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美人来府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第十二章美人来府

    从梦醒草庐到我当上武陵太守,前后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跟着诸葛亮其实也没有学到什么太多有关兵法、阵法之类的东西。

    这实在是由于这段时期都处在他大展神威的时候,他每天自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所以我没什么请教学习的机会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处于“青春期”的我着实长了一些个子,虽比正常人还略矮,却也能让我初步满意了。“年龄”的增长,伴随着的便是从前那种因身体变小而消失的原始冲动又渐渐的出现了。

    第二天我在太守府自己卧室内的大床上醒来后,那种感觉让我又想起了还跟随在黄月英的晴儿。那小妮子长得既白白嫩嫩,又可爱乖巧,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理想小美人儿。

    人都说三国中最美的要属貂蝉、甄姬、大乔、小乔、孙尚香之类的美女。可惜我穿越到的年代太晚,现在除了孙尚香之外,其余的四位美女都已经成人妇的成人妇,成寡妇的成寡妇。

    而孙尚香又是将来孙权指定要许给刘备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得到?

    所以说现在对我来说,最现实的,也最适合做正室的,便只有晴儿了。只是她一直都属于黄月英的陪嫁丫环,按理说将来是很可能要做孔明的填房的。

    没想到过了几日,便有人报说有一个自称是诸葛家使女的女子前来求见。我连忙命请,那不是晴儿是谁?晴儿见了我也很欢喜,说是夫人说我一个人在外面做郡守,身边不能没有个照顾的人,便让她来照顾我。说完便递给了我一封信,说是夫人写给我的。

    我忙看信中内容,大致意思是要我做郡守时要多多用心,勿要荒废郡事,丢了自家人的脸。其后便是关于让晴儿来照顾我的事,要我也要好好对她,不能当一般丫环使唤。

    我自是喜不自禁,心想人既然已经到了我这儿,那肯定就归我了,于是便立刻命人为晴儿安排住处,然后亲自监督着仆人为晴儿布置房间。

    和晴儿同来的两个护送她的伙计我都命管家多给盘缠发付走了,想我从小到大,又何曾想过有机会能娶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媳妇儿?虽然现在因为“年龄”的关系还不好娶她,可一连几日,我都将大部分时间用在和晴儿四处玩耍上。

    至于郡中诸事,也都沿袭着从前的旧制,但有改动,也都全依巩志做主。

    这种当甩手掌柜却知人善任的做法,虽然没让武陵郡与之前相比有什么重大的进展,可也使得郡中的各项事情很快又回到了正规,无论是农是商,坊间的对我的评价是:虽都没觉得我这个太守有什么才干,却也没昏庸到乱搞,一切都很井然有序,百姓们也算是安居乐业。

    很快长沙方向传来了关羽已取长沙,黄忠、魏延两员大将皆降的消息。刘备以刘表之侄刘磐为长沙太守,自此四郡皆平,刘备班师回江陵,改油江口为公安,钱粮广盛,贤士归之,将军马四散屯于隘口。

    我就这样陪着晴儿四处玩了半月有余,开始她很欢喜,可渐渐的却开始发起愁来。

    我问她为何如此,她对我说:“昔日夫人要我来,是要我好生的照料你,并且督促你勤勉做事。不料到了这里之后,你不但不用我照料,还派专人来伺候我,每天陪我游山玩水。我也是玩心太重,今后你还是多想想郡内的事情,不要辜负了先生和夫人的重托吧!”

    我这些天玩的高兴,便没有去想郡内的事情。一是因为我总是以为现在离东吴偷袭荆州还有很多年,二是这郡中诸事实际上也并非我能做主。每天晚上巩志都会来我的府内求印来发布一些政令,我也都只是大概看看便给他用了印信。

    所以才本着有福不享猪头三的原则,好好的陪晴儿玩了一阵子。此时听她如此说,才觉得自己确实也该做一点事情为以后的战争做准备了。

    关于郡内的政事,现在都尽由巩志做主,况且他还做的不错,似乎也没什么要我乱动的必要。至于军备方面,郡中原有士卒万人,张飞平武陵的过程双方几乎都没有损伤,军权归刘备后城中的将领也基本没有变化,所以说这郡中的防务也都和从前一样没有多大变化。

    这军权在刘备走后本该归身为太守的我所有,归刘备节制。可刘备为了使武陵郡几乎不受影响的完成过渡,便将郡中军权都尽皆嘱咐给了巩志,下面的将校除了几个荆州军留下的,也大都是巩志的亲信,否则他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能趁金旋出城而关门造反。

    也就是说现在就算我想有些作为,控制些军队,以郡内现在的形势也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在晴儿对我说了那么多话后,我虽然不再离开太守府四处玩耍,可在府中呆着,让晴儿陪在身边,也没有太多改变现状的方法。

    又过了数月,张飞领刘备的命令前来巡视四郡,与他一同前来的便是因献南征四郡之策而获得从事官位的马良。

    我身为太守,自然要出城相迎,张飞见我不免要调侃的问我做太守的感觉如何。我只是嘻嘻哈哈的应付,待到将他们迎到府上奉了三将军于主座,马良坐在我对面,巩志在我右侧的座位上陪着,言语之间,多是谈论些自主公统领荆州之后,钱粮广进,军容日盛的话。

    张飞本就能喝,此时就着巩志安排的好菜,他喝一碗,我陪着喝一口,纵是这样,也把我弄得有些醉了。

    张飞趁着酒劲便问巩志我这太守做的如何,巩志自然百般说我的好话,我也投桃报李,说郡中诸事全靠着巩大人尽心辅佐云云。

    其实我知道巩志因我“年幼”,在内心里多半是瞧我不起的,不过因为我一没碍他的事,二是后台够硬,所以他才这般对我。

    巩志自从当上我的副手行太守事后,也没少干一些提拔他亲信,偏袒他家族的事情,我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与他的关系自然便很融洽。

    不过我这样放任他也并非全然没有目的,我对他这么好,那么在我向他提一些完全不妨碍他的小要求时,他也算是没有驳我的面子。

    比如晴儿来之后,我借口带她出游要有太守的气派,并且得保证安全,便管巩志要一个百人队的士兵直接归我指挥调度。并向他暗示这晴儿是诸葛夫人最亲近的侍女,晴儿高兴了诸葛夫人自然就高兴,夫人高兴了我家先生就会高兴,我家先生高兴了,主公那里也就会高兴了。

    这巩志便二话没说,亲自带我去各个军营选人,让我随便挑选自己满意的作为手下。而我,便是在那时看中郑梁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