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说他叫江小鱼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刚刚看到收藏又涨了十几个,前两天看藏海花和沙海有点入迷,耽误更新了,说声抱歉,感谢亲们的支持和不离不弃哈。早起码字,更新送上,之后的故事会更加精彩

    。。。。。。。。。。。。。。。。。。。

    在过江的时候,为我撑船的年轻人明显的有些心神不宁。我想起他之前说的他爹去桃源县为他妈买药的事,便故意对他说:“不用怕,我们虽然是官府,可不会伤害你,过了江也会给你钱。”

    果然他听我这么说便又紧张又怕的问我:“太守大人,蛮族真的派人攻到了桃源县么?”

    我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便很是不忍。可我接下来的计划里的确缺一个水性特别好的人,虽然我身边的这些士兵们也都是在南方人应该都会水,但我想无论如何他们的水性也好不过一个从小就在江边玩耍的艄公。

    想到这儿我便故意叹了一口气,装做很忧愁的样子对他说:“其实我也不用瞒你,攻打县城的蛮族人其实不下千人,这才是我去沅南县调兵的真实原因!”

    此时船上的几个人除了这年轻的艄公之外,都是和我在小溪山山顶上听闻传令兵汇报的人,所以除了这年轻人听了很是崩溃之外,其余的人明显就平静多了。

    当船到了江对岸,我和晴儿,还有包括传令兵在内的另外三个士兵下船后,那艄公就要回去把对岸剩下的五名士兵给渡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艄公忽然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跪在了我面前对我说:“求太守带我一起去吧!我的父亲现在肯定也被困在了桃园城里,我也要为打退蛮族出一份力!”

    “这——”我装作沉吟状,其实我是想让他的决心更加大,这样之后我要用他的时候,他才不会退缩。

    不过他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了,还以为我是觉得他帮不上什么忙,忙对我说道:“大人您要引蛮人过江不就是想和蛮人水战么?别的我不敢夸口,我江小鱼无论是在水里还是在船上,能敌得过我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噗!”因为天气炎热,正在喝水的我听到“江小鱼”这三个字一下子就喷了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指着江小鱼道:“你,你真的叫江小鱼?”

    身边的人都被我这么大的反应给弄得摸不着头脑,江小鱼的表情更是尴尬,他被我笑得很是心虚的答道:“是,是啊!我爹爹姓江,因为我从小水性就好,慢慢的大家都不再叫我的小名,而是直接叫我江小鱼了!”

    “那你小名叫什么?”我没想到就江小鱼这么震撼的嘎名字之前还会有一个小名。江小鱼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出生的时候因为有点黑,所以大家都叫我小泥鳅!”

    我已经笑得实在笑不动了,便无力的冲他摆摆手说:“好吧!大爷我要你了,你快去把对岸那几个人给载过来,然后我们就直奔沅南!”

    在去沅南的路上,晴儿忍不住好奇偷偷的问我为什么会为一个人的名字笑成那样。我当然不能和她说绝代双骄里的事,否则她以后非要缠着我给她讲完整本书为止,况且她要是问我这个故事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办法向她解释这书的出处。

    所以我就干脆糊弄她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神仙说会有水陆二神帮我击败蛮兵,我问他陆神是谁,他说是郑梁,而水神,他便告诉我那人叫江小鱼,我当时还不信,可神仙说那个叫江小鱼的人一定会出现在我面前。”

    四周的人听了我的话都很愕然,尤其是江小鱼,他的表情还夹杂着些许的兴奋。

    当然尽管在三国时期大家都还很相信世上有神仙的,我又说的绘声绘色,可郑梁虽然平时都很有当将领的潜质,可他还那么年轻,一次真正的战场还没有上过,就被“神仙”说成是陆神,实在有些难以置信。至于江小鱼,看起来就更扯了,虽说他的身体因为常游泳的关系呈现出了很好的流线型,该有肌肉的地方也都已经练出了一些,可总体上他的身材还是有些单薄的,就这样一个年级轻轻的艄公的儿子,说他是什么水神,任凭是谁都不可能相信的。

