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协议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无数的事实经验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美女还是野兽,只要被用绳子捆结实了,她就得乖乖听话任人摆布。

    当然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没有那么变态可怖,我周围的人听我对那蛮族女说了那番话后可以说是表情各异。不过不管怎么说,难以置信的胜利是被我亲手缔造的,当然这其中的很多细节都脱离了我的控制,可是没关心,成王败寇,很多事只要成功了就都很好解释了。

    为了在众人面前维护我神机妙算的形象,我用眼神止住了郑梁试图向我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江这边的企图,至于江小鱼,我答应他会尽快夺回桃源城,把他的父亲救出来。

    蛮族女被押进了城内,虽然她不肯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但因为她是五溪蛮族首领的女儿,所以我很轻易的便从范安国那里知道她的汉文名字是叫沙娜的。

    范安国要将他县衙最好的房间让了出来,不过我嫌弃是他住过的,便客气的推辞了,让他将县衙内的好客房给我收拾出两间来。

    县衙内毕竟不比太守府那么大,所以郑梁他们便只好住到城内的馆驿里,我因为还有进一步的计划要实施,所以此时也没太多的兴趣去复盘白天战斗的经过。

    晴儿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我今晚要调教沙娜的事情,再加上到现在沙娜还五花大绑的被捆着躺在铺上了地毯的地上,所以她一直在我房间里跟我耗着不肯回她的房间睡。

    晴儿毕竟是我很中意的女孩儿,我不可能不顾及她的感受,但要太顾及她的感受了,很多事情我也做不下去。想来想去我只好叹了一口气,走到沙娜的面前用脚尖轻轻的撞了撞她的肩膀对她说:“今晚本该是一个令你永生难忘的夜晚,可惜有人会不乐意,真是便宜你了!”

    沙娜自从我在船上对她说要调教她之后,很明显也被吓得够呛,之前是没的选了,所以对我装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现在听我这么说,反而气势上立刻就弱了下去,虽然她嘴上还拉硬道:“我父王什么都有,只要你放我回去,想要什么,你开个价吧!”

    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尽管就这么把一个极其有味道的美女给放回去真的太可惜,但我也知道如果我真的在今晚就把她给睡了的话,那么我就捅了大篓子了。别说沙娜的父亲五溪蛮族的首领会带着十万大军来砍我,恐怕就连刘备都会主动把我交出去来换取他与蛮族之间的安宁。

    于是我对她说:“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放你回去,你的手下也都可以带走,但你要先传信给桃源城里的你们的人要他们撤回你们的地盘,并且保证五年之内不侵扰我的武陵郡!”

    沙娜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我,我也把这间房间留给了她,对她说现在天色已晚,只好委屈她被捆着在床上睡一晚,明天一早再放她离开。

    因为最好的客房只有两间,我这间让给了沙娜睡,那我便只好厚着脸皮去跟晴儿挤一间,这样也是为了避免我和沙娜在同一间房间里呆一个晚上让她吃醋。

    晴儿一开始很不情愿我住在她那里,说这样影响太差,她还没和我成亲呢!我说成亲还不简单,只要你愿意,回郡城咱们就成亲。说实话虽然我放弃了对沙娜的非分之想,可心里却还是一直痒痒的,俗话说堤外损失堤内补,今晚我就打算在晴儿这里给补回来了。

    可是她还是不太乐意,于是我便说那我就去沙娜的房间睡了,这她才软了下来,却是再三强调上她的床可以,却不许碰她,否则她就死在我面前。这真是太败兴致了,所以熄灯后我一直都没再和她说话,我也是真生气了,后来还是她主动拉我的手说可以抱她却不可以乱摸,这我才又重新开心了起来。

    然而白天所经历的事情还是让我很快就涌起了倦意,我在抱住她之后不久,便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醒来后晴儿已经不在床上,我后悔的不行,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说该是我的早晚会是我的的。

    洗漱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命人给沙娜松绑,我看她脸上有明显的泪痕,很明显昨晚在我走后她哭了。也许再坚强的女孩儿也毕竟是个女的,哪怕她身穿了戎装,手里也提了杀人的剑。

    她对我说他们族人都是说话算话,也不用写什么文书了,只要我放她走了,她立刻就去桃源城将人带走并回去劝她父王撤军。我有心相信她,可是现在城内守备力量空虚,她加上她被俘的手下一旦被一起放了,就算是没有武器我怕这城也被她夺了。

    于是我告诉她她可以先自己去桃源城,她的手下会在她离开桃源县境内后分批的被放回去。她以为我不信任她,很明显不太高兴,不过她还是答应我了,就这样,沙娜离开了,很快桃源县又恢复了和平,我也带人回到了郡城,郡城内早已得知了我得胜的消息为了摆好了酒宴。

    当然庆功归庆功,巩志还是对我说了一些埋怨的话,怪我不该擅自行动,万一有个闪失他特没法向主公和军师交代。而我呢,事情既然做了,也达到目的了,也就甘愿受他埋怨两句,并没有借着酒劲骂他是废物,骂他是缩头乌龟。

    蛮族兵比我想象的撤走的还要快,看来那沙娜也确实是说话算话,郑梁当上了我的卫队长,后来他和我说他之所以出现在江这边是因为他带几个人骑马哨探的时候便已发现桃源县被占了,这才从前方别的渡口渡过来试图与我汇合,因为时间上落后于我的关系,当他赶到那片密林时正好赶上我在江心对沙娜进行引诱,这才灵机一定,没有直接与我汇合,而是埋伏起来等待杀出的时机。

    郑梁这样的决定说实话真的让他在我这里又加分不少,最开始我看中他是觉得他有志向,后来在小溪山上是因为他有勇气,而与沙娜的这次作战更让我看到了他的智慧。

    有人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现在虽然我还是只有个百人队,但有了他这个潜力股,我对未来的信心更足了。

    至于江小鱼,他经过他父亲的同意后也加入了我的帐下,再从巩志那里要一百人估计很困难了,所以我便让他从军营里选出了十个人,任命他为我的水军统领。

    海军是陆军的十分之一,这个比例应该也算可以了,只是我的部队现在基数太小了罢了。

    当然回到郡城之后在得知蛮族退兵后,对我来说最大的事莫过于和晴儿尽早成亲了,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她侍寝了。准备成亲的这几日我和晴儿都很欢喜,当然也没忘了给孔明和夫人送请帖。因为太守要结婚,满城都是喜洋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我和晴儿成婚的那天来献上礼物和祝福。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和晴儿准备拜天地成夫妻之礼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告诉我我这个婚还不能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