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辣女就得用绳捆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上菜了,上菜了,亲们给点推荐票吧

    ....................................

    范安国找人喊话的确还是起到一点效果的,那蛮王的女儿似乎完全能听得懂汉文,她让后续跟上来的手下看好她的战利品,自己则带了十几个人到离城门两百米外的地方要我开城出去和她面谈。

    我吩咐范安国在城墙上摆好了几十名弓箭手,这点人要是赶上大军攻城恐怕城下一轮齐射城上就没动静了。不过好在对方的人数也不多,在眼看着弓箭手拉满弦候着的情况下强行冲城的可能似应该也不会太高。

    沅南城的城门被缓缓的拉开,不过我并没有傻到真下城去和那蛮女面对面,我只是完全不符实际的要蛮王的女儿进城来谈。我刚提完要求便让范安国吩咐下去,一旦那蛮女带人冲到离城门五十米的距离就立刻关城门。她这次渡江前来就把她的雪白战马留在了对岸的,所以这个距离应该也足够我手下的士兵反应将她阻挡在城门之外。

    果然那蛮女便向我提出了她自己进城太不安全的顾虑,我很“大方”的说她可以带几十个手下一起进来,她觉得还少,说最少要带一百人,这我也同意了。我远远的看见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笑我的表情,可能是把我当二百五了,我也不计较,依然是一副很温和很有诚意的样子。

    我按照蛮女的要求让弓箭手们先放下弓箭,她也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带了一百多手下向城门处慢慢走来。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我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和郑梁约好让他出击的信号,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指挥作战,而且又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考虑不周全自是难免,现在的我只能希望他能拥有一个名将该有的素质了,就在蛮女和她的手下们离城门不到五十米的时候,我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就不见了,她一下子就抽出了她腰间的佩剑,大喊了一声“杀!”便带头向城中杀了过来。

    城上的弓箭手立刻就举起弓向下射箭,稀稀落落的十几只箭显然对敌人也够不成太多的威胁。好在负责城门的士兵们早已非常紧张的计算着敌人离城门的远近,虽然这么小的县城是没有护城河的,可就一扇包着铁皮的坚实大门也足以抵挡那蛮族士兵的凶悍了。

    我在城楼上已经看不见可能已经到了门前的蛮王女儿的样子了,不过城下出现了膨膨的撞门声,显然那些蛮人想依靠人多和自身强大的身躯强行把门撞开。

    我的天啊!我不禁微微冷笑,难道这些蛮人除了杀人抢钱外就不知道城门是可以用巨大的木柱顶上的么?

    开始有蛮族士兵被城上的流箭击中,虽然他们都随身带了简易的藤牌,但上百人都聚集在城门口那么小的范围里,被射中几箭也实在太稀疏平常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喊杀声忽然从城东的那片密林中响起,一马当先的是一位身着软甲,威风凛凛的将军。跟在他后面的骑兵只有九个,剩下的都是用11路在后面呐喊着杀向江边看守黄金的蛮人。

    我身旁的范安国几乎立刻就来拍我的马屁,他大叫道:“大人您真的是神机妙算啊!这下看他们往哪逃!”我眼看着这队奇兵飞也似的冲进了在岸边休息的那些蛮族兵里,虽说最先到达的只有十人十马,可那仿佛虎入羊群般的十个人,瞬间已经砍下了好几个蛮兵的脑袋。

    而我此时的心情则是别有一番滋味,我在心中暗叹:“我的乖乖,郑梁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之前的计划是引蛮王的女儿过来将她拖在坚城之下,而在江对岸郑梁突然对暂时没有首领的敌军进行突袭,迫使蛮王的女儿带人渡江回救,最后再由我带人从后面追杀,江小鱼在江上对她进行截击,看能不能趁敌人混乱时将蛮王的女儿擒获。

    不过这个计划在我引敌人过江时就已经显得漏洞百出了。第一敌人已经攻下了桃源县城,也就是说被留在江对岸的蛮兵都在坚城里守着怎么进行突袭?第二从蛮人在江上追我的形势上看他们的水性都应该不差,纵使郑梁能将他们引回江那边仅凭江小鱼一个人要想把蛮王的女儿抓住实在也有些痴人说梦了。

    所以现在的我呆呆的看着郑梁带人将江边看守黄金的蛮兵杀得溃不成军,嘴里也只剩下喃喃的自言自语:“他可真是个天才!”

