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双方罢兵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在公元210年,也就是建安十五年的这场荆吴大战,除了我设计焚毁了几座吴军营寨,造成吴兵伤亡百余人外,并没有发生我所预料的什么血流成河的大战。

    吴军虽然大军尽到长沙城下,看起来气势汹汹,可不知为什么,他们攻击长沙城的**并不高。在第一次试探性的攻城发现长沙城城池坚固,城内准备充分之后,其余的几天居然连次像样的攻击都没有。

    我本有心去桂阳求援,可吴军的这种异常表现又让我很不放心,我再三考虑之后还是只派了一名士兵带着我的手书骑我的马去桂阳,而我则带人继续在长沙城外吴军营寨的附近进行监视。

    当然这种监视其实也是远范围的,就我手上这点人马,要是被吴军发现,很容易就会被包了饺子。所以说是监视,其实我也只能每天远远的在一处山头上看看吴军营寨内是否有大量士兵调动的情况,至于吴寨内具体的情况,我也无从得知。

    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期间桂阳方面回信说郡中现在已经无兵可援,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就在我从吴寨那里抢来的粮食快要吃光的时候,吴军居然开始了拔寨向北。见吴军撤围,我又在城外监视了一天见没有异常后,才回到了长沙城。

    马良见到我面色不是很善,询问我前些天吴寨起火是不是我搞的,我也都老实承认了。我对他解释说自己是想从城外帮助防守长沙,可他一直都阴沉着脸,只对我说此事他会据实禀报主公,要我到时候等待主公发落。

    我心头火起,没想到马良会如此对我。但依旧不敢再像上次那样自顾自的离开长沙城。很快消息传来,我军在周瑜从南郡撤退时便已集结大军进攻罗县港,罗县港的吴军抵挡不住,向周瑜求援,周瑜这才从长沙回救。之后双方在罗县港外的江面两侧形成对峙,荆州军与吴军相比水军要弱上许多,自打周瑜回军便又回到江对岸,并不主动进攻。就在当天,双方形成和解,吴军撤回柴桑,我军重新占领罗县港。而这并不算是什么重大消息,最重大的消息居然是吴军在撤军途中周瑜周公瑾的病逝。

    我看小说周瑜是被孔明气死的,虽然这件事情比我预料的发生的要晚,可还是照常发生了。我和马良奉命回南郡交令,我心中愤愤,一直对陈到没有率军早到罗县港的事耿耿于怀,可是临到被刘备召见,还是心中忐忑,只想着孔明待会儿能不能为我求情,别被刘备以我擅离职守为由法办了才好。

    马良是一入城就径入刘备府中汇报了,所以待到刘备召见我的时候,我一进去便看到他也陪列在侧,他见我进来连头都没抬,低着头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最要命的是我没在屋中看见孔明,没有他在场我心中更加的紧张,心想:“难道刘备要收拾我,故意不让孔明在场,免得孔明难堪么?”

    刘备见我进来便对我微微一笑,挥手让我坐到马良对面。他的笑意让我心中稍安,可是他一等我坐下便对我说:“我听季常说,你不听我和军师的命令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城中帮助守城,居然擅离职守离开城去进攻吴军去了?”语气中很是不善。

    我心想:“果然是笑无好笑,这是要收拾我啊!先生又不在,也没个帮我求情的。”便只好硬撑着答道:“属下只是怕长沙城受到吴军两面进攻,便想先去解除西面的威胁。”

    “你所谓的解除西面的威胁便只是烧掉几座吴军的营寨么?”刘备虽然是笑着问我,可语气中嘲讽的味道我还是听出来了。

    而我只能老老实实的答道:“属下兵力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刘备摆弄着他面前案上的一卷丝帛,沉默了好一阵子。我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的乱跳,那种不知自己命运如何的感觉真的是难受极了。

    末了,刘备终于叹了口气,对我说:“不管怎样,我和军师只是命你将长沙守上十日,你虽毁了几座吴军营寨,对吴军却也只是伤了皮毛而已。若今后人人都以自己有计策为由不听调遣,那我又何以剿灭曹贼,兴复汉室?

    我一听得,这大帽子一扣,我就是再有成倍的理由也难以翻身了。本来我还想提陈到的军队没按时到位的事,可看刘备现在的脸色,也知道就算我说了,也只能证明我是个好推卸责任的人。

    于是我只能默默的听着不发一语,典型的一种无话可说,任凭处置的样子。

    最后刘备给我的总结陈词是:免去武陵太守的职务,在南郡城中给我找了一处住所,让我和家人都搬到那里去住,每天面壁思过,好好反省,等到军师回来,再定让我以后做什么。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孔明并不是躲出去了,他现在居然离开了南郡。后来我回到刘备给我安排的那座小院子,通过打听得知,孔明带着赵云去柴桑为周瑜吊孝去了。

    郑梁带着我那几百士兵回到了之前被安排在南郡的军营,当晚郑梁便带回了一个让我气愤不已的消息:原来那日陈到在我面前领命出征之后,所部一万五千人的三郡精锐,并没有按照之前军令所说的前往罗县港。在我出发去长沙,超过他们的大军,日夜兼程奔长沙城而去后,他便又带着军队回城了!之后他们只是日日在军营里训练,压根就没有再出征,对于这件事刘备和孔明似乎也早就默认了,所以这一切的一切,更像是在我面前演的一场戏。

    只是他们演这场戏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让我傻傻的呆在城中被吴军所围,直至城破人亡?

    在南郡城“面壁思过”的近两个月里,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这个局本该是为吴军下的,可实际上怎么想都是在针对我。只是我对刘备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么?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仅仅是因为当初我靠算计他的两个兄弟“赢”来了武陵太守,他就要至长沙城的百姓于不顾,宁愿舍弃一郡为东吴所占,也要收拾我,让我将武陵太守这个职位给吐出来?”

    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刘备的肚量,我更加不敢相信的是为刘备出这个主意收拾我的居然还是我家先生。如果刘备是这么睚眦必报的人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能臣勇将心甘情愿的追随在他的麾下?而孔明怎么说都是我的老师,也可以说是我的主人,他怎么能一点都不顾及我们之间的情分这样对我?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庞统突然来我家造访,我才明白了这一切的缘由。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