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低价买入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记得那一日艳阳高照,听说太守要选亲卫队,而且年龄还限定在三十岁以下,各营的年轻士兵都跃跃欲试。毕竟能成为太守的亲卫队,每月能领的钱肯定要比在军营中当普通士兵要好,而且一旦发生战争,安全性也会比在大军中冲锋陷阵要好得多。

    所以那一个个棒小伙子都站得笔直,眼睛中都充满期待得看向我。我也按照他们表面上看起来的样子尽量选一些身体健壮的家伙,凡是被我点中的没有一个不欣喜若狂。可是待到第六营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还略有些黑的家伙竟然缩在后排,还故意低着头,好像生怕被我选中一般。

    我不禁心中好奇,心想:“乖乖,这是个什么道理。”叫他出来问话,其余的士兵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唯独他很不情愿,我让他抬起头来,还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小声的说:“我叫郑梁。”

    我对他说:“我看每个人在我选人的时候都很跃跃欲试,生怕自己选不上,为什么你这么好的条件却要缩在后面,怎么?就那么怕被我选中么?”

    郑梁的脸上露出了难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身边的巩志看不下去了,对他训斥道:“太守问你话呢!快回答!”

    这郑梁看出来拖不过去,脸上的为难神色更重,勉强对我说道:“太守大人您还是选别人吧!小的一介贱民,伺候不了您的。”

    不过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知道到到底为什么,便对他说他要是不能解释了明白,今天就必须跟我走。

    我看见他咬咬牙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昂起头,大声对我说道:“郑梁想留在军营中凭借军功将来混个头领,以后斩将夺旗,独挡一方!太守您只不过是想找仪仗,那种陪着游山玩水的活,只能空费我这一副身骨,我郑梁是死活不愿意的!”

    “放肆!”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巩志已经勃然大怒:“来人啊!把这以下犯上的家伙给我拖下去重打!”

    巩志的随行护卫便来架郑梁,那郑梁下意识的反抗,居然一下子便挣脱了两个大汉前来按他的动作。

    巩志见此更怒,大叫:“还敢反抗!你要造反么!”

    随着巩志的话音落下,又上来两个人,一共四个人来按郑梁。这郑梁听了巩志的话后,毕竟在军营中,也不敢再继续反抗,便被两个大汉在后面绑了,生生的拖了下去。

    一般杖刑是要在军门外实行的,我其实很觉得郑梁的身体条件不错,而且我虽然是以护卫队的名义来营中选人,可这都是掩人耳目。其实上这一百人是我将来打算组建军队的骨干,这些人必须年轻,有潜力,而且绝对的效忠于我。郑梁刚才说的那番话虽然在巩志听来是大逆不道,可却实实在在的正中我的下怀。

    不过我还不想现在就为郑梁求情,我还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在强权下屈服,他要是在挨了几下后便大声求饶,我反而会看不起他,将他舍弃了。

    在军营中用来杖刑的棒子都是很粗的,就我这小身板儿,估计挨上个三五下就得半身不遂。这郑梁被死死的按在那里,还用绳子绑在架子上,活活就像一头被猎人捆住的猛虎,空有一身力气却丝毫挣脱不得。

    负责行刑的大汉也不客气,抡起棒子就开始打了。这杖刑有打屁股的,有打后背的,像郑梁这样被绑在架子上的一般都打后背的下侧位置,接近屁股却还没到屁股。

    几棒子之后这郑梁的后背上就开了花了,晴儿在我身边看着不忍,便躲到我身后偷偷拉我的袖子。

    我见郑梁一身虽然被打得直叫唤,却也没有讨饶的意思,便觉得可以了,毕竟我要让他以后成为我的人,此时便不能下手太狠了。

    想到这儿,我便喝令住手,走到他的面前一字一字的对他说:“你不想跟着我,我便偏要你跟着我,你要是敢从我的亲卫队里逃走,被我抓到我就灭你的全族!”

    我看到郑梁在听到“全族”两个字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丝畏惧,便挥挥手让人放他下来,跟着其他我选中的士兵去下一个军营。

    自此我的百人亲卫队就算成立了,我自任队长,而郑梁我也算让他比当士兵的时候升了一级,让成为了一个十人小队的队长。他今年只有十八岁,虽然比我“大”,却毕竟还是年轻,虽然挨了几杖,又被我生生从军营里弄了出来,可毕竟能有九个手下听他命令了,也算是迈出了成为将军的第一步,所以虽然平时和我出游的时候还是比较苦闷,但也没什么太大的不满了。

    话回现在。招待三将军的酒宴结束了,有些醉的张飞自去歇息,留下马良和巩志二人核对郡内的钱粮军马情况,我只坐在一边,待到公务结束,便拉马良到我的房间说有要事相商。

    巩志以为我要找马良打听我家先生的近况,便告辞先走了。马良有些不知所以,待到到我房间坐下,我开口便是:“不知令弟现在在主公帐下官居何职?”

    马良便是一愣,我便直接说道:“我说的便是马谡,马幼常。”

    马良便道:“舍弟年幼,其实也无甚官职,其实现在只是帮我整理一些文书,学习一下事务罢了!”

    我听马谡果然还没被重用,不禁欣喜道:“那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马良问道:“太守所求何事?”

    我便对马良说:“主公许我镇守此处,虽然诸事都由巩志做主,但就我府中的事也颇够我头痛,既然幼常还没被重用,不如你和主公说让他来我这里做个主簿,凡事多替我打理,平时也好交流些学问和兵法什么的。”

    能给一郡的太守当上主簿其实也已经算很高的地位了,马良闻听自是喜不自禁,听我这么说忙说道:“承蒙错爱,这对舍弟自是极好,只是舍弟平时常自视过高,不肯脚踏实地,怕是来了之后倒给您添麻烦。”

    “这您放心,幼常来了,我自以兄长待之,松儿也尚年幼,只要他肯用心帮我,许多事情我也定能相容!”我见马良言语中已露同意的意思,便连忙许愿。

    于是这事便就定了下来,马良回去后便向刘备进言,也许刘备也不喜马谡总出现在他面前,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便写了命马谡做我的主簿的文书,叫他带着来武陵从属于我了。

    我知道这马谡虽然有些纸上谈兵,许多年后还因为守不住街亭而坏了诸葛亮的大事,但这只能说明他不是个好统帅,可从他在先生南征时提出的攻心为上的建议来看,他应该是个好参谋。

    统帅当然今后我自己能当,而身边能多这么一个能出主意的家伙,应该会对我以后的发展起到很大的帮助吧!

    我满心欢喜的在武陵城内等待马谡来报道,没想到马谡还没有来,报急的文书却先到了。巩志召来了郡内的文臣武将们,又将文书交给我看,原来郡内的蛮族在与汉人交易的时候起了摩擦,蛮族首领便让他的儿子和女儿带兵打破了迁陵县城,现在又将酉阳县团团围住,酉阳县内兵士不过数百人,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一听到蛮族,便想到曾在夷陵帮助刘备打仗的沙摩柯,现在巩志说带兵的是蛮族首领的儿子,从年龄上来推测,会不会是他呢?可怎么带头的还有蛮族首领的女儿?

    见惯了汉族女子的我很想见识见识少数民族的女孩儿到底能辣到个什么程度,要是能俘获来几个,嘿嘿,就更有意思了。

    而堂下的那些文官武将们哪里知道我现在还在想着这个,一个个见我有些发呆的坏笑,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