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又被架空的怒火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求收藏求推荐票啊亲们

    。。。。。。。。。。。。。。。。。。。。。。。。。。

    我看着马良出示给我的军令,久久不能作声。

    很显然这军令从南郡时马良就早已经拿到了,一路上他根本就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进了长沙城后,对刘磐和傅士仁介绍,也是主公任命我为战时长沙城的主将。

    可看到这军令,我便什么都明白了。很显然孔明的意思是:我要是乖乖的听令守城,这长沙城便是马良为辅,我做主。要是我不乖乖的,则便立刻剥夺掉我的军权,以后这长沙城里,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架空,在武陵的时候刘备让巩志架空了我的武陵太守,那时候我没有一点怨言。因为那武陵太守是我从刘备两个兄弟那里打赌赢来的,刘备虽然给了他两个兄弟面子,但让我这么个书童就当上一郡太守肯定是既不放心又不甘心。

    可这次明明是他和孔明把我从武陵调到南郡又辛勤赶路任命到长沙当主将的,这是他们自己要这样的!却最终还是架空了我的权力,不给我任何试图“出圈”的空间!

    我真想对马良说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我也知道,就算我这样说了,整个长沙城中,除了我那五百亲兵,也不会多哪怕一百人来听我调动。

    马良看我久久的愣在那里,转而将手放在我的肩上安慰我说:“贤弟我也不想这么做,可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长沙城。这军令我也不想拿出来的,可愚兄也是没办法。对吴作战之事军师心中自有分寸,我们这些当属下的,还是听命行事就好了!”

    靠!我此时真想跳起来指着马良的鼻子就开骂:“丫的你还有脸说孔明他有分寸!我家先生当着我的面让陈到率军驻防罗县港直到吴军都杀进去了我见到陈到来一个士兵了么?他倒是有分寸了,到时候让周瑜在江陵碰了一鼻子灰,然后回到罗县港率五万大军开到我的城下拿我泄愤是不是?”

    为了控制我这要如火山喷发一样的情绪,我按着书案的双手此时指节全都发白了。

    我知道我不能对马良这么做,马家是荆州的大族,要想避免关羽在以后失地身亡,我今后要借助马良的地方还有很多。关二爷可以说不管是武勇还是智谋样样都好,可就是有些太不把东吴放在眼里了。一旦到了他要抽空荆州之兵去攻樊城的时候,我还要借助马良去帮我好好劝劝关羽,也只有马良的话,才可能会让关二爷多考虑一下。

    我之前因为从刘备那里借马谡的事情好不容易现在和马良算是攀上一点交情,要是我将我想冲马良发的话都发掉的话,就算马良的脾气再好,估计我们两个今后的交情也都彻底掰了。

    想到这儿,我只能慢慢松开自己抓紧书案边的手指,将自己的满腔怒火化作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对马良说:“既然主公不信任我,又何必叫我这么大老远的过来呢?”

    马良见我的情绪消沉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看样子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耐着性子对我说道:“贤弟你也不必多想,你是诸葛军师的高徒,孔明先生又是主公现在最看重的人,主公怎么能不信任你呢?还是那句话,大局为重,我们只要守住长沙,让主公和军师满意便是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你们都散了吧!郑梁留下,陪我喝点酒,消消愁。”我这样说了,刘磐和傅士仁二人也都冲我拱了拱手跟着马良下去了。

    我之所以这样说,其实也是我在怒火攻心之下心中起了一个有些恶毒的念头。当然有些计谋对自己是妙计,对敌人就是毒计。之所以说这个念头有些恶毒,是因为这个计谋不仅仅是针对敌人的。在刘磐和傅士仁面前颜面尽失,虽然他们两个没有表露出来,可在我心中已经认定这次以后会更加的让这二人瞧不起,他们回去以后,也肯定会偷偷的笑话我,拿我的尴尬处境做谈资。

    待到三人走后,我用右拳重重的击了一次书案,这重重的一击在发出声响之余,也让我的整个右拳又疼又麻。

    郑梁倒是不为所动,我命人往我的卧室搬一坛酒,又叫厨房做几个小菜,让郑梁陪我一起喝。

    古时的酒虽然度数低,可三碗酒下肚,我还是觉得全身有些烧,郑梁看起来比我能喝,不过也不像之前那样沉默不说话了。又是一碗酒下肚,他居然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坐下揽住了我的肩借着酒劲对我说:“大人您也不必窝火,都是长沙这城中之人胆小,待我们完成主公这项差事,等回了武陵,还不都是您自己说得算!”

    因为这郑梁在这三国时的年龄比我还要大些,一喝上酒,我也不在意他这有些犯上的举动。我之前心中所想的这条计策,没有郑梁的武勇也是无法成功的。所以我假装自己已经醉了,也揽住了他的肩膀对我说:“梁子其实我不是窝火马良他们不听我的,我是担心周瑜那家伙在江陵吃了瘪,回来拿我们撒气!周瑜那厮可是有五万大军,我们只有五千人,若是东面再有吴兵上万,我们非得被周瑜给包了饺子不可!”

    “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回武陵!”郑梁一听到这儿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虽然好战,但并不笨。他对我说:“反正现在马良也已经出示了主公的军令,既然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们了,我们还不如回武陵,到时候万一长沙被围了,我们还能从武陵带兵来援!”

    郑梁的建议虽然没有我心中所想的那么狠,但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他肯跟我带兵出城。此时听他有离开之意,我哪有不同意的?

    我假装沉思了一下,便拍着他的肩说:“梁子你这主意实在是太棒了,他们要死在城里咱们可不奉陪,你我将来都是要封侯领爵的,事不宜迟,你我现在就走!”

    趁着酒劲,郑梁二话没说便跟我去了我的亲兵所驻扎的军营。府中刘磐给我配的管家问我,我便说要带去城上巡视一下。现在全城都在为防吴兵做准备,那管家也不疑有他,至于我走后他是否会报告给刘磐我就不在乎了。

    后院中有马,我也就没有客气和郑梁各骑一匹。到了我亲兵驻扎的军营,我便让郑梁传令全营的士兵都带好枪戟弓箭,与我出城巡视一番。

    这是我在去军营的路上和郑梁商量好的,毕竟人多嘴杂,在出城之前还不能透漏出我们要回武陵的消息,万一军营中有别人安排的监视,让马良知道这事,一定会赶来阻止我的。

    因为马良出示的那份刘备的军令当时只有在场的五个人知道,马良当时看我颓然的接受了,为了给我留面子,显然也没有将这份军令公布全城。也就是说现在我还是长沙城中公认的一把手,哪怕有些名不副实。但当我对城门守军说我要带兵出城巡视时,城门口的偏将一看是我便二话不说的放行了。

    可当我带着郑梁和我这全副武装的五百亲兵从长沙的南门离开,在通往桂阳的官道上行了将近五里的时候,我突然告诉这些士兵们:“都停下!不走了!”

    看着手下的士兵们纷纷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借着酒劲大声的对他们喊:“大家都还记得我们在汉寿城下所立下的大功么?”

    汉寿之战后,凡是参加过战斗的士兵都在我回到武陵后依靠战功得到了相当丰厚的赏赐。这些士兵们此时听我突然提起这个,便一起应声道:“当然记得!”

    “那好!”我见士兵们看样子对汉寿那场战斗和之后的赏赐都非常满意,便露出了诡异的一笑。我对他们大声说:“今晚便是你们再立奇功的又一次机会!”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