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退兵便放人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审问犯人的感觉。虽然堂下的犯人和一般意义的犯人不太一样,不过这种坐大堂的的感觉总是很爽的。

    当然有爽的就会有不爽的,现在在堂下被捆得像个粽子一样的沙摩柯就十分不爽。他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在拇指粗的麻绳下愤怒又无力的嘶吼。

    沙摩柯见到我笑便更愤怒了,他恶狠狠的冲我喊:“笑什么笑!再笑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凶恶了,纵使我明知道他已经毫无挣脱的能力可还是有点畏惧。我觉得我该对他采取点措施了,毕竟现在战胜的一方是我,哪里容得他这个败军之将这么放肆。

    我笑呵呵的对他说:“看来你现在烧的有点高,还没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来人啊!给我去提一桶凉水过来!要井里现打出来的那种!”

    堂下的一名士兵应声而去,不大一会儿便提了一木桶凉水过来,我说道:“快给沙将军去去火,从上往下,给他直接倒下去!”

    沙摩柯瞬间变成了个落汤鸡,看他一身的狼狈样,却撑硬汉叫什么:“痛快!痛快!再给老子来一桶!”夏天的井水是拔凉拔凉的,纵使现在温度颇高,可被一下子从头浇到脚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于是我接下来的话明显就叫他没那么“兴奋”了,我笑咪咪的对他说:“来一桶怎么够?来人啊!再给沙将军提十桶水过来爽爽!”

    堂下便又下去十名士兵,待到十桶水提来,我叫他们先将水摆在沙摩柯的身后,沙摩柯也不叫嚣了,只是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着我。

    现在刘备一方面要北拒曹操,一方面因为占领荆州的事和孙权又闹的那么僵,我实在不想为他再惹蛮族这么一个大敌。不过上次我放了沙娜,蛮族却并没有罢休,虽然沙娜是想履行诺言的,但我也不敢保证这次再放了沙摩柯,沙摩柯愿意停战也能停战得了。

    于是我便问沙摩柯:“要是我这次放你回去,你能保证你们蛮族永远不进攻我武陵郡,与我们和平相处么?”

    沙摩柯虽然蛮勇,但并不代表他是傻子。一听说我能放他回去,立刻就收起了他那万分凶狠的样子,连忙冲我点头:“好,只要你肯放我回去,我便回去尽力说服父王退兵!”

    只是他不傻我就更不傻了,他虽然答应的痛快,话也说的好听,可这尽力二字所存在的变数就太多了。我相信沙娜那姑娘也是说话算数的,她肯定也尽力说服蛮王不要攻打我,但事实呢?事实就是蛮王亲率了十万蛮兵直奔我郡城而来将我吓得“弃城而逃”,只能从游击战上下工夫。

    本来我之前所有的计划都是想靠野外的一两场伏击战扭转局面将蛮兵打退,没想到郑梁的急中生智让我直接将五溪蛮族未来的首领给抓了起来。我觉得沙摩柯在蛮王心中的分量应该比沙娜要重一些,所以便再起了尽快消弭战争的念头。

    不过我也知道仅仅依靠现在放了沙摩柯肯定是避免不了这次战争了,我现在需要一个好的使者去蛮王那里谈判,我要得到蛮王确切的退兵保证,才能放了沙摩柯。

    可这个人是谁呢?我边想着,边将目光看向马谡。我看着马谡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从历史上看马谡虽然当个参谋算是不错,可也从来没有过在外交方面展示出才华,再加上他现在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万一去蛮王那里上来就拉硬,被蛮王给砍了,我可就损失太大了。

    就在这时我右手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大人,我觉得不能轻易的放他回去,万一他回去之后不能让蛮王退兵,我们可就丧失了一个绝好的筹码了。”

    我向右看去,发出这声音的正是谢贤。我心中一动,便顺势问他:“那依谢县令之见又该当如何呢?”

    谢贤答道:“依属下之见,我方应该派出一人前往蛮王大营,向其陈述厉害了,促使蛮王亲自做出退兵的保证,再放掉他也不迟。”

    谢贤的说法可以说是正合我意,我也猜出他可能要毛遂自荐当这个使者,可这份差事实在是凶险的很,我有些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积极,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个贪功之人好进,否则以他在守城时所表现出的才能,也不会这把年纪才当上一个县令了。

    我假意问他:“那依你之间谁做这个使者为好呢?”

    谢贤答道:“依属下之间,大人千金之体自是不能前往,满城之中能胜此任者,也只有老朽了!”

    我心中暗喜,虽然我也不知道要是他做为使者前去是否一定能说动蛮王退兵,可眼下他也确实是我能想到的最佳人选了。正当我准备和谢贤客套几句说一些此去危险要多加小心之类的话,却听得“哼!”的一声,马谡居然一下子便从堂下旁听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拱手道:“大人,谡虽不才,这深入敌营退敌之事也能胜任,恳请大人让我前去!”说完还有些不满的看了谢贤一眼。

    没想到谢贤的那一句“满城之中能胜此任者,也只有老朽了!”居然把马谡给刺激到了,只是我现在身边智囊缺失,马谡也算得上是我的一条臂膀了,蛮王是否退兵还不能遇见,此时的我是万不能失去他的。于是我只好安抚他道:“幼常前去也定能功成,可我现在身边需要你的事情还有甚多,此次还是劳烦谢县令一趟吧!”

    马谡虽然还有些执气,不过我这么说了他也便只能退到一旁。就这样,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沙摩柯被押进了县衙大牢的一个单独的牢房,除了原有负责大牢的牢房外,我又特派了手下一个十人队专门看管。

    我在汉寿城中等了两日,谢贤才带回了蛮王退兵的好消息,他回来对我说,蛮王已经答应了我方提出的退兵条件,现今已经从郡城下退兵百里,只要我这边放了沙摩柯,他们便会回到他们的聚居地去。我听了大喜,这么大的一次危机居然能以这种流血甚少的方式解决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没想到谢贤这老头趁我高兴居然有些怯懦的对我说,除了以上这些,他还替我私自答应了蛮王一个条件。我因为太高兴了,以为蛮人要我出一些钱做补偿,便让他快说。可是谢贤对我说了他答应的条件后,我却愣在那里半天,又犯起了愁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