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计前嫌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第二十五章不计前嫌

    要说江小鱼这货可真够能给我添麻烦的,眼看着事情就要脑大,我只能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他:“江小鱼你给我老实点!”还没等想好怎么再说点场面话把这事给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尘土四起,很快我便看清是我之前埋伏在郡城和洞庭港之间的哨探。

    我看到他们便是心中一紧,他们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沙摩柯那家伙真的直接从武陵城的城下通过追到洞庭港来了。

    因为我给这些哨探们下的命令是一旦看到己方的哨探跑来便立刻接力似的向下一个哨探点跑去,这样接力的好处是能为我争取一点准备迎敌的时间。

    可眼下江小鱼和这些渔民闹僵了,沙摩柯又来的这么快,我根本还没来得及制定什么伏击沙摩柯的计划,要是就这么将军士摆在岸边列阵对付沙摩柯,无异于以卵击石。

    不过现在除了迎击就只有立刻坐船回南郡一途了,可回南郡可以说是我最不想做的一个选择。

    虽然我当时和巩志说回南郡时说的轻松,可那也多半是戏言,要是真回了南郡,就算不被孔明给砍了,以后的仕途也都彻底断送了。

    情急之下我只能让士兵们冲上不远处一个略微高些的小坡,背水一战固然有创造奇迹的可能,但马谡街亭被火烧的教训还是让我不敢轻易冒险。这岸边不乏渔船,要是真的敌众我寡,背水一战的最终结果很可能便是我的这些手下纷纷抢了船向湖中逃。

    所以我还是只抢了一个小高地,而且这高地也远称不上山,双方兵力也比不上街亭时那么多,所以应该不会被干困住没有办法。

    那些渔民们见我方如临大敌的样子都有些不解,虽说这些渔民和我的手下刚起了冲突,可他们毕竟也都只是百姓,我也不想伤及无辜,命人向那些渔民们喊话,叫他们都躲的远远的,告诉他们这里马上要和蛮族开战了!

    这样的消息,在渔民中不差于扔下一颗重磅大战,不过很明显他们是讲规矩的,所有渔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叶莺身上,叶莺想了想,便玉手一挥:“先躲到湖中去!”这些渔民们便都纷纷驾船向湖中划去,大概划到离湖边有近百丈的地方,这才都将船停到那里,都站在船头看向这边。

    我心想:“靠!你们还都没买票呢,就想看戏,真他*吗的过分!”可是想归想,我现在都快要自身难保了,也没精力去收拾他们。就在这个时候,我终于看到了气喘吁吁的郑梁。

    郑梁这小子半天没见,居然也沾上了江小鱼的坏毛病,他见到我面的第一句居然便是:“太守不好了,你的计策又失算了!”

    我之前因为江小鱼的事真气不打一处来呢,他现在又来触我霉头,我真想狠狠的骂他一顿,可脏话倒嘴边还是强忍住了,只是怒喝道:“你放什么放!本太守算无遗策,什么叫我的计策又失算了?还有你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郑梁不知道之前江小鱼的事,没想到我会生这么大的气,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音调立刻便降了下来。

    只听他对我说:“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您之前想出的接力传信的方法是错的。”

    “怎么错了?”我抬手一指身后已经列好阵的士兵们,“你没看到我这边阵型都已经列好了么?要是等你引着敌军一起来的时候我现列阵,还怎么挡得住数量占优的敌军?”

    “可——”郑梁的表情有些苦笑的意味。

    “可什么可?”我见他越是这样便越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郑梁么?以前的他可是敌人越多越兴奋,怎么现在反而有些堆堆碎碎的样子了?

    郑梁见我生气便越发的小心翼翼的,只听他苦笑着对我说:“可蛮兵压根就没奔洞庭港来,我本想只跑一小段要后面的弟兄们一个一个的传信,没想到这些家伙一个个见到我便向见到了敌军似的玩命的往您这里跑,害得我只能骑着马跑完了全程来告诉您,而您也是虚惊一场。”

    “没奔洞庭港来?”我一听心中的石头便暂时落了地。可很快我便被气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我大声的质问郑梁:“我不是告诉你发现敌人便诱他们过来,并给后面的人传信么?他们没来你跑回来干嘛?”

    “我,我是发现敌人了,而且诱也诱了。”郑梁的话让我更摸不到头脑了。我问他:“那敌人呢?你不说他们没奔洞庭来么?”

    “是没奔洞庭来。”郑梁到现在才算把他那口气给喘匀了。见我一副想杀人的表情连忙便补上说:“他们追到汉寿县便不再追了,像认定了您就在城中一样,将县城给团团围住,我就是想来告诉您这些的!”

    “噗!”我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随着这忍不住的一声笑给释放了出来。我想了一想,便忍不住开始放声大笑起来。

    我指着汉寿县的方向不停的笑,便笑边说道:“谢老头,叫你阴我,这回引火烧身了吧!你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别说是沙摩柯,就算是周瑜曹操来了,也得怀疑太守在你的城里!”

    接着我便又转向洞庭湖的方向,指着叶莺和那帮渔民继续笑道:“一帮胆小鬼,横的时候连官兵都干对抗,听说蛮兵来了便吓成这德行,这回白跑了吧!哈哈哈哈!”

    身边的士兵因为大多知道我在汉寿城下所遭受的待遇,再加上蛮兵并没有追来,便也一个个讨好似的跟着我大笑起来。

    郑梁被笑得莫名其妙的,待到旁人给他说个大概,便攥紧了拳头恨恨道:“一个小县令居然敢这么猖狂,正该让蛮人好好给他个教训。”

    可是我笑够了,还是叹了口气。我对郑梁说:“给点教训自是应该,可我们还是得去救他。”

    “为什么啊!他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敢以下犯上,正是该给他个教训才好,况且敌众我寡,我们只有五六百人,就算去救也未必解得了围啊!”郑梁一副气愤难耐的样子。

    我见他这个样子便有些不解,以前的他可是敌人越多越强越觉得兴奋的,现在怎么一听我要带人去和蛮兵交战,反而一副很气愤的样子呢?

    我想了一想,便忍不住一笑,一定是他因为蛮兵围了汉寿城导致他没有引他们前来而刚刚遭到我训斥的缘故。他现在一定都把账算到谢贤那老头子头上了。

    不过此时的我也无暇计较和跟他解释太多了,我只是一脸正气的对他说:“谢贤那家伙再坏,可我还是管着汉寿县的太守,既然我是太守,自没有眼看着自己的子民受蛮人欺凌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