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无比嘲讽的祭祀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我当然知道我所说的计策和自杀没什么区别,可现在这沅南城里就他*的三百老弱残兵,不用我的计策我估计凭郑梁的性格非得拿我那几乎全部家当去和蛮族兵拼个你死我活。

    再说了,一个敢带很少的部队深入敌境大张旗鼓攻城的家伙能有多高的智商?只要我给足饵料,我就不信她不上钩了!

    想到这儿我便笑眯眯的站起来走到范安国的身边轻轻的扶住他的肩膀对他说:“范县令不用惊慌,你以为我年轻我就傻么?实话告诉你。”说着我便一指沅南城东边的那片密林对他说道:“我临行前便早已从你姐夫那里借来三千精兵,现在就埋伏在那片密林里。只要蛮族的首领一上钩,我这三千精兵一出,她就是吕布再世想也是难逃被擒了。”

    “哈哈哈哈,太守大人您也不早说。”范安国的脸上立刻就多云转晴了,他如释重负的笑着对我说道:“下官也只是担心您的安危,绝没有临阵怯敌之意的。”

    我也哈哈大笑,拉着他重新坐了下来,嘴上对他说:“巩大人的亲戚那还用说,快吩咐人去办吧!杀退蛮人我在主公那里给你大大请功!”

    “多谢太守大人,多谢太守大人!”范安国的眼睛乐得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只有跟我来的几个人包括晴儿在内都有些面面相觑,唯独江小鱼一脸的严肃,我知道他为了救他的父亲已经豁出去了。

    范安国非常配合的按照我的吩咐准备了两条船在江边,一条船略大,类似达官贵人游乐的画舫,另一条则很简陋了,和江小鱼之前载我的渡船差不多。

    画舫上准备了猪羊等祭品,还有我要求的数十人的鼓乐,当然这都不算什么,在画舫面向桃源方向的船头,供桌上的猪头前,用银盘盛满了大量的黄金。虽然现在已经到了黄昏,但此时的夕阳也格外的明亮,照在那那黄金上完全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范安国带着一百名士兵在岸上为我站脚助威,而江小鱼的船则在我的上游数百丈的地方,他自己不用扮就活脱脱的一个艄公。

    画舫缓缓的向江心开去,晴儿被我严令留在了城里,虽说这计策我自以为是一个妙计,但万一失败我可不想把她也搭进去。

    船到未到江心便开始鼓乐齐鸣,待到江心桃源城渐渐的清晰我才知道为什么我只在江对岸看见几个看着竹筏的敌军了。随着桃源城的城门远远开启,一名身穿红盔红甲骑着雪白战马的女将带着数百人摇旗呐喊的奔了过来。

    南方林子多,我不知道郑梁现在正隐藏在哪里,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退却的了,画舫上依然鼓乐齐鸣,我甚至从供桌上的银盘里拿起一个最大的金锭举起来冲着那女将在阳光下看这黄金的成色。

    这是有多嘲讽?江对面那红甲外裹着红袍的女将到了江边一点犹豫都没有就上了一个竹筏,她身边的手下不但没有拦她反而争先恐后上了其余的竹筏,几个精壮的蛮族汉子撑着竹篙几下子就将竹筏们给弄离了岸了。

    冲过来的竹筏足有四五十个,每个筏子上四五人,总数下来足有二三百人。怪不得他们一点都没给我岸上的“啦啦队”面子,赶情那一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在他们眼里全成了请赏的人头了!

    我本想像我家先生那样慢悠悠的放下金锭在等他们一会儿再像逗小孩儿一样命人离开。没想到这蛮族人水上功夫居然不是盖的,一眨眼间就已经快冲过来许多,照这个速度我只要喝杯茶的功夫人家就已经可以跳上我的船把我抓俘虏了。

    我急忙命人往回开船,开了一小会儿我发现事情有些大条了,照这个速度我还没到岸边估计就已经被蛮族兵追上了。尤其是那红袍女将,她的竹筏上明显是最好的撑船高手,别的竹筏都已经被她拉开四五丈远了,一筏当先的奔着我就来了。

    我暗悔对困难准备不足,这五溪蛮族数百年都生活在这片土地,怎么可能会不精通水上功夫?蛮王的女儿带人这么快就顺江攻占桃源县城,肯定也不是偶然啊!

    我很是狼狈的冲那些还在鼓乐却已经吹的有些发虚的乐手们说,都别吹了!有一个算一个!都给老子划船!”

    那蛮王女儿的面容越来越清晰,那可真叫一个英姿煞爽,别有味道,那英气,那面容,要是落到我手里好好炮制,都不知道会不会爽的上天啊!

    可是她已经把剑给抽出来了,看我的眼神哪有一丝柔情?这样的眼神我已经在电视里无数次见过,那是杀之而后快的眼神!

    岸上的“拉拉队”们都没有怎么慌张。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了我有三千精兵埋伏在城东的密林里,可是老子现在很慌张,我知道我要是被那女的抓住就不仅仅是被炮制的问题了。

    船到岸边那女将的竹筏离我已不足二十丈远了,我第一个跳上了岸边小码头的渡板上,大喊了一声:“都跟我往城里撤!”

    我的“拉拉队”哗啦一声就在我前面先向城里跑了,因为没想到敌人追的这么快,我事先连一匹马都没有准备,这要是孔明肯定早就准备妥了。我一边玩命的往城门处跑,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说松啊,你可长点记性吧!”

    好在船上的黄金为我争取了一些逃往城里的时间,我看那红袍女将和她船上的手下都跳上了我刚刚用来祭祀的那艘画舫。待到我和范安国一起气喘吁吁的爬上城头,画舫上的人都发出了庆祝胜利的欢呼声。不远处蛮王女儿其余手下的木筏离那画舫也只有二三十丈远了。

    范安国望着城东的密林有些焦急的对我说:“太守大人您的伏兵呢?再不杀出来蛮人就带着黄金跑了。

    我叹了口气,身边包括晴儿在内的我的手下都用一种万番无奈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是不下决定不行了,我对范安国说:“现在还不行,这三千人一出来估计那蛮女要跑路,你找几个嗓门大的冲那蛮女喊话,说武陵郡的太守在这里,让她到城下来我要和她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