    身边的范安国这时候轻轻的拉了拉我,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刚见到奇兵杀出时的兴奋了,他满是疑惑的问我:“大人,这伏兵似乎远远不够三千人吧!”

    我当然知道这不够三千人,我现在的权力只够指挥一个百人队还要带出了几个给我贴身保护。此时城下的蛮兵似乎也被这突然杀出的奇兵给弄蒙了,不过很快的,那蛮女便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快撤!中计了!”就带人放弃了城门向江边杀去。我刷的一下抽出了佩剑大吼一声:“有多少算多少,全城无论士兵还是青壮百姓,都跟我杀出去抢功了!”说完便直接向城下跑去。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作战的形势对双方的战力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在我身先士卒的感染下,虽然我的“伏兵”并不多,可似乎一切都按照着我的计划在进行,这种感觉给了我身边的人极大的信心!

    沅南城的城门大开,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跟着我冲向了江边。理所当然的,我没有那些已经视蛮兵为猪羊的士兵们跑的快,就更别说十几个有着战马的将官了。

    岸边的蛮兵此时已经完全被郑梁他们击溃了,从城下跑回岸边的蛮族士兵也通通都无心恋战,蛮王的女儿在杀退了几个试图阻挡她的士兵后便抢先跳上了一个竹筏。

    她没有等其他的手下跳上来替她撑杆,而是自己就当起了船夫,拼命的将船向江心划去。我将目光投向了上游数百丈外的江小鱼,我见他已经将视线仅仅的锁定在了那蛮女的身上,轻划着水,接着上游之利,径向江中心截去。

    渐渐的,被蛮女抛弃的蛮兵们被郑梁和我这边的士兵围在了中间,因为我军得胜,城中的青壮也都拿着木棍纷纷加入了包围圈的外围为我军助长声势。我命令士兵们暂时停止了攻击,大声的对那些蛮兵说:“你们的头领已经把你们抛弃了,再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想想你们的妻儿老小,放下武器,让你们的大王用他的俘虏来换你们吧!”

    虽然蛮族的士兵都是一个个不怕死的血性汉子,但在这种绝境下,显然我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他们纷纷抛下了武器被我手下的士兵押回了城里,而此时在沅江的江中心,就在江小鱼的小船离蛮女的竹筏只有几丈远的时候,江小鱼一下子便从小船上跳入了江中。

    而很快的,我便看到蛮王女儿所乘的竹筏被人用短剑隔开了捆扎着竹筏的绳子。那竹筏瞬间便散开了,那蛮女站立不住,一下子便掉入了江中。

    我唯恐江小鱼一人不能生擒那蛮女,便命令一些水性好的士兵跟我上了画舫,郑梁二话不说的跳了上来,我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夸赞了一声:“好样的!”便喝令开船。

    在船向江心开去的时候,我有几次看见那蛮女将头伸出了江面似乎想去抓那散落的竹管,可都被江小鱼给拖了下去。江小鱼似乎也很忌惮那蛮女的力气,所以他一直都在用不停袭击却又不和她纠缠在一起的战术。待到我的画舫终于开到了沅江的中心,两个人显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现在画舫上要是有张渔网就相当完美了,可惜现在的我真的有太多的疏漏。我只好示意江小鱼先上来,而那漂亮的蛮王女儿因为身着战甲的关系,全身湿漉漉的似乎已只剩下死死抓住一根竹管的力气了。我让人将画舫慢慢靠近她,放一根撑船的船桨下去让她抓住。她似乎很生气,虽然看起来很想抓住那船桨上船来,可还是硬生生的挺住了没有身手。

    我叹了口气只好故技重施,我对她喊道:“赶紧抓住上来吧!只要蛮王肯多付黄金给我我就肯定放你回去!”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抓住了船桨。她抓着船桨往船上爬的时候我早已吩咐人准备好了绳子,这画舫上别的没有麻绳倒是有一些。她上来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被我手下的士兵将双手反背在后面给捆住了。

    那蛮女浑身**的,被按着跪在船板上衣甲上不停的往下流着水,她在被绑住并被按跪下的过程中似乎想挣扎下,无奈也已经力不从心,只能乖乖的臣服在我的面前。

    我走到她的面前,用右手轻轻的拨开了她额前的秀发,她的头盔早已不知道掉到江底的何处去了,她用一种万分仇恨的目光怒视着我,而我只是用右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脸蛋,用一种近乎调戏的语气对她说:“小美人,不错嘛,这么辣!今晚让大爷我好好调教调教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