    之前我这么胡编一通本来是想把刚才因为江小鱼名字的失态给糊弄过去,此时见众人这副半信半疑胡思乱想的状态,我突然又心生一计。

    本来之前我对于如何诱敌过江,敌人过了江又如何对付还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现在看大家听了我有关神仙的说词变成了这样,我的灵感便突然像泉涌一样源源不断的出来了。

    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之前我原定的计划是打算用自己做引子,诱蛮王的女儿过江,然后一边用郑梁的突然杀出来暂时截断敌人的后援,最后依靠自己这边的优势兵力抓住蛮王的女儿。

    可是这个计划其实是有缺陷的,这个计划的缺陷就是我现在还不知道沅南县的战力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蛮族的女儿。在这个时代,一般的勇将都是可以以一敌百的,万一沅南县的士兵都是些酒囊饭袋,看敌人厉害被杀了几个便四散而逃,到时候不光不能抓住人家,连我都可能当了蛮王女儿的俘虏。到时候要是巩志带着千两的黄金来敌营赎我,我那面子还往哪放?以后不光在刘备军中,就是见到鲁肃,也定会被笑得抬不起头来。

    而我这个新的计划和之前的比起来则相对完美多了,把握性也更大,最重要的是要是实在不行我的安全性也基本上能够保障。

    那这个计划的核心是什么?这个计划的核心其实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祭祀。

    来到沅南县后很显然城门口的士兵一看我和卫兵们的服饰就已经把我的身份给猜个差不多了,待到城内的县令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城楼上跑了下来看了我出示的太守大印之后,忙请我上城楼歇息。

    原来自打蛮族兵在蛮王女儿的带领下坐着竹筏顺江而下进攻桃源县城的时候,江对岸的沅南县便已经全城戒备了起来。不过敌军势大,沅南城内却只有三百士兵,平时又多是用来维持治安的,缺少操练,又与桃源县隔着沅江,所以才没有出兵救援。

    这城的县令自我介绍说姓范,叫范安国,他还在话里着重跟我提了他因为是巩志的小舅子,所以才能当上这沅南县令的事。

    我心想这姓范的真可惜了他的好名字,就这样一位敌人去攻友邻,自己却只知道闭城自守的家伙居然还好意思叫什么安国?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不过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我也没有开口训斥他,反而是乐呵呵的和他攀谈起来,在他面前净说一些巩志的好话,像什么我还年幼郡中的事多亏了巩大人辅佐,要是没有他整个武陵都会瘫痪之类的话。

    那范安国嘴上说着什么太守您谦虚了,您是诸葛军师的高徒能力怎么会差,我姐夫也只是尽心辅佐罢了之类的话,可脸上还是隐藏不住那得意洋洋的神态。

    此时桃源县都已经不知道有没有被敌人攻进城去,可他却还能在这里借着他姐夫的势在我面前这么的得意,我看着实在有些恶心。

    不过恶心归恶心,人家这么做毕竟也是官场上的需要,况且他自从我来也没有因为我年纪小而爱答不理,反而一切都很殷勤周到。所以我也不打算和他兜圈子了,我对范安国说道:“范县令,实不相瞒,我此次前来就是要为桃源县退敌的,此番功成,你在你姐夫面前自然也有光彩,主公那里我也少不了为你请功。”

    有功可领范安国自然很乐意,再加上我提了巩志的名字,他自然也不可能不热心。于是他便很开心的问我:“那诸葛太守您到底有什么退敌的良策呢?”

    我将我的计策和他说了,他脸上的笑一下子就僵住了,他一边摆手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往后退,一副我要杀他全家的哆嗦样,哭丧着脸对我说:“太、太守大人,这、这无论如何也使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