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什么!”纵是我这几天来一直在对自己说身为一城的主将要处变不惊,要沉稳、要有大将之风,可听到了探马报回来的噩耗我还是忍不住一下子就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那回报的士兵面前,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衣领,怒声道:“你再说一遍!”

    那士兵经过长途的往回跑,虽然路上的驿站能为他换马,可他本身的精神和身体也已经相当疲惫了。他看到我发怒,声音便低了半截,待听他战战兢兢的又说了一遍,我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衣领,他便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一边重复着这四个字,一边又往我的座位上走去,座回到座位上的我也完全像瘫了一样,一时间再没有了头绪。

    倒是马良虽然也是大惊失色,但明显恢复的速度要比我快得多,他命人将那探马扶下去休息,一边挥手对众人说:“刚才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听到了,虽然事出突然,可我相信主公在闻讯之后也会立刻想办法夺回罗县的,诸位这就下去准备,就算吴军倾尽全力来攻,我们也定能守住十日的!”

    “是!”事已至此,众人的声音反而高亢了许多。我知道他们虽然应得大声,其实也只是在为自己壮胆而已,心中此时肯定也会和现在的我一样虚。

    他们分别向马良拱了拱手,没人再理,显然我刚才那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他们很失望,我刚刚在他们面前积累的那一点威信因为我的表现而被一扫而空。

    倒是马良的表现才称得上是城内负责人的表现,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吴军占领罗县港的消息之所以能让我如此失态,长沙郡北面也要面临大量吴军的攻击是一方面,最让我震惊的其实是关于吴军攻击罗县港时陈到的军马居然还没有进入罗县港内布防。

    我在南郡时听孔明当场给陈到下的令是三天内赶到罗县,可我这一晃到长沙都已经十几天了,可探马回报给我的居然是吴军在进攻罗县港的时候港内居然还是只有那几百守军!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陈到敢违反孔明军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铁一般的事实现在就摆在我的眼前——那就是陈到根本就没有前往罗县港!

    那他去哪了呢?他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接的军令啊,而且就算他一意孤行想改变主意,他身边还有陈震和糜芳两人同行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马良还以为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噩耗之中,走到我身边体谅的拍了拍我的肩说:“大人你也不必过虑,早点休息,明日吴军若来,我们坚守城池便是!”

    我从马良脸上看到的是一个前辈对后辈的关心,便感激的对他点了点头。不过直到他离开,我都没有离开自己的椅子,脑子还是在想陈到那支军队的去处。

    我虽然因为来此现代的关系,很多书上写的事情能“未卜先知”,可演义中也没有写上这一段,并且就算演义上写的也未必是真正的史实。

    后来我想的倦了,便只好回屋休息。可能是因为心中有事的缘故,当我睡醒之后外面的天还没有发白。三国时没有时钟,只能靠更点来估算大概的时间。夜风很凉,我披着一件斗篷到院中来回的走。

    猛然间我突然一个激灵,这个激灵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陈到的军队到哪里了去并不是我现在最需要去想的,之前我假想长沙东面的山林中可能隐藏着上万名的吴军士兵,而我也一直将其作为对长沙的最重要威胁。可能是之前吴军占领罗县港的消息太过让我震惊,并且我也太纠结在事情的发展和孔明所说的不一样,太纠结陈到的军队去哪了的问题。而我却恰恰忽略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情,那就是现在吴军已经占领了罗县港,万一周瑜在大军陆续开进罗县之后不再继续去谋南郡,而是只留下上万的守备部队,大军南下来攻长沙我该怎么办呢?

    吴军有大型的战船,船上装载拆分后的大型攻城器械毫无困难,长沙城虽然坚固,但在五万大军配合着大型攻城器械的围攻下可以说是断难持久的。

    从罗县港到长沙城的这段距离因为地势平坦又有已经修好的官道,哨探不停的换马人不停歇两日内便可到达,可大军行军的话按照正常速度怎么的也得十日以上,在这段时间里若是派求援的信使去离长沙最近的桂阳求援如果运气好的话,援兵甚至可以先于吴兵到达。

    可恨的是孔明事先已经把桂阳的精锐都调走了,剩下的老弱残兵就算来了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要是周瑜够聪明的话,完全可以一方面封住罗县港,一方面在刘备援军从武陵转零陵再来救援的陆军到达之前加紧对长沙猛攻,我估计到时候别说长沙,桂阳郡也能在刘备的援军到达零陵前被东吴吞并!

    可历史上吴国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吞并这两郡,这两郡是在刘备取西川之后才通过两家谈判与江夏郡一起正式的划归东吴所有的。

    我坚信书上说的虽然会和真实的历史有偏差,但大的方向定不会错。想到这儿我突然灵光一现:周瑜是肯定会认为自己的“借道”阴谋会得逞,一旦得逞荆州现在被刘备所占据的地盘就会全部被他得到。那区区长沙现在攻不攻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我想到这儿不禁喃喃自语道:“那么如果我是周瑜的话,我是周瑜的话——

    “对了!”困扰我一夜的难题就好像抽水马桶中的堵塞物,而我这突然被修好的马桶的瞬间通畅感真的让我很是开心不已。

    我在院中大声道:“如果我是周瑜,我肯定会先带着大军去实施a计划,他之所以现在就急着占领罗县港,并不是要现在就攻击长沙,也就更谈不上要依靠罗县港来阻挡南郡方向的刘备援军!”

    因为是还是深夜,我这突然的叫嚷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负责府内巡视的士兵都被我引了过来,我尴尬的冲他们摆摆手,告诉他们没有事,便回到屋中去了。

    关上屋门我依然是喜不自禁,我按照自己之前想出的思路继续想下去:从罗县到江陵,再到双方交涉,我军堵截吴军,吴军再回到罗县港打长沙,这一套下来没有一个月都不会下来。待到周瑜回军罗县港,再起兵攻我长沙,到长沙城下又会有十天以上。也就是说我之前在长沙文武面前的失态实在是太丢人太没有价值了!

    丢掉的面子就要找回来,正如我在初到汉寿城下被谢贤所讥讽后的举动让他对我敬服一样。虽然长沙城会再有一个多月的和平期,可我并不想就这么每天担惊受怕的等吴军的到来。

    我微微一笑,又上了床闭上眼,心中却暗下决定:“周瑜你不是要吓唬我么?那我就让你尝尝吓唬我的代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