那骨野手下的人马也就在万余人,凭我军的实力就算是强攻也会轻松获胜。

    不过我却并不这么想,看到赵云听了沙摩柯的这番说词也没有立刻下令攻城,而是陷入了沉思。

    前面魏延在乌金城的城边叫了半天城上除了全副武装的蛮兵弓箭手外,到现在连一个看起来像将领的人都没有发现。这时赵云将目光投向我,问道:“你的意见呢?”

    因为我在三国的身份因为之前一直是诸葛亮的童子,他并没有给我取过字,平时也就是唤作松儿,刘备也跟着这么叫,因为我当上武陵太守的速度太快,下人都直接尊称我为太守,剩下的比我官阶高的,就都像赵云这样直接说“你”了。

    我寻思着这次凯旋回去,定要让孔明给我取个好听点的字号,至于赵云对我的询问,也看不太明白的我也只好摇了摇头,嘴上对他说道:“松儿现在也看不出来,不过这一路来实在是太顺利了,就算那那骨野再没有脑子,我想也不会就这么困守孤城,等着人头落地吧!”

    赵云闻言也点了点头,见前面魏延的叫阵依然不起作用,便传令三军先后撤十里扎营,待明日一早再来攻城。

    魏延显然对此不太满意,嘟囔着应该立刻就攻进城去生擒那骨野,也许是因为他新投入刘备军除了献长沙还没有真正的战功,他也只是嘟囔嘟囔,还是听令扎营了。

    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军对乌金城进行了每天一次的试探性攻击,但乌金城城池坚固,每当士兵试图用云梯攻城,可还没到城边,都会被城上的乱箭射退,而赵云也怪,每天攻击一下看看不行便收兵,惹得沙摩柯很是不满,背地里说汉人都靠不住,可他自己的兵力又有限,也没办法自己强攻,那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这晚,我和马谡又到赵云帐中商议如何破城的事情,依赵云的意思还是最好能不强攻就不要强攻,毕竟现在每一个士兵对主公来说都很珍贵,如今北有曹操,东有孙权,说不定何时便会迎来一场大仗,多损失一点兵力都会在将来与另两家的对决中多一些劣势。

    可这乌金城依山而建,山上又多是悬崖峭壁,道路不通,无法通过强占山顶向城内俯攻,要想减少伤亡一举成功,似乎便只剩下一种可能,这种可能就是里应外合。

    但哪里去寻内应呢?

    就在这时帐外禀报说沙摩柯求见,赵云命他进来,只见他一副兴冲冲的样子,进了帐便大叫:“乌金城可破了!乌金城可破了!”

    在座之人闻言无不大喜,赵云忙问他:“此话怎讲?”

    只听得沙摩柯如此这般一说,就连我也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原来据沙摩柯讲,他本在自己的军帐中想着如何破敌的事情,忽然有人来报说有数十声称是他部落的士兵说有机密事要来见他。他大喜过望,便命速速召来。这数十名兵士几乎跪满了他的大帐,他仔细一一辨认,居然真的都是他部落里的人。他们说他们是趁着天黑从乌金城里逃出来的,还带出了沙娜公主的消息。沙娜自从那夜婚变之后,宁死也不再愿意嫁给那骨野的儿子,偏那个叫那鹿朵的家伙是真的喜欢沙娜不想用强,所以那骨野就只好给沙娜安排一个独立住处,没收了她的兵器,为了防止她夺取看守她士兵的武器,甚至连看守她的士兵都只有木棍,完全靠数量使得她放弃逃跑的念头。只等着她什么时候能回心转意,再嫁给他儿子。

    这些逃出来的士兵再逃出前已经约好了城中没有逃出的同伴做内应,并且知道沙娜被关押的地方,只要子时大队人马能来到城下突然举火,城上便会放起火来打开城门,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乌金城!

    面对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甚至能看到沙摩柯看向赵云那满是期盼的眼神。

    我觉得这样的眼神是真实的,可以相信的,所以当赵云询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时,我只是再问了一次沙摩柯:“你可仔细确认过哪些逃出来的士兵都是你们部落的么?”

    再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似乎有话要说的马谡,转过头对赵云说:“此事我看可行,将军可速做决断!”

    如果沙摩柯此时看向的是我,而不是主位上有最终决定权的赵云的话,他一定能看到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对赵云是眨了两下眼睛的。

    我这个动作我正对面的魏延是看到了,我发现他有些困惑,之前因为沙摩柯所说所产生的兴奋劲瞬间就消退了。赵云问他意见时,他也不再张罗着要做前锋,而是故作沉思了一下,才对赵云说:“我看也行,就这么决定吧!”

    赵云看向马谡,马谡却低了头。于是他不再犹豫,命沙摩柯先下去召集自己的兵马做好准备,由他做先锋,赵云自统大军在后面接应。

    待得沙摩柯兴冲冲的走了,赵云这才命人在大帐四周警戒,不许任何人靠近。之后我以为他会立刻问我刚才向他眨眼的意思,谁知他却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他拿着这个锦囊对帐中仅剩的魏延、马谡和我说:“今日之事,军师早已料到。临行前,军师曾秘密将这个锦囊交予我手,嘱咐我道:那骨野叛乱,必是东吴教唆,你此去那骨野应该不会与你交战,只是守城坐等东吴的援兵。但自从马超攻取潼关,曹操主力西进之后,我已休书与孙权要他共击曹操,面对夺取寿春进而北占徐州的巨大诱惑,那骨野必将成为东吴的牺牲品。你围城日久,东吴不发援兵,蛮人想胜,只能命人诈降引我军入城,到时候将计就计,便可平乱!”

    说罢,赵云便打开锦囊,看了之后便将那锦囊中的绢布交给我看对我说:“你曾是军师身边的书童,这锦囊中的意思应该是你最知晓了!”

    我接过绢布看到上面只有四个小字:“弄假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