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蛮族兵变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哈...............................

    武陵郡蛮族会闹起来这点其实是早在我意料之中的。之前为了安抚他们,我曾答应以一月为期前去迎娶,后来因为对吴的战事让这事不免就耽误了。如果说因为战争这种不可抗力导致我不能去五溪蛮族那里迎娶沙娜是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从长沙回来,我被刘备命令闭门反省的这两个月里我选择性遗忘这事可以说是有点成心的了。

    由于我之前并没有得到庞统有关刘备免职我的原因指点,所以我这么做其实是有我自己的小心眼的。我当时巴不得五溪蛮族因为我不去迎娶沙娜这件事闹起来,到时候刘备为了安抚他们便很可能再让我回到武陵去任职去。

    没想到这蛮王比我想象的要实际多了,一听说我因为违抗军令被刘备免了职,再也当不上武陵太守,便再也不提什么沙娜在我这里曾住上一晚上的事,转而也像我一样,对我和沙娜的婚事也进行了遗忘处理。

    那既然如此,武陵郡的蛮族又怎么可能出事呢?我到刘备那里听孔明对我说了个大概,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蛮王自从打定主意悔婚之后,沙娜就成天和他闹别扭。倒不是沙娜这么快就对我产生感情了,而是她特别重视这个婚约。一想到我抓住她时她所表现出来的刚烈性格,这也不难理解。蛮王为了让她早日死心,就把她又许配给了帐中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那部落首领的部族是除了蛮王所在部族外最大的一个部族,蛮王其实很久以前就有把沙娜许配给那部落首领的儿子用以巩固自己王权的意思。所以这次哪怕是沙娜极力反对,也还是几乎几天后就被和那首领儿子举行了婚礼。

    可是让蛮王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名叫那骨野的部落首领居然在刘备拿下荆南四郡后不久就被东吴给收买了。接着蛮王为自己的女儿举行大婚之际,他暗中调动自己手下,在婚宴时突然发作,当场围杀了蛮王。

    那晚之后,沙摩柯只带着少量部众拼死逃出,之后被东吴收买的那骨野宣布自立为王,而五溪蛮族的其他部落也都纷纷归顺了。沙摩柯无处可去,只能带着自己的部下来南郡求救,希望刘备能发兵助他平叛。

    我听到这儿,再看着刘备和孔明两人的盈盈笑脸,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我苦笑着对刘备说:“主公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武陵帮沙摩柯平叛吧!”

    刘备从岸上拿起一封书信,命人递给我看。我看完书信上的内容,方知道马超为报父仇,已经和韩遂在西凉起兵,现已攻占了潼关,信中邀刘备率兵北上共击曹操。

    刘备对我说道:“据细作回报,曹操自领二十万大军至潼关与马超对峙,襄阳之兵已无后援,我和军师所计,不日当亲率大军北上伐曹,确是分身乏术。而武陵蛮族之乱又不能不平,否则留这么一股亲吴的庞大势力,对我荆州来说始终是心腹大患!”

    刘备见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转而安慰我道:“派你去是因为你毕竟在武陵做过一阵太守,又有过大败蛮兵的经验,至于战场上杀敌破阵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此次平叛沙摩柯为向导,赵云为主将,你和魏延为副将,还有马谡也将同去,统领精兵万人,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一听说主将是赵云不是我,我瞬间感到自己整天身体都松弛了下来。仔细回味,不禁又暗暗好笑,在心中嘲笑自己:“蛮兵虽经内乱,可也有近十万之众,此次是去平乱又不是击退就行了,就你现在的小资格还害怕自己当主将砸了锅?”

    想到这儿我慨然领命。孔明摇着羽毛扇笑着叮嘱我道:“上次你擅自行动主公只免了你太守之职,这次务必要多多用心,戴罪立功,凯旋之日,主公和我自不会亏待与你。”

    要是没有庞统之前的拜访,我此时自会对他和刘备感恩戴德,欢喜自己又翻身的机会。

    可有了庞统的那番话之后,我看着对我一脸笑意,露出关怀之情的孔明居然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回到住处后晴儿见我闷闷不乐,便询问我原因。我不好将自己对孔明的不满说给她听,毕竟她之前也是在黄月英身边服侍她的丫环。我只是问她:“晴儿,你觉得咱们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那还用说?”晴儿一听我提孔明便露出一副崇拜不已的样子:“咱们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扭转乾坤之力。初出茅庐便烧得曹军魂飞魄散,赤壁借来东风,更是让百万曹军灭如齑粉!”

    我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是说,你看先生是个为了名利愿意牺牲一切的人么?”

    “当然不是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晴儿被我这突然冒出的问题弄得很是吃惊。

    “我可是听说先生之所以愿娶夫人为妻,全是因为黄家在荆州的势力和千丝万缕的关系。”

    晴儿一下子就捂住了我的嘴,还担心的向门口看了看。她的手温香嫩滑,见我不再说了才缓缓的将手拿下来对我说道:“旁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夫人的机关巧思之术,才是先生愿娶夫人的最大原因。”说着便撅起了小嘴道:“先生和夫人可谓是天生一对,容貌好看与否也就只是你们这些凡人才看重的东西!”

    “是,是,是!我是凡人!”听了晴儿的这番话,我也想到就算孔明之前设计我也好,骗我也好,甚至真的如庞统所说是要我帮他在刘备那里保证他第一军师的荣耀也罢,最终升官发财还不是我得利,他归根到底也是待我不薄。想到这儿我的心情大好,一下子就把晴儿横抱起来,调笑道:“现在凡人要做凡人该做的事啦!”

    晴儿的脸上泛起一朵酡红,羞涩道:“别闹了,夫君,现在还是白天呢!”

    可她越这么说越是将我的**勾了起来,我直接将她抱到床上放下帷帐道:“白天怎么了,凡人有些事情做起来,可是不管白天黑夜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