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布局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然而虽然气势十足,可毕竟对方有一个上千人的队伍,而我这边却只有百人,人家都说蛮族的士兵擅长野战,虽然我很自信自己队伍中人员的身体素质,但就这样贸然的带着人去死磕,难免会被抓住凌辱,或者直接撕成碎片。

    所以我在下山的途中严令所有人包括刚来的那个传令兵在内,谁都不许说是去为桃园县解围,只能说是去另一个地方游玩,违令者立斩不赦!

    和面无血色的传令兵相比,郑梁的脸上满是兴奋,我对他说:“你小子表情不要太夸张,要是被山下的人怀疑了我直接就带人回城了。”吓得他马上硬装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我怎么看怎么别扭,便不去看他。

    晴儿显然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她出奇的没有阻止我,只是紧挽着我的手下山,我有心想派人送她回去,见她这样便是心中一动,压住了这样的念头。

    山下的士兵们显然还不知道传令兵告诉我的内容,本来散成一片休息的他们见到我下来便立刻聚拢了过来。

    我故作轻松的对他们说:“桃园县的县令听说我最近烦闷,差人告诉我说他那里最近在搞一场很大的祭祀活动,希望我能去参加并主持一下,大伙儿这就和我去吧!到了那里,自然好酒好肉的少不了你们!”

    山下的这些士兵们便都欢呼了起来,只有跟我下来的这十几个人面面相觑,但因为我之前的严令,没有一个人敢多说话。

    从小溪山到桃园县不到百里,从地理上看只要沿着沅江向上游一直走便可以到达桃园。自从我当上武陵郡的太守之后,可能是之前受先生的影响,每到一处必先研究地图,所以尽管我到现在还对武陵郡内的政事不太了解,但武陵郡内的山水形势、哪一个地点适合用兵我都深深的研究过。

    那地图是我管巩志要来的,我当时对他说一个太守不能对郡内的地形和各县的位置一点都不了解,要不万一主公以后考我我答不上来可就糟糕了。巩志也以为我说的对,便派人为我寻来了一份武陵郡最详细的地图。

    这地图我每次出门都让从人随身带着,虽然我大多数时间只是在郡城附近转悠,根据上面的标示在附近游山玩水,可这次到动真格的时候,便算是真正用上了。

    队伍行了有十几里,在第一次休息的时候,我便和晴儿坐在用凉席铺好的树荫下展开了武陵郡的地图。

    地图上显示桃园县的南面便是沅江,而沅南县便在桃园县的东南方和桃园县隔江相望。尽管古时候的地图没有十分精细的比例尺,但从地图下面的比例标注上来看,这两县的距离应该连十里都不到。

    我想到这里便是心中一动,一个计划的雏形便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不过有时候计划的事情和实际的事情难免会有些偏差,好在我一直都随身带着太守的印信,想到这儿我便命令一个小队长先带几个人骑马去看看前方有没有可以渡江的渡口。小队长一脸诧异的带人去了,郑梁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很快派出去的人便回来告诉我前面有一个小渡口,不过那渡口只有一条小船,一次只能渡过去四五个人,要是我们这么多人想要过江的话,恐怕得需要三四个时辰才行。

    我满意的点点头,便带着大家继续出发。果然行了不到半个时辰,便看到了那小队长所描述的渡口。

    渡船的艄公居然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他显然对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官府士兵有些手足无措。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做艄公,他告诉我他爹去桃园县城给他母亲抓药去了,这里又不能没人,便让他来顶替着看上一天。

    他显然是听说过本郡的太守是个很年轻的书童的,所以他看我的神情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不过他显然对我有着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这点我从他的眼神中可以很轻松的看得出来。

    到得此时,我也实在无法再隐瞒下去了。我召集了队伍,当众宣布了任命郑梁为亲卫队队长的命令。这个职位之前一直由我自己兼着,现在突然宣布由郑梁来当不免引起一阵议论。

    我下压了压手让他们安静下来,自己坐在一块青石板上,铺开武陵郡的地图,让郑梁和其余九个小队长都聚拢过来,说了前方有蛮族士兵的事情。

    除了郑梁外其余的九个小队长听说要和蛮兵作战都吃了一惊,不过为了不引起他们乃至整个百人队的骚动,我对他们说的是有一个蛮族小头领带着一百多蛮族士兵去桃园县抢劫财物。这个数量对他们来说显然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尽管他们的心中可能会因为我之前骗他们而有些不满,可迫于我的身份,又都是年轻气盛,也想立些功劳,故还是都能很认真的听我说下去的。

    他们当中只有郑梁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却没功夫管他,直接向他们说出了我的计划。

    我的计划很简单,我等下会带一个小队渡过沅江去沅南县集合那里的军力,对于一个普通的县城来说,虽然不会有太多的士兵,但最起码三五百人应该是有的。

    按照我的估计,从进入沅南县城到集合士兵到沅江边,最少需要两个时辰,而从这里沿江而上到桃园县城最多不过一个时辰。现在已经过了晌午,也就是说就算我能在沅江南岸尽快集结到军力也已经快到了黄昏。而我给郑梁下达的命令就是,一直带人潜伏在桃园县城外的不远处,一旦敌方的首领带人过江攻击我,便尽可能的阻断他们后续的增援,待到我抓住敌方首领后,则尽快的撤退。

    郑梁在我说完之后便对我的计划表示了疑惑,他问我敌方的首领怎么可能会跨江去攻击我,就算他们想攻击在仓促间也未必会有船,他求我让他直接就攻击敌人,而我却眼睛一瞪的冲他发火道:“我说郑将军,就算你自己武艺高强也要顾忌点你的弟兄们,你要知道敌人是很“强大”的!我故意将强大两个字加了重音,我知道他能听明白这两个字中的含义。我对他说:“一个好将军不能只靠着自己的蛮勇,要在取得胜利的同时付出最小的代价,你要是第一次行动就敢不听我的命令,就算你一个人把敌人都打败了,我也一样砍你的头!”

    郑梁从没见过我对他发这么大的火,在我的强大气势面前便只有诺诺的答应了。其实我这么声色俱厉的对他说,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单独对他。

    事实上我这个计划实在存在着太多的变数,我现在根本连桃园县和沅南县的现状都搞不清楚,而我对郑梁如此严厉的原因,也是因为想借此压住自己对未来的不安。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