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意料之中?意料之外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每日更新,求收藏求推荐啊

    。。。。。。。。。。。。。。。。。。。。。。。。。。。

    一路无事,待到了长沙城,在出示了刘备的军令后,傅士仁很痛快的便交出了城中军马的指挥权,而长沙太守刘磐也将一切政务的处理权都暂时移交给了马良。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现在只要有刘备的军令就能让所有的人都对我服服贴贴,因为我发现在交割权利的时候,不管是傅士仁还是刘磐,目光所在都是停留在马良身上的。

    到这个时候我才算彻底明白孔明为什么会让马良与我同来,马家在荆州是大族,马良的声望才学还有他在刘备那里所受到的重视才是我这次能顺利交割长沙一切军务的保证。

    不过我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也都是事实,以我现在的年纪,能作为统兵的主将已经足见刘备和孔明对我的信任了。只是孔明这次让我来长沙布防,难道真的会像他所说的只要吴军前来便死守城池十天那么简单么?演义中在描写这段时只是说周瑜的计策被诸葛亮所识破,通往蜀中的道路又被荆州军所封堵,在看完孔明的一封信后便吐血而亡了,那当中根本就没有半点吴军进攻长沙的描写。

    就算历史上真的有吴军试图偷袭长沙的举动,那当时也没有我啊,那历史上孔明又是派谁来长沙布防的呢?

    然而纠结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是毫无用处了,就在我到达长沙的第二天,我的五百亲兵也都陆续进城之后,从罗县港回报的哨探报告,周瑜亲率水陆大军五万,已经开始浩浩荡荡的从陆口开出,所奔的方向居然不是江陵,而是先奔着罗县港而来!

    罗县港是长沙通往江陵的唯一出水港,控制了罗县港,便相当于阻断了南郡与长沙之间的联系,一旦吴军从罗县港登陆进攻长沙,长沙将无法再得到南郡的任何援兵。

    当然在正常情况下,就算吴军强行占领了罗县港,长沙还是可以得到荆南其他三郡的援兵的。但“妙”就“妙”在孔明居然将荆南四郡的可战之兵都给调走了,现在不光武陵、桂阳、零陵三郡无法派出援兵,就连长沙郡自己也只剩下一些老弱残兵,只能闭城自守,无法派军加强罗县港的守备,阻止吴军的强占了。

    这时候孔明针对长沙的第一个调度就起了作用,虽然罗县港现在只有数百名守军,但我想此时陈到所率领的一万五千人也正在赶往罗县的路上,从双方的路程和启程时间上来看,肯定是陈到先到达罗县港的。

    有了这一万五千人的防护,长沙的北面就肯定不用担心了。长沙的西面是已经成为了我军内湖的洞庭湖,南面是桂阳郡,也就是说,现在唯一威胁就来自于长沙西面山林中那在边界处的七八个吴军营寨和寨中难说是几百名还是几万名的吴军士兵了。

    对此我便命傅士仁选一些带着本地口音的机灵士兵扮作入山砍柴的樵夫,分成十几路从不同的路径进入吴境进行探查。然而让人失望的是,几天过去了,这几十名伪装成樵夫的士兵一个都没有回来,很显然他们是被发现他们的吴军通通抓去了。

    马良这几天一直在忙于加固城防的事情,诸如弓兵在城上的的站立位置,一旦开战城内往城上运送箭枝和守城用的滚木雷石的运送通道等等,都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守城之道我并不在行,之前在汉寿的时候看谢贤颇有守城之道,缺少了攻城器械的蛮兵在他的面前可以说是一筹莫展,只是当时一是县中之事还有赖于他,二是武陵郡进行了暂时的和平期,孔明又没早对我说要我来守长沙,否则的话我此次南郡之行是不管怎样都要带上谢贤的。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伪装成樵夫的士兵通通音讯全无虽然不能给我带回任何有关吴军的消息,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点,长沙西面的吴军营寨中肯定不止有几百名吴兵,并且一定有良将和即将展开的重大军事行动。

    否则那些扮作樵夫的我军士兵肯定不会被抓,他们从扮相和本地人的身份来讲其实是很难被看出破绽的,之所以一个都没回来,肯定是吴军做贼心虚,本着宁可抓错不放过的精神,这才将他们全都抓走了。而且我派出的人是分十几路走的,能将这些人全都一个不落的抓到也可以证明长沙西面的密林中很可能已经是漫山遍野的吴军了,要不他们的巡逻力度也不会这么的强。

