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诱敌成功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马谡的计策虽说一环套着一环,不过要实施起来第一步可以说是相当的重要。如果第一步不成功,剩下的所有后续都通通是零。

    想到这儿,我不得不将我的目光再次投到郑梁身上。

    郑梁这一天已经相当于在汉寿县城和洞庭港之间跑了一个往返,论疲劳度他可以说应该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高了。可听了马谡计策的他见我将目光转向他,便立刻露出了十分兴奋的表情,还没等我开口,便举起了手急切的对我说:“大人,我去!”

    虽然有的时候我觉得郑梁作为一个名将的雏形形态有的时候有些好大喜功了,无论任何人,在机遇和功劳面前不知道畏惧,那他就迟早有被他人击破的那一天。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打击他积极性的时候,现在我身边的人论身手确实是他最好,这个任务交给他也最合适。

    我这次从武陵城出来为了轻装,所带出来的东西并不多,好在马谡作为一个智商偏上的家伙,随身是有带书写的用具的。他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岩石,将一张比较大的纸用折纸的方法撕下一小条来,用毛笔小心翼翼的写上一行字——黄将军已引万人来救,酉时可到,望做接应之准备。

    写完便将其封在他随身带来的一个小竹筒里,竹筒上有一细绳,马谡将它交给郑梁,嘱咐他在该掉的时机再让它掉下去。

    郑梁也知道此事意义重大,便重重的点了点头,翻身上马,而我们剩下这些人,则按照马谡的计策离开了大路两旁,找了一处适合隐蔽而又能清楚的监视汉寿城的地方养精蓄锐,准备接下来的大厮杀。

    郑梁将那竹筒系在身上,便拍马向汉寿城下冲去。酉时大概是下午五点到七点的这段时间,现在离酉时还有几个时辰。之所以将援军到达的时间推得晚一些,一是这个时间应该是援军到达武陵城而不是汉寿城的时间,因为从理论上讲援军就算来的再快也不可能知道我现在在汉寿城里,所以说传的信中肯定写明的是到达武陵郡城的时间,这样才比较真实。二是,如果沙摩柯知道从长沙来的援军这么快就要到这里,很可能直接撤退了,我也要给他留出一段冒险攻打汉寿县城的机会。

    果然郑梁的突然出现几乎立刻就引起了蛮兵的注意,因为这些负责“围城”的蛮兵放哨员并不多,所以郑梁索性做戏做全套,毫不客气的用手中的长枪一刺便将一名前来拦截的蛮兵捅下马来。

    区区几个负责放哨的蛮兵怎么可能是郑梁的对手,他们冲过来快,被刺下马也快。待到沙摩柯亲自骑马带人从营中冲出时,郑梁早已经通过了他们控制的区域,拍马向武陵方向赶去。

    他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假装将竹筒掉落,让沙摩柯捡去,诱使他拼命攻城,而我们这些剩下的人则便再他们攻得筋疲力尽时突然杀出,将其大败。

    只是不得不说的是,这个计划虽然很妙,其中的限制条件也有很多。首先是得选一个既能不漏痕迹的遗失竹筒又不被抓住的强人。这个强人便是郑梁,因为有他,所以这点还算勉强能达成。可随之带来的后遗症便是,因为我身边能打的武将也就郑梁这一个,马谡只是个谋士,而我自身的冲锋能力在经过之前长时间的学习之后也只能达到在马上不会自己摔下来,所以等下万一蛮人中计,我这边突袭的能力便会大打折扣。关于这点我和马谡商量的结果便是让郑梁在摆脱或者处理掉追兵后再回来选择时机一个人从蛮族的背后突袭,而他选择突袭的时间,便就是我们这些人跟着冲上去突袭的时间。

    这样的事实让我不禁心生多一员良将该多好的感概,不过现在多想这些也没用,眼看着郑梁按照计划摆脱了沙摩柯的追击,看沙摩柯下马似乎在拾捡什么东西,我便和马谡相视一笑,知道这个计策已经成功一半了。

