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孔明的顾虑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我一听孔明的话,真的是开心得不得了。

    我知道我此时在刘备帐下所获得的战功越多,将来能掌控的军队也就会越多。能掌控的军队越多,将来在东吴偷袭荆州的时候,能帮助关羽的能力也就越大。所以说我这开心是从内而外的,表现在了脸上,浸透进了心里。

    我笑着对孔明道:“我就知道先生肯定是照顾松儿的,有什么大功可以让松儿去立?松儿是万死不辞的!”

    “真的?”孔明听了我的话笑得更灿烂了。

    我也没有多想,反而努力让自己变得一本正经起来,重重的冲孔明点头道:“真的!”

    “那好。”孔明突然收敛了笑容,大声对我喝道:“诸葛松堂下听令!”

    诸葛亮这一变色让我心头一紧,却也只能快步走下堂去,一本正经的躬身应道:“末将听令!”

    耳边只听得诸葛亮在堂上对我命道:“命诸葛松领所部军马五百人分为十队,每隔半个时辰发一波,星夜前往长沙城接管城中大小一切事物,从吴军进攻起守住长沙城十日!十日之后,援军不至,弃城无罪。十日之内,若守不住,提头来见!”

    “啊?”我心中大惊,急忙对孔明道:“先生记错了,松儿此次是带了五千人来,并是五百人啊!”

    可孔明却是这样对我说的:“先生我知道是五千人,但大队人马前去长沙容易被吴军察觉,长沙城内也有守军,这五百人也只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和让你有些亲兵可用。

    虽不敢表现出来,却不禁在心中怒骂道:“我累累个去的!亏得我还是你的嫡系,你居然只让我带五百人去守长沙城!那城中现在只有五千老弱残兵,万一吴军大军云集,别说十日,不到半天就能要了我的小命!

    孔明见我低头不语,居然还笑着对我说:“怎么了松儿?若能守住长沙十天,吴兵必退,到时候你便是这次对吴作战的军中第一大功,况且吴兵会来偷袭长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要是吴军不来,你也没有丝毫危险不是?”

    “那要是吴军来呢?”我不敢当着刘备的面出言反对,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表达我的不满。

    诸葛亮笑着走下堂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之前我也说了,吴军若来,虽是精锐,但人数不会太多,长沙城内还有五千人马可供调度,吴兵虽精,长沙城城池坚固,到时候你只需紧守城池,不与他们野战便是。

    他笑着看向马良,指着他对我说:“况且我还命季常于你同去,季常有王佐之才,遇事你可与其商量,守住个小小长沙定会没有问题!”

    我听了孔明的话,虽然还是隐隐觉得不安,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领命。

    接下来便是从孔明哪里收取去长沙暂时接收一切权利的盖有刘备大印的锦帛。并且孔明特意提到此行不用让马谡知晓,他要先将马谡留在南郡一些时间别有用处。知道马谡不能同行我露出了点不舍之意,毕竟在汉寿城下,就是靠着他的计谋才让我得以摆脱困境,意外的擒获了沙摩柯。

    孔明见我不舍,便指着马良对我说:“扣了你一个幼常,还了你一个季常,无论怎么算都是你赚了,就别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了。”

    孔明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便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再说什么就好像在说马良的才能比不上马谡了,要知道现在的马良无论从名气上还是实力上在表面看来是要远远高于他这个弟弟的。

    马良因为事先已从孔明那里知道此事,此时行装已收拾完毕,便由两名小厮背着,跟我同回我那五千人马驻扎的军营。我在南郡这几日,想是马良早已与马谡见过了,这一路上我们所聊的也多是马谡的事情。当着他的哥哥我自然对马谡是交口称赞,再加上马谡确实也真帮上了我的大忙,所以我的称赞也没多少夸张,除了一些锦上添花的修饰以外,也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而马良则是一顿谦虚,说他的弟弟总是爱夸夸其谈,很多事情都停留在理论上,一搬到现实中就很容易乱了套。

    因为有街亭之战的记忆,我在内心中还是不得不佩服马良,觉得对一个人的评价的确还是他最亲近的人最有发言权啊!

    说到对马谡的发言权,刘备对孔明托孤之时对马谡的评语就只能说刘备看人实在是太准了,在我看来,刘备说打仗打仗不行,计谋计谋不行,可他还能最终鼎足三分,和曹操孙权相抗衡,靠的也就是这识人断人之术了。

    其实这军营我一次都没有来过,平时多由郑梁进行管理,他从一个十人队的队长到百人队的队长再到现在替我代管这五千军马,各种事情不分大小,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也着实累个不轻。

    当我和马良来到军营根据士兵的指点找到他时,他正在马厩查看草料的质量。我见他这么认真,却有点婆婆妈妈便觉得很是好笑。当然,除了他的战功和两次神奇的表现外,正是他对工作的这种态度,才是越来越放心让他承担更多的原因。

    为了确保机密性,我和马良将他叫到军帐后才将主公的命令转述给他。与我得知消息后的吃惊相比,郑梁倒是淡定多了,他只是抱怨了下孔明应该直接让我们带人去长沙,也就省得多跑这些冤枉路了。

    我对此其实也一直有疑问,要说为了事情的隐秘性,孔明便叫巩志带着五千人去南郡,再密令我带五百人分批去长沙便是。我到南郡的作用在目前看来,除了得到了孔明的面授外,也就是用马谡换来了马良而已。

    不过在战场上,时间就是左右胜负的一切。虽然心中有着和郑梁一样的疑问,我还是尽快的将自己的亲兵中的五百人分成了十波,第一波就是我和郑梁、马良带着五十人全部骑马,轻装简从,待一切收拾停当就要出发。

    我这次来南郡,江小鱼是有随行而来的,不过他虽然能力不错,但多半体现在水性上,并且还年轻,在军中也没有郑梁之前因为战功所积累起来的声望。所以显然让他留下来统帅剩下的四千多人马估计会压不住场。于是我便只好将留守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年龄偏大的武陵旧将,而江小鱼只负责统帅我剩下的一百亲兵,我交给他的任务是留在南郡多多探听消息,一有重大变故便立刻派人来给我传信。

    江小鱼满口答应,我却知道这家伙靠不靠谱还是未知数。不过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待一切准备就绪,我这第一批前往长沙的增援部队便在茫茫的夜色中出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