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特殊的安排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亲们久等了,开始进入更新季哈

    。。。。。。。。。。。。。。。。。。。。。

    对于庞统这个人,我其实知道的并不算多。小时候看三国演义,形容他容貌丑陋,孙权因为之前有美周郎垫底的缘故,见到他就不怎么欢喜,再加上他言语冒犯,也就没有用他。他这才投奔了刘备。后来他在刘备犹豫不决时屡次三番的进言让刘备取蜀,可惜最后刘备虽然得了蜀地,他却死在落凤坡了。

    依我之见,要是庞统不死,有他陪刘备坐镇蜀中,孔明辅佐关羽在荆州,就万不会发生被东吴偷袭荆州得手的事情了。所以让庞统不死在蜀中,也是我未来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听到庞统前来拜访,我忙出门相迎。

    尽管心中早有准备,但见到凤雏先生这番尊容之后,我还是被大大的惊吓了一回。我强装出笑脸将他请进屋中,心想:“老兄,你不光丑,而且还丑的很别致嘛!”

    可庞统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我笑容中的异样,他只是大大咧咧的在我对面一坐,开口便道:“小松子,听说你最近过得满委屈嘛!”

    其实这庞统也未必比我过得好上多少,刚到刘备这里的时候,因为没拿出孔明和鲁肃的推荐信,直接就被刘备发配去当了个小县令,论官位,还远不及我被撸之前的一郡太守呢!

    不过我猜他这么突然造访,一定很不简单,此时便不是斗气挤兑他的时候。于是我便顺着他的意思露出了一副委屈样道:“明明是主公和军师两人合伙诳我,到头来还落得我满身不是,好不容易当上个武陵太守,就这么给我革职了,你说委屈不委屈!”

    “哈哈哈哈!”没想到庞统听了我这话却哈哈大笑,他用他那黑不拉几的手指头轻轻向我凭空点了点道:“说到底,你毕竟还只是个娃娃。”

    “此话怎讲?”我被他这么说很是不服气,虽然知道他是有备而来,可也不太相信他真的能看出这件事其中的关节。

    庞统站了起来,在屋中来回踱步说道:“荆州本是富土,但经赤壁一战,荒芜残败,人物流失殆尽。且东有孙权,北有曹操,难以有大的发展。益州户口百万,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如果能为主公所用,以为根基,便可成就大业。”

    我双手一摊,对庞统道:“这些我都懂,我家先生从隆中出山时便对主公说要夺益州三分天下,可这又和我的遭遇有什么关系啊!”

    庞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那你说,要是由你决定出兵益州的人选,你会派谁去呢?”

    我没想到庞统会突然问我这个,他这么一问我,我倒是一愣。好在我比他多了未来的智慧,便按我已知的应付道:“依我之见,伐蜀大事,非主公亲往不可。”

    庞统的眼中露出了嘉许,问我道:“那是为什么呢?”

    我想了想,便这样对他说:“先生刚才已说蜀地是统一天下之根基,取此之大功,主公必要亲得,否则将来出秦川争天下之时,何以服众?”

    庞统点了点头,继续问我:“那随主公入蜀之将又该选哪几位将军为好呢?”

    这便更难不倒我了,我对庞统答道:“荆州之地是我军之本,取蜀地自是要取,可荆州也是万分重要。偏将我就不说了,若论大将,蜀地无曹操孙权那么多的精兵猛将,黄忠和魏延二位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新降主公未有大功,伐蜀之时和主公同去,自是最好。”

    “哎呀!”庞统不禁又重新打量了我一番,叹道:“统之前听闻你的事情,尚多有不信,今日亲来与你一见,才真的算知晓你的能力其实并不在孔明之下啊!”

    面对这样的评价,就算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也只能像我现在这样对庞统连连摆手道:“公言谬矣,公言谬矣!我怎么能和我家先生相比,那可是用荧光去比皓月啊!”

    不料庞统却笑道:“你这话已经算不谦虚了。徐元直你应该见过吧!这是他当初把自己和孔明相比的话。”我刚要解释,他却冲我摆了摆手:“这也不妨。不过你虽然聪慧,却也受限于年纪,经验和阅历都十分不足,否则都这么久了,你不可能还猜不到主公和你家先生的如此对你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我冲庞统一躬身到地:“承蒙赐教!”

    庞统还是继续问我:“那你既然能猜到黄忠魏延二将虽然勇猛却要借伐蜀立功,那随主公伐蜀的军师你也该能猜到到底是孔明还是我了?”

    “自是庞军师无疑!”我如此答道。

    “可孔明怎能放着我独得这伐蜀大功,在主公面前压过他呢?”

    “这——”我没想到庞统会说得如此直接,一时不知应句什么话好,可我的心中却突然透出一丝光亮。

    “你无事多读些兵书准备入蜀吧!”庞统说完这句话便径直向门外走去,待走到门口才回身向我做一个不用相送的手势道:“凡事都是先苦后甜,待你随主公取了西蜀,官职恐怕会远大过太守了!”

    我愣在门口,看着庞统走出我房前的小院,想到入了南郡便再没发回各郡的那一万五千精兵,想到孔明在面对东吴来袭时放任吴军包围长沙,却只作出威胁吴军后路的对峙姿态,再想到我从长沙回来后见刘备时刘备那虽然革了我的职,神态上却没有任何勃然大怒,相反还又沉思又叹息的样子。

    我脑中之前的种种想不通终于一下子都通畅了。看来刘备是真的要在入蜀的时候带上我,这也正和我意,这样我就可以避免庞统在落凤坡的死,孔明、张飞、赵云也就不用离开荆州,那东吴还哪有偷袭的机会了?

    可是庞统对我说孔明这样安排是为了不让他独得取蜀的大功在风头上盖过他,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孔明真会是个这么计较名利的人,他当初让刘备三次请他才出山,我更多的也是认为他是想取得军队的指挥权,让刘备听他的,以便他的计谋能完全施展而已。况且以我现在的能力,虽然比庞统多知道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可要比在取蜀的过程中出谋划策,我在刘备心中的地位真的能和庞统相比么?我又真的能在得到比庞统更大的功劳么?

    我知道用不了一年,张松便会来荆州献图了,之后我便要随军前往蜀中。人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四川,也不知道真去了,到底会见到何样的风景。

    然而我终没有在家安居到那个时候,第二天刘备便命人传我过去,我吃惊的以为伐蜀的时间提前了,没想到刘备找我的原因,却是武陵郡的蛮族出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