    当然我在心中暗暗惊叹孔明的神机妙算的同时,也立刻在府中召开了关于守城的军事会议。之前的守城准备在这几天内基本已经就绪,之所以开这个会只是把我关于吴军确实要对长沙进行奇袭的想法和下面的文官将领们说一下,让大家做好准备,开完会立刻就让全城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大家听了我有关“樵夫”一个都没回来的分析,都是暗暗点头,想来我的分析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之前我和马良带人进入长沙也只是把孔明的顾虑和刘磐、傅士仁等几个身份比较高的人说了,刘磐和傅士仁当时虽然没说什么,可从他们的神色表现来看多是以为诸葛亮是在杞人忧天,关于城防的加固和调配也多是马良在一力承担。

    直到今晚听了我的分析,他们两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堂下的大小将领也都一个个神情紧张起来,看我的神色也都尊重了许多,不再像我初来时以为我是纯靠孔明的关系面上对我微笑心中却多是鄙视了。以前我总是觉得一军的主将是最好大的了,比如刘备,就算自己能力不行,只要招揽了能臣勇将,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可此时我坐在堂上的决策位置上,却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孔明为何会将这么艰巨的一项任务交给我,虽然我之前有智挫五溪蛮族两场兵锋的辉煌战绩,但我毕竟还年轻,第一次对沙娜的时候要不郑梁的临近应变我就差点崩盘了,第二次更是幸运,一赖马谡之谋,二赖郑梁的灵光一现,当时要是换成沙摩柯一下子将郑梁甩下马去逃走,现在的武陵郡还不一定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长沙城作为一郡的郡城城池不可说不坚固,之前关公取长沙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对城墙造成一点损伤。可从吴军在关羽取长沙后不久就在边界外不远处立下了七八座营寨来看,吴军这次奇袭长沙可以说是蓄谋已久的。难得周瑜那么沉得住气,非等到为吴国太招婿试图软禁刘备于吴中失败后才用出来。

    我知道许多谋略要不就不用,要用便会是雷霆一击。我此时是这长沙郡中的主将,虽然只凭刚刚的一番分析还未必能得到城中将领的完全信服,可在危机之下,我纵使觉得自己的压力实在是相当的大,可在危机面前一个主将该有表现我还是要硬撑出来。

    想到这儿我便硬挤出一丝笑容,故做轻松的对堂下的诸将说:“诸位不必惊慌,既然军师已算准了吴军会有奇袭,那就自会有妥善的安排。况且军师与我只约定十日之限,据可靠情报,周瑜此番去南郡已大起了五万军马,能暗中分出奇袭长沙的吴兵估计不会超过万人,他所谋者无外乎在于攻长沙于不备。现今我方已有了准备,城中军马不下五千,别说吴军只有一万,就算来了五万,十天之内要下攻破长沙也是痴人说梦!”

    我看众人听了我这一番言语也都纷纷点头,一个个又都重露笑容。我看我的这番说辞起了效果,便继续趁热打铁道:“再说了,主公已命陈将军率军一万五千赶向罗县港驻扎,周瑜见到必然会从别的路线前往南郡,到时候罗县港有五千人马驻守便已足够,就算吴军攻长沙攻得紧,我们也只需命人去罗县方向求援,不出数日,罗县方向的援军也便会先期到达了!”

    “吾也以为诸葛将军所言极是,况且这些日经过我的加紧准备,我们的城防能力也已经大大提高,所以说众位还是把心放进肚子里,好好守城,坐等着击退吴军后主公的封赏吧!”如果说我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只能让众人略感放心,那在马良的这番话之后,堂下的诸人算是彻底的笑逐颜开了。

    可是就在我心中暗叹自己的名望和让人敬服的能力还远不如马良的时候,突然堂外响起一声急促又极其慌张的声音:“报——”

    一名士兵气喘吁吁的冲进了我的议事堂内,他又累却又焦急的对我说:“报、报诸葛将军,吴军已于昨天夜里奇袭了罗县港,港内只有我军负责看管船只的士兵几百人,在吴军的强大攻势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罗县港便已经插满了吴军的旗帜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