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呼无人应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继续更新求收藏求推荐哈。。。。。

    第二天一早我便再次召集城中的高级官员和将领开会。因为要防备随时可能前来的吴军的偷袭,此次的与会者只有长沙的太守刘磐、城内目前的长沙军统领傅士仁,再加上随我前来的马良、郑梁共四人而已。

    这四人除了昨天没有与会的郑梁外见到我都露出了笑意,我知道他们一看到我便想起昨天我那副失魂落魄的熊样,心里便更加的窝火。倒是郑梁不知道我昨天在会上的表现,见到我依然是一脸尊敬,面容严肃。

    “咳!”我清了清嗓,一脸严肃的对堂下就坐的四个人说道:“诸位,一想到吴军会来攻城的事,昨晚我是夜不能寐啊!”

    还没等我说完,郑梁便在下面接话道:“大人怕什么?之前我们只有几百人,十万蛮兵都被我们杀退了,现如今吴兵最多也就五六万人,可我们现在城中有兵五千以上,到时候我率兵迎敌,定替大人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我的脸一下子便黑了,这郑梁哪点都好,做为一个将军来说,不光英勇,还会子啊战场上临机应变,可这性格狂妄天不怕地不怕的毛病可太让人忧心了。

    我心想:“论英勇、论智谋、砍杀名将无数水淹七军生擒于禁的关二爷不比你强多了?可是是因为太过自大,完全不把东吴放在眼里,这才让吕蒙和陆逊钻了空子。你丫现在才有多大本事,就不把东吴放在眼里?”况且我们那哪是几百人就击退了十万蛮兵啊!还不是钻了沙摩柯孤军深入,再加上你运气好把他踢下马来的空子?”

    想到这儿我便冷冷的对他道:“郑梁你闭嘴,现在我在说军国大事,你只管听着就行了,哪有你说话的份!”

    郑梁被我的态度弄得一愣,自从汉寿大捷后我一直都是对他和颜悦色、恩宠有家的,所以这小子现在的尾巴才越翘越高,此时见我面色不善,虽是愕然,却也只好悻悻的低下头,闭上了嘴巴!其他三人见我发怒,也都互相交换了下眼色,将面容转为严肃。

    我发过了火,见另三人也没有笑容了,这才心里好受了一些。我稳定了下情绪,便继续将我昨晚想的有关周瑜不会先打长沙而会先与江陵附近的我军交锋的猜测对众人说了一遍。

    没想到这三人听了我的猜测后居然没有一个像我昨晚那样喜不自禁,而是又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由马良对我说道:“大人所料虽有道理,可是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我们也不可仅凭猜测就松懈了长沙的守备,吴军现已占领了罗县港是事实,要是万一吴军真的大举来袭,我们一放松戒备,那后果就万分严重了!”

    这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事实胜于雄辩,我的猜测虽有道理,但在吴军已在近前的事实面前还是无法让他们相信吴军真的不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进犯。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谁的想法被否定被怀疑,那个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愤怒,然后才是根据个人胸怀品质从谏能力的行为情绪再加工。

    所以我在听了马良的话后便很生气,这明摆着我昨晚冥思苦想出来的天才推测在他们这里成了一文不值的破烂货了。

    想到这里我便面色不善的对马良说:“那依马从事之见我们就要这么战战兢兢的全城戒备一个多月了?那这一个多月后吴兵要是大举来犯,我们这些已经身心俱疲的士兵又该如何守城?”

    自从马良的弟弟马谡被我从刘备那里要来并立下大功之后,马良和我之间的关系便又又上了一个台阶。在从南郡出发到今日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两个识不识就促膝长谈,虽然我为了不过早的锋芒毕露,与他交谈时多是以请教者的姿态向他学习,可我们之间的感情虽然还谈不上深厚,可也已经算得上是称兄道弟、意气相投了。

    这次我当着其他几人的面对他说这些话,说完之后我便有些后悔了。可话已出口,也无挽回的余地,好在马良不以为杵,反而耐心的对我解释道:“贤弟你误会我了,你的分析自是很有道理,只是主公和军师命我辅佐于你,为的就是怕你年轻冲动,现今大敌当前,谨慎一点也是好的。至于你说的每日严加戒备日久恐士兵疲惫难支的事情,我觉得也有道理。这样吧!就依我之见,不如将守城士兵分为两批,在敌人来前轮流守城,这样士兵们既能得到休息,又能防止在吴兵突袭时不知所措。”

    马良的建议不可谓不稳妥,在正常情况下我也完全可以接受。可是我在昨晚想透周瑜为何占领罗县港后心中还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本来想借着我之前对吴军的猜想说出来,可眼看着在城中权利很大的几个人都对我的想法没太多触动,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把事情摊开说了。

    想到这儿,我便强挤出一丝笑容对马良道:“季常兄所说言之有理,不过再下还有一点愚见,说给大家听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马良道:“贤弟请讲,既然主公和军师任命你为这一城的主将,有什么事情我们大家肯定是会尽力支持的。”

    我见其他三人也都点头,便对这四人说:“依我之见,在长沙东面山林中的吴军营寨对长沙来说总是威胁,依照我之前的推断,现如今我们应该尽起城中之兵将西面的吴兵击溃。这样就算之后周瑜亲统大兵前来,也能让长沙城避免两面受敌!”

    “这恐怕不妥!”我话音刚落,马良就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主公命我等在吴兵来后坚守十天,现如今西面吴军不知多少,若贸然出击,胜则罢了,万一失利,长沙城岂不成了空城?”

    马良这一说,刘磐和傅士仁立刻就附和上了,傅士仁接道:“我也觉得季常大人所言极是!现如今,长沙城内的精锐皆被糜将军带走了,留下来的士兵只有五千人,还多是老弱,诸葛大人所带之兵虽然精锐,但也只有五百人而已。就凭这点兵力,怎么能和西面的吴兵贸然开战呢?况且孙刘两家如此还没撕破脸皮,名义上还是同盟关系,贸然对友军开战,只会给周瑜大肆进攻荆州的口实,到时候主公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担当不起啊!”

    “就是,就是,傅将军所言有理,大人可千万要三思啊!”傅士仁说完之后刘磐便立刻附和,很显然在场除我之外的其他三人是都不同意我这先下手为强的策略的。

    此时我只能将目光投向郑梁,不过这郑梁因为之前遭到我的训斥,此时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满,就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这种无人支持的事实让我有些恼羞成怒,我强压着怒火对马良说:“季常兄,我现在只想知道,要是我强令你们出兵,你们能出兵么?”

    马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来之前军师大人便已经吩咐我,若君守城我只需全力的配合你,但你要出城与吴兵野战的话,我只能传主公号令!长沙城内士兵在援军到来前,皆不能妄动!”

    说着马良便从怀中掏出一块信帛,走了过来将那信帛递给我。

    我一看那信帛,上面果然写着长沙军马尽归马良调度等字样,下面还盖着刘备的大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