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答应就开战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nba季后赛终于都完事了,诶,小说继续

    ...................................................

    按理说我贵为武陵太守,偌大的郡城我官最大,虽然尚不能全行太守事,可要说能阻止我娶亲的人,还真数不出几个来。

    而这个此时来触我眉头的家伙就是巩志。我见他满脸惊慌,全然不顾在座的各位宾客,甚至还一下子把为我和晴儿举行仪式的司仪官推到一边,便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也便没有斥责他,只是冷着脸等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待到他满头大汗的对我解释了一番之后,喜堂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晴儿因为还蒙着盖头的缘故,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也能从她微微发抖的身体看得出这件事对她的打击。

    原来自沙娜被我放回去之后,她为了向我证明蛮族也是讲信誉的,便不光带走了占领了桃源县的军队,还立劝她哥哥收兵。她哥哥只有她这一个妹妹,平时已是百依百顺,要不也不会任由她带着一千多蛮兵深入敌境去胡闹,便只要撤兵了。

    谁知她哥哥沙摩柯引兵回去后,蛮王却非要彻底弄清楚沙娜劝她哥退兵的缘由,沙娜便把她中计被我抓住后被迫答应的条件对她父王说了,蛮王爱女心切,一开始也没说什么。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可能我在抓住沙娜时在船上说的话通过我下面的士兵作为谈资被被抓住的蛮兵听到了,再加上沙娜那晚确实也被捆在了我的房间里睡觉,所以风言风语开始在五溪蛮族的领地上蔓延。

    蛮王听了大怒,尽管沙娜百般解释,甚至试图以死来证明清白,可最后蛮王还是派人给我送来了信帛,这信帛巩志本没想看,但蛮王的使者在见他时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信帛中的意思,那就是我必须迎娶蛮王的女儿做正妻,这样双方以后不仅不再有战争,还会因为殷勤的关系而互相扶持。如若不然,蛮王便会举整个五溪蛮族之力,十万蛮兵直奔郡城,将我这个新郎给抢回去洞房。

    我听了巩志的转述,也无心再看信帛,整个结婚的喜庆气氛都被这突然而来的事情给搅散了。我有心想继续这场婚礼,吉时已到,再不拜堂就会错过了。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我叹了一口气,虽然很知道如果不答应蛮王的后果是什么,但是此情此景,我要是就这么屈服了,那让晴儿怎么办?我还算不算一个男人?全天下的人又会怎么看我?

    想到这儿,我热血上涌,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冲着司礼官大喊:“还愣着干什么!耽误了我拜堂的吉时,我把你从城楼上扔下去!”

    司礼官闻言便是一个哆嗦,赶紧上来继续仪式。我这话明着是对司礼官说的,实际上是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巩志在内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在这个时代对拜堂对吉时的讲究要比现代还要甚得多,我可以想象如果蛮王的信使在我拜堂前的头一天就来,这些官员们肯定会死活拉着我不让我和晴儿完婚,可现在箭在弦上,如果现在停下来的确是太不吉利了,所以他们也只能强颜欢笑的站在一旁看着我这拜堂的仪式。

    拜堂结束后本该由我挨桌敬酒,可很明显大家都没什么吃喝的心情,我就更别提了,本该通宵欢庆的婚宴很快便草草收场,入了洞房为晴儿揭下盖头,她眼睛红红的看着我,用她那嫩如青葱的小手握住我的手说了一句:“真是难为你了。”我便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夜的缠绵,都似乎只是为了忘却即将到来的危难。

    第二天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这次晴儿并没有已经离开,她幸福的躺在我的怀里,脸上挂着笑,也许正做着一个香甜的美梦。

    我忍不住又轻轻的亲了她一下,她被我弄醒了,不免又是一阵嬉闹,平静过后,她便向我提起了蛮王的事,我告诉她不用担心,这只是蛮王在吓唬我罢了,蛮族虽然善战,但面对城高墙厚的郡城肯定还是一筹莫展的。

    更衣出门后,管家报说从南郡来了一位自称是马谡的年轻人,说还带着诸葛军师的书信,另有诸葛夫人的书信带给晴儿。

    我听闻马谡来了心中暗喜,待他进来自是一番殷勤招待,不过他似乎并不怎么瞧得起我,除了该有的觐见之礼外便是呈上了孔明和黄月英的书信,之后便有些发呆,不知再想些什么。

    我命人将黄月英给晴儿的信给她送去,暂时也顾不得马谡,只是拆开先生的书信细瞧,看完信后,我便感觉一股凉意从我的心中涌了出来。

    原来自我离开南郡不久,刘备的夫人甘夫人便没了,周瑜使人来说媒,刘备此时已经身在南徐,赵云也随同护驾,这就是孔明和他的夫人为何不能来武陵郡为我和晴儿贺喜的原因。

    我之所以感到一股凉意,倒不是因为孔明没有来参加我的婚礼,其实我之所以敢用强硬的态度对待五溪蛮族,完全是因为现在荆州军实力正强,因为还没有取蜀,刘备手下所有的猛将除了还没有归降的马超都在这里,所以就算蛮王引十万蛮兵来犯,有强力后援的我也只需要求援让刘备和孔明解决他们就是了。

    可现在孔明在信中写的再明白不过了,因为刘备带着赵云去了南徐,他就只能坐镇南郡东防周瑜,北防曹操。也就是说此时要是蛮王引兵来打我,他能率军来援的可能性已经接近于零了。

    我虽然心中慌张,不过因为马谡在面前我便也只能故作镇静,我装做无意的对马谡说:“按照行程你应该昨天就已经到了这里,为何迟来一天没有参加上我的婚礼呢?”

    马谡闻言便道:“太守恕罪,事实是本该如此,无奈这几日长江水暴涨,从江北渡江实在艰难,只能等水流稍缓时才能用军船过江,所以才迟了一天。”

    我听了马谡的话感到自己全身都凉了,没想到我为了掩饰慌张而随口询问的一句又给了我重重一击。

    江水暴涨意味着什么?江水暴涨意味着万一蛮王来攻,就算孔明想派军救我此时也过不了江,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能祈祷蛮王不让我与晴儿结婚的事情只是吓唬吓唬我了!

    就在这时巩志满脸慌张的从院门外冲了进来,我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不好。

    果然他一进门就哭丧着脸对我说道:“太守大人不好啦!蛮王似乎在警告我们的同时便已经进兵了,探马回报说蛮王沙萨德所带领的蛮兵完全不顾他们路过的县城,正以沙摩柯为先锋一股脑的浩浩荡荡的向郡城杀来,现在已经过了酉阳,还有为数不少的水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