    这另一半便是第二个限制条件,那就是沙摩柯的智商问题。本来这个问题按理说应该不是问题,别说沙摩柯只是一个蛮人,应该并没有多高的智商,就算是一般的将领,在急切擒拿我的大背景下,闻之敌方援兵将到,也肯定会方寸大乱连忙攻城的。

    果然沙摩柯没有让我失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便尽出了寨中或者说是营地中所有的士兵,连一个看东西的都没有留,便开始了对汉寿城的进攻。

    要攻城,便要有攻城武器,汉寿城虽小,城墙也不高大,可蛮族这边明显连梯子都没有,所以他们的攻城武器,便只剩下数十人抬着一根不知从哪里伐来的巨木,死命的冲向城门试图将其撞开。

    这一路上几乎是没有任何遮挡的,虽然汉寿城的守备因为长时间的维持而略有下降,但面对蛮兵的攻城他们还是立刻就给予了回应。

    一个小县城的守备兵并不多,更别说用来守城的弓箭手了。好在城下的攻城部队也纯属业余,所以尽管城上的火力根本达不到箭如雨下的标准,可那些抬着巨木准备攻城的蛮兵们还是很快便有七八人中箭倒地。

    随着沙摩柯的怒吼,开始有更多的蛮兵加入到抬巨木的行列中,而且也开始有盾牌兵跑到前面为他们挡箭。

    终于,沙摩柯在付出伤亡上百人的代价后,他的力工队伍终于将巨木抬到了城门前。然而这些蛮兵们离城门越近,城上弓箭手的命中率便越高,尽管有盾牌兵的遮挡,可因为蛮兵没有梯子攻城,又因为可能是急行军的关系队伍中并没有弓箭手随行,也没有弓箭手可以与城上对射压制他们,所以城上的弓箭手完全是在练习射靶子一样的肆无忌惮。倒是其他手持枪戟的士兵虽然也都全副武装,却明显是在打酱油一样的毫无作用。

    随着攻城战的继续,蛮族在汉寿城下倒下的士兵越来越多,可他们用巨木对城门的撞击次数也越来越多。这要是武陵城我敢保证,凭这种程度的攻城武器是根本撞不开城门的,可汉寿城的城门比武陵城的要小太多,从城上的除了弓箭手的士兵开始陆续消失便可以看出,谢贤那老头子的看法和我是一样的,他的士兵肯定都已经被分配到城下去帮助顶城门去了。

    我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蛮兵已经撞门撞了好一阵子了,论体力无论是抬着巨木的还是负责给他做掩护的,都应该累了。要是我这边再不突袭,万一蛮兵撞开了城门,必会士气大增,到时候再攻击恐怕就会适得其反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汉寿城上之前消失的那些士兵现在又冒出来了。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去城下顶门又回来了,要是被蛮兵撞开了城门,就汉寿城内的这点兵力肯定是不够看的啊!

    可是很快的我便隐约看到城门上方似乎被这些士兵运来了一个东西,看那东西的样子似乎是一口巨大的铁锅,还没等我弄明白这铁锅的作用时,这铁锅便整个的从城上翻了下去。

    似乎是油一样的液体和那大铁锅一样砸了下去。巨木的撞击立刻便停止了,我猜想那像油一样的液体一定是滚烫的,因为被它泼到的无一不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被大铁锅砸到的就更别说了,看样子是直接就被废在当地了。

    当然这并不是结束,很快城上便又出现了第二口锅,第三口锅。待到三口锅砸完,城下的攻城部队已经混乱成不成样子了。

    可这还不是终结,城上的弓箭手开始停止了射击,很快,他们一人都分到了一只已经被点燃的火箭。我和马谡对望一眼,两人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对方内心那深深的震惊。

    我们两个都猜得到,这数十只火箭射下去,对于城下那些沾满油和没有沾满油的蛮兵们,该是怎样的一个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