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虚职太守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却说赤壁战后,刘备引大部分军队移兵驻屯于油江口。命孙乾带礼物与周瑜作贺。

    周瑜收了礼物竟亲自前来作谢,乃是因为孙刘两家都盯上了荆州这块肥肉,言语间相互试探之后,落得个周瑜先取,若取不下,便由刘备去取的协议。

    东吴军马与曹操激战月余,南郡尚不能下,忽传来周瑜中计箭伤极重,而后又禁不得曹军辱骂,口中喷血,坠于马下,业已身亡的消息。

    刘备军中之人尽皆愕然,唯孔明成竹在胸,认定周瑜假死,一面调拨军马,趁曹仁尽出军马去劫吴寨之际,竟连夺南郡、襄阳、荆州各郡,而周瑜却白白杀败曹军还落得个一座城市都没有得到的悲剧。

    而后鲁肃前来交涉,双方约定以刘琦是否健在来判定荆州的归属。伊籍荐马良给刘备,马良进南征四郡之策,刘备遂用马良为从事,马家其余四兄弟也别有任用。

    要说马家五兄弟中年最幼者,当属马谡。他随兄长们觐见刘备拜领官职的时候不过二十来岁,眼中却精光四射,锐气显露的厉害,一点都不像他其余的兄长那样老老实实。

    我几乎是立刻看到了刘备在看马谡时的不喜,神情在一瞬间流露出了一丝不快。我不知道这种不快是不是因为马谡有点太张扬了,不过看在马良的面子上,刘备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刘备便表奏刘琦为荆州刺史,命关羽守荆州,糜竺、刘封守护江陵,以张飞为先锋,赵云为合后,统兵一万五千人马进攻零陵。

    取零陵的过程不用细表,且说赵云杀了刑道荣,刘贤又被张飞活捉,刘贤被放回零陵劝其父投降后,孔明便教刘度仍为郡守。其子刘贤奔赴荆州随军办事,零陵一郡居民,尽皆喜悦。

    待到赵云又领了三千军马取了桂阳,尽管期间还发生了赵云拒樊氏引发双方重又厮杀的事件,取武陵的事情便被提上了日程。

    因为事关己身,所以在商议由张飞去取武陵郡的时候我便格外上心。我有意频将目光看向张飞,张飞也是因从前与我打赌赌输之事被我看得发虚,实在受不了了便直接冲我嚷道:“你这孩童,不要用目光逼我老张了,待我取了武陵郡便求我哥哥与你便是,这打赌赌输一欠两年的感觉,我他*的和欠了钱一样,我是再也受不了了!”

    在场的众人大多都亲眼见证了张飞赌输之后刘备答应许我武陵郡太守的事情。此时听张飞提起,想起前事,尽皆大笑,眼中也皆有没想到会有今日的神色。

    不过笑过之后孔明却说:“松儿小小书童,年方十五,如何当得了一郡太守?当日其与三将军打赌,不过是孩童戏言罢了!”说完便转身目视于我。

    我知道要是我就坡下驴,虽能博得刘备与孔明的好感,但之前苦心抓住的机会可就都付之东流了。

    想到这儿,我便硬挺着不去看孔明,只是目视刘备,强鼓起勇气开口道:“松儿只知道君无戏言,主公向来信誉卓著,仁德布于四海,此时方欲尽得荆州,匡扶汉室。若只因松儿年幼,便言不行,信不立,众人闻之,何以归心?”

    我说完便冲刘备深深的弓下身去,不敢再抬头看他。

    “松儿!”孔明对我轻叱,显是动了肝火。可我也顾不得那些了,用我的无声继续着我刚才的直言。

    我不知道刘备可曾为当初的戏言后悔,不过他终是人杰,转瞬间已经算好这里面的得失,他竟然亲自下座将我扶起身来,笑着对我说:“松儿放心,君无戏言,我刘备说的话,从不反悔!”说完便转而对张飞说道:“三弟这时因你而起,便着落在你的身上。”

    “大哥放心,我定会马到成功!”张飞冲刘备抱了抱拳,便引兵出战去了。

    回去之后孔明自然又对我好一顿训斥,说我小小年纪便野心这么大,从前一点都没有看出。我眼看着郡守的官职就要到手,便也只是唯唯诺诺,似应非应,专候张飞的捷报。

    很快巩志杀了金旋出城纳降,张飞令巩志捧印绶到桂阳来见刘备,刘备便当场将印绶交给了我,任命我为武陵郡太守!众皆哗然,尤其是巩志,看着我仿佛丢了魂一样。

    刘备亲至武陵安民,召来了武陵郡的大小官吏,细说了当初我与关羽、张飞打赌的事情,又一次宣布了我为武陵太守的任命。堂下那些本地官吏都议论纷纷,不过临末刘备的一句话却是直接说明了我在这郡内的真正地位。他对下面那些官吏们说:“诸葛太守年幼,郡事还都不明,留他在此多负监察督导之责,至于政事,诸公可尽与巩志商量,务使其荒废郡事!”

    于是郡内的本地官员们便都笑逐颜开了,我知道刘备这么一说,我这个太守便和个虚职差不多了,就好比在许都内的汉献帝,虽然每天都坐在金殿上,可大臣们的任何事情都只向曹丞相禀报。

    不过我当场却不便抗辩,只能暗暗忍耐,心想好歹先把这个太守给当上,之后的事情再慢慢想办法不迟。

    倒是孔明虽因我非要做太守之事这几天都很没什么好脸色对我,可临别时却还是与我情深,对我不断叮嘱,叫我万一有事不能应付便尽可传信与他。我想起这些日子里与先生的朝夕相处,此时一旦面临分开,不免也落下泪来。

    武陵郡乃汉高帝所置,所领十三县,郡治现在在临沅。武陵郡的前身乃是战国时的秦黔中郡,郡中有沅水,是因临沅处于沅水中游,上溯可达蜀地,下游可迳入洞庭,沅、澧二水及湘西、北地区都在掌握之中。

    我上任伊始,便对巩志十分恭敬,巩志因我是诸葛亮的人,刘备又有使他权使郡事的意思,所以他对我也十分客气,当我向他问郡中经济之事时,他也都把他知道的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

    我从巩志那里得知,武陵郡内盛产黄金、湘西的竹木、油茶、苞茅、生漆,尤其是辰溪的丹砂和麻阳等县丰富的铜、锡、铅等矿产,都是郡府收入的重要来源。

    在三国时期黄金的开采效率还是比较低的,我虽是从现代而来,但对如何提高采金工艺倒是一窍不通。说实话,现在就算刘备真的让我当个实权太守,很多郡事我也不懂,便也乐得先当个甩手掌柜。

    不过太守府是确实的让我搬进去住了,那里面真叫一个气派,一个好,原来太守府内的家眷都被充为了奴仆带回南郡,至于原来的仆人,巩志问我的意思,我看那些奴仆们可怜,却也不忍轰他们出府,便尽皆留用了,只不过以个人安全为由,叫巩志拨来了十个持戟的精壮士兵作为守护之用。

    说实话为了救关羽,我当上武陵太守最在意的莫过于在能控制军队的多少,因为只有有足够的军队供我调度,才能在关键时刻用他们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当然这一切都只能从长计议了,时为公元209年,建安十四年,我在三国中的“年龄”还只有十五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