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意外收获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这样的命运很显然是显而易见的。随着城下成了一片火海,蛮兵们再也没有继续攻打汉寿城的胆量。

    以后面督战的沙摩柯为首,攻城部队开始全面的溃退,再我看来,经过这样一次惨绝人寰的打击,汉寿城的围肯定是彻底解了,再加上沙摩柯早已知道我方“援军”要到的消息,这次肯定会大退个上百里。

    在这种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平心而论我是不再想出兵对这些溃兵进行截杀的。因为不管是谁,到了频临死亡的境地都会爆发出超出平时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能力。眼看这些蛮兵正在拼命往回逃,此时我要是用我这点家底去拦他们,胜利倒是一定的,只是损失也一定不会小。

    然而事实证明我这些顾虑完全是多余的,倒不是蛮兵真的已经崩溃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而是从西边通往武陵的大道上,正飞快的奔来了一骑。那马上的家伙我不用细看就知道肯定是郑梁那小子了,他来的快,并且很显然目标已经锁定在沙摩柯的身上!

    身为蛮王儿子的沙摩柯,不仅长得人高马大、凶恶异常,而且他所身穿的服饰和胯下的战马也显眼的明显异于常人。事到如今,我也不可能放着我麾下这唯一的勇将去送死,只好也翻身上马,命令手下的士兵跟我冲杀出去。

    虽然还都饿着肚子,不过我这些部下毕竟是我从武陵城中上万守军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眼看着蛮兵大乱,一个个都换不择路的溃逃,他们当然也都士气大阵,热血沸腾的随我杀出。

    蛮兵哪里想到撤退的路上还会有伏兵,顿时更加是乱上加乱。而我则有些没出息的在纵马前冲一小段后便有意放慢了马速,毕竟上阵杀敌的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我也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一个惊慌逃窜的蛮兵取了脑袋。

    好在蛮兵溃败的很快,而我也一直都保持在队伍中央,另一边汉寿城也是城门大开,上百名的士兵在一名小将校的带领从城中杀出,更加的加速了这场战斗的进程。

    这时的我开始关心起郑梁的安危起来,他一冲过去就认准了沙摩柯交起手来。沙摩柯虽说杀甘宁时甘宁是带病出战,可毕竟也不容小觑。眼看着沙摩柯虽然在武艺上不落下风,可毕竟战场上的形势对他极为不利,所以说他很大程度上是边打边逃的。

    他那边边打边逃,郑梁尾随着他也是边打边追,这两人因为胯下有马,所以渐渐脱离了正激烈厮杀的城下主战场。突然间郑梁一枪刺去,也不知道沙摩柯是被郑梁缠斗得恼了还是想尽快的逃离,居然扔下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将郑梁的枪头给抓住了!

    郑梁没想到沙摩柯居然会突然扔下武器,就在枪头被抓让他这一愣神的瞬间,沙摩柯已经大吼一声,将郑梁给连人带枪的拽下马来!

    按理说虽然比力气应该是沙摩柯更胜一筹,可郑梁也不至于如此不济,怎么也应该能和沙摩柯稍微僵持一下。不过郑梁毕竟还年轻,缺少临敌经验,突然被对方抓住枪头难免有一瞬间的错愕。而这一瞬间的错愕已足以让沙摩柯将他拽下马来。

    我看到这儿心中便是一紧,郑梁被拽下马肯定不会又什么好结果,此时双方跨下的马都在奔跑,就算沙摩柯现在手中没有武器又急于想离开,郑梁这一下子摔下去也肯定会重伤。

    我张嘴要喊人快去那边将郑梁救回来,可嘴刚张开还没有发出声音,更加意外的事情便发生了。

    郑梁在被拽下马的一瞬间,居然借着沙摩柯这一拽一力,将自己保持着一个头在上的姿势,可这也仅仅能保证他不跌破脑袋,他居然还将双腿奋力的向沙摩柯座下的战马踹去,而这一踹正狠狠的踹在马肚子的侧面。

