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他居然不傻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底气十足是有原因的。

    虽然我没料到沙摩柯会来的这么快,可他认定我在汉寿城中的判断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机会。俗话说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他这么急着追我,所带的兵自然不多,而且现在肯定也会很疲惫。

    如果我现在带人回去,要是正赶上他率军攻城,那么我就可以一边坐山观虎斗,一边让自己的军士养精蓄锐,等到他攻得差不多了,他手下的蛮兵也都筋疲力尽了,到时候我再率军杀出,肯定能在谢贤那老头子面前把面子赚足。

    想到这儿,我便更加的喜不自禁,下令全军开拔,去救汉寿。郑梁听到这话没有一点兴奋的样子,很明显他经过那么久的奔波已经很累了,所以在往汉寿行军的过程中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不过也许我有点兴奋过头了,为了怕错过痛击沙摩柯的时机,我不断的催军快行。

    我骑着马,加上正在兴奋期自然没觉得什么,可待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发现不光是郑梁,下面的士兵一个个也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尤其是马谡,在马上完全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情。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军队因为江小鱼的多事并没有吃上饭,还参加了和渔民的对峙,再加上我误以为敌军追来时的匆忙列阵,他们的体力和精力都没有得到补充。

    可箭在弦上,既然我已经把他们都带向汉寿了,便不可能再回湖边去吃鱼。我只能祈祷沙摩柯的士兵现在不光饭都没吃上,而且正在承受从汉寿城上扔下的巨石的砸击了。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沙摩柯,居然不傻。

    在又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行军之后,夕阳已经西下,我的部下们都已经气喘吁吁,可当我早早就下马小心翼翼的带着他们接近汉寿城的时候,我居然发现并没有哪怕一个蛮人在打汉寿城,他们全都在离城不远处扎下营地了,营地上炊烟袅袅,只有数十名类似巡逻兵的蛮人彼此间保持着很长距离的在汉寿城四周晃荡。

    晴儿在我离开洞庭一小段路后便命江小鱼带上十个人保护她留在原地,一是为了她的安全,毕竟我这是去打仗,二是也免了她像我一样奔波。多亏她很理解的没有拒绝,也免除了我的后顾之忧。其实马谡这家伙我也想把他留下来的,毕竟他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我可不想他出什么意外。可是他远没有晴儿那么听话,非得要坚持随军,我当时一心赶路,也没有强求。

    待到见蛮人这副扎下营寨不急不躁的样子,我便有些无计可施起来。我吃不准沙摩柯有没有在我行军的这段时间里进行攻城,不过从城下干干净净,没有一具尸体来看,他和谢贤似乎并没有起什么冲突。

    不过我远远望去,汉寿城上依然是戒备森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见此不仅暗暗摇头,心想:“谢贤这老头还是不懂张弛之道,蛮人现在都歇了,他还这么搞,把手下累晕了,到时候人家真攻城了,还怎么守得住?”

    只是我现在处境似乎也没什么笑话他的资本。我看着马谡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对他说:“幼常你可看出蛮人的意图么?按理说既然沙摩柯认定我就在城中,应该尽力攻城,叫点把我擒获回他父王那里领赏才对啊?”

    只见马谡微微一笑,指着远处蛮人的营寨对我说:“大人请看蛮人的营寨,简陋不堪,只是砍了几根木头凑成个样子,很明显他们为了追您是长途奔袭,根本就没带扎营寨的东西。您在看他们的炊烟,很明显是把什么东西直接架在火上烤形成的,要是用锅灶,所升起的烟便一定不会这样。”

    我现在根本没闲心管什么炊烟的区别,我只是问他:“那幼常你猜出蛮人这是何意了么?”

    “这个简单。”只见马谡自信的一笑,回首一指我那些因为长时间行军而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的部下,对我说道:“沙摩柯听说您离开了郡城,这么不顾一切心急火燎的追来,等他到达汉寿城的时候他和他部下的状态一定不会并您部下现在的状态好。他也知道以这种状态来攻城胜算不大,所以才扎营休息。”

    马谡又指了指那些蛮人的巡逻队说:“从蛮人营寨的规模来看人数大概不会超过两千人,他派出这么多巡逻兵围绕在汉寿城四周只是为了不让你逃跑。”说到这儿他便又是一笑:“不过很显然这点人还不足以阻止人冲出城去,所以说这些巡逻兵与其说是拦截的,还不如说是监视的,一定他们发现您带人从城中逃走,估计沙摩柯那家伙便会立刻带人继续追赶。”

    “那他们一旦吃饱喝足便会开始攻城了么?”我听了马谡的解释便又燃起了内外夹击的希望,我想就算谢贤那老头子再顽固,看到我来救他,也会从城中杀出吧!

    可马谡却摇了摇头,他对我说:“不会的,如果他不傻,他便会一直将军队驻扎在这里,慢慢的等后续援兵的到达。巩大人只会闭城自守,所以蛮人完全不用担心他。都不用蛮王自己领大军来,只要沙摩柯聚拢起他那一万先锋军,到时候这小小的汉寿城便完全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了。”

    我听到这儿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我一直以为蛮人只靠勇力,脑子却笨得像猪一样,这也便是我上次在临沅敢用自己做诱饵的原因。

    可眼前的这种情况,我便有些进退不得。强攻蛮人的营寨虽然能起到突袭的效果,但毕竟我这方人少,而且又都已经很累,一旦蛮人反应过来,很可能会立刻陷入危机。但我要是现在不动手,让手下的人歇着,虽然可以恢复他们的体力,可他们也只是干歇着并没有饭吃,这样下去肚子会越来越饿,战斗力只会不升反降。

    于是我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马谡身上了,虽然我是现代人,有一些古人无法比拟的见识,可我的头脑也只属于平常人,在这种时候,还得指着这个貌似智力比较高的家伙给我出主意。

    很幸运马谡并没有让我失望,他见我用一种非常希翼的眼神看着他,自尊心得到满足的同时也很痛快的说出了他的计谋。

    我听他条理清晰的将计谋的起始和过程,加上中间可能发生的变化都一一道理,不禁又惊又喜,心想:“我当初极其有先见之明的靠马良把他从刘备那里要来真是要对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