    只听得沙摩柯胯下的战马一声悲鸣,郑梁借着沙摩柯这一拽之力的急中生智,换来了一匹倒在地上的战马和两员同样都摔得不轻,一时之间难以站起的虎将。

    我急忙命令手下的士兵不要再追杀那些蛮族的溃兵了,通通跟着我去抓沙摩柯。骑着马的我和另外几名骑兵很快便先到达了这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虽然这起交通事故是人为的,可我一点都没有想惩罚身为肇事者的郑梁,相反他还立了大功。有急着去抢功的士兵被沙摩柯半坐着起身子一挥臂便打出去老远,但我一点都不担心,看他的样子摔得是没有半个时辰都站不起来。他虽然算是算计了郑梁,可郑梁和他相比好歹算是有个要摔到地上的心里准备,而他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纵是皮糙肉厚,可也着实摔个不轻。

    我冷笑一声,命令手下的士兵先慢慢的靠近用枪戟把他逼住,再过去人捆他。和沙娜被捆住时的玲珑曲线相比,沙摩柯被捆住则就像个又粗又胖的大棕熊一样了。

    这我还不放心,又让士兵多捆了几根上去,沙摩柯不满的怒吼道:“捆得太紧了!松一点好不好!”我想起了曹操捆吕布时的话,便现学现卖道:“缚虎安能不紧!”说完也不再管他的大喊大叫,带人去接受谢贤那老头的迎接了。

    谢贤这老头这次见到我居然离老远的便一躬到地,我没想到他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快,之前的一腔怨气和准备好的讥讽话此时也都被生生的憋了回去。而且毕竟对我鞠躬施礼的还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我也只好连忙走过去将他扶起来。

    被扶起来的谢贤一脸的愧意,他对我说:“大人能不计前嫌,率军来救,大有古时蔺相如对廉颇之风,老朽愧不能言,任凭大人治罪!”说完便要跪下。

    他这么说我才知道他为何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有时候特别有个性的人,一旦点到了他所重视的点上,他便会立刻站到你在一边。这谢贤因为误会我弃全郡百姓于不顾,敢无视我太守的身份而拒绝我入城,此时我不计前嫌率军回救,虽然因为他超强的防守能力而只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可在只看态度不看效果的谢贤那里,居然也足以让他对我敬服了。

    想到这儿我连忙扶住他不让他跪下,嘴上也为自己撑面子顺着他的心思笑着说道:“其实你也是误会我了,我离开郡城本也是诱敌之计,打算以我为饵让蛮兵分散各个击破。因为听闻汉寿县被围,这才带着这充当诱饵的部队回来与数倍与我的敌人交战,没想到谢县令守城有道,早知道我便不回来多事了。”

    我这不回来多事的话中有许多玩笑的成分,谢贤和身边的众人哪里会听不出来。众人一起大笑,再加上毕竟刚打了大胜仗,之前的过节便算是过去了。

    我手下的弟兄们都跟我进了县衙,别人我不放心,可郑梁摔的不行短时间内也不能骑马了,便让马谡带上一个百人队去将晴儿和留下护卫她的江小鱼他们给接进城来。

    马谡领命去了,这次大胜虽然过程有些出人意料,但总体上还是有他很大的功劳,看着他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心中暗笑:“不管是再聪明的家伙在功名利禄面前都不会不动心哈!”

    本来谢贤的意思是要我和他去后衙休息,不过沙摩柯和他那些没跑掉做了俘虏的数百名手下还现在还没有发落,我便和谢贤去了正衙大堂。上次我放了沙娜回去,没想到蛮王居然会不讲信用大举入侵,我有心在大堂之上好好折折沙摩柯的威风,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便排了数十名精壮的士兵在大堂之上,而县中原有的衙役则一个不用。

    我端坐在大堂之上,谢贤则恭敬的站在我的右手边,活像一个师爷。我心中暗暗好笑,想起自己初到汉寿城下的尴尬事,待到沙摩柯被两个精壮士兵架到堂下按着跪了下去,看他因为受伤的下半身着地而疼的一咧嘴,便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