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赤壁鏖战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更新送到,继续求亲们的收藏和推荐啊

    。。。。。。。。。。。。。。。。。。

    前人的《大雾垂江赋》我只记得两句,文中曰:“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

    居然只有两句,我却也觉得用来形容今晚的大雾垂江甚妙。尤其是历万古以扬波这句,对我这个从现代穿越到一千多年前的人来说,更是极其的深有感悟。

    却说孔明与鲁肃在舱中饮到五更时分,两人各怀心机,兴致倒都是勃勃。

    及到舱外来人禀报,说船已近曹军水寨,鲁肃这才大吃一惊。我想这种本以为孔明是要趁大雾天去江夏取箭的心情被狠浇上一盆凉水,不知道鲁肃会不会全身都被刺激得打起哆嗦来。

    我在心中暗念:“恕罪,恕罪!谁叫你们东吴先阴我们的。”自己却直接将头偏向一边,避开鲁肃看过来的充满着求助加质询目光。

    孔明传令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字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鲁肃几乎吓得要哭出来了,大惊失色的问孔明:“倘若曹兵齐出,如之奈何?”

    我家先生却稳坐在那里,轻摇着他的羽扇笑道:“吾料曹操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只顾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鲁肃的坐立不安很快便得到了曹军万箭齐发的回应。此时我也不敢在舱边坐着,直接就跪坐在鲁肃与孔明的桌边之间,以免万一有箭透进舱来把我误伤。

    过了一会儿,孔明便教船调头,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那鲁肃哪儿还吃得好酒?待至日高雾散,孔明令收船急回。二十只船两边束草上,甚至船舱外壁,都排满了箭枝。

    孔明令各船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操,这里船轻水急,早放回二十余里,根本追不上了。

    却说孔明回船对鲁肃说:“每船上箭约五六千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明日即将来射曹军,却不甚便!”鲁肃又惊又服,对孔明说道:“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雾?”

    孔明神采飞扬的对鲁肃说:“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风流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鲁肃拜服。船到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

    少顷,我随孔明入寨去见周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瑜,见他果然称得上是姿质风流,仪容秀丽,此时他一身戎装,当真算得上是帅得不得了。可惜我现在还远没有和他对答过招的资格,便只能侍立在我家先生身后,看他风度尽显。

    周瑜出帐迎我家先生的时候口中虽说着:“先生神算,使人敬服。”脸上的神色分明是硬挤出的笑。我家先生倒不客气,还说什么:“诡谲小计,何足为奇。”真的是谦虚得让对手恨得牙痒痒啊!

    之后便是周瑜与我家先生各自在掌中写字,暗对破曹之计了。不久很是气闷的曹操便派了蔡中蔡和两人前来诈降,鲁肃又因此事来问孔明,我在屋外见到他,不免冲他挤眉弄眼了一番,他的神情很是尴尬,想是因为认定我早知道孔明去曹军借箭的事,却故意诱导他去往刘备送箭的方向想的事情。他被我这小小的孩童摆了一道,定是很不甘心。

    孔明将周瑜的用意解释给鲁肃,鲁肃才知道周瑜接纳曹军二人诈降的原因。

    我不知道他是真醒悟了,还是又像之前那样奉了周瑜的令来探孔明的虚实,反正次日黄盖老将军那一把年纪的老骨头老屁股却是真的让周瑜打了个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被扶回本寨的黄盖昏厥了几次,动问之人,无不下泪。鲁肃来孔明这里问他为何不劝,孔明给他解释了,其实我倒以为孔明当时若劝,对这条计谋的效果更佳,可惜我家先生自恃身份,在周瑜面前连装次被骗都不肯。

    很快东吴与曹军交战,韩当、周泰二人杀了曹军的焦触、张南,文聘也抵挡不住败退回去,周瑜却在吴军小胜之后吐血昏厥。

    孔明与鲁肃前去探望,回来便着手在南屏山筑坛之事。那七星坛方圆二十四丈每一层高三尺,共是九尺。下一层插二十八宿旗:东方七面青旗,按角、亢、氏、房、心、尾、箕,布苍龙之形;北方七面皂旗,按斗、牛、女、虚、危、室、壁,作玄武之势;西方七面白旗,按奎、娄、胃、昴、毕、觜、参,踞之威;南方七面红旗,按井、鬼、柳、星、张、翼、轸,成朱雀之状。第二层周围黄旗六十四面,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上一层用四人,各人戴束发冠,穿皂罗袍,凤衣博带,朱履方裾。前左立一人,手执长竿,竿尖上用鸡羽为葆。以招风信;前右立一人,手执长竿,竿上系七星号带,以表风色;后左立一人,捧宝剑;后右立一人,捧香炉。坛下二十四人,各持旌旗、宝盖、大戟、长戈、黄钺、白旄、朱幡、皂纛,环绕四面。

    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来到坛前。分付鲁肃曰:“子敬自往军中相助公瑾调兵。倘亮所祈无应,不可有怪。”鲁肃别去后,我家先生便开始仰天暗祝,我一直持拂尘侍立在侧,时间久了,也是站得腰酸背痛。

    孔明一日上坛三次,下坛三次,并不见有东南风,却是密令人传信去江夏,我虽不知信中内容,但也猜得出其中定是令赵云选一艘快船前来,要在起风后将我和孔明接走。

    是日,将近三更时分,忽听得风声响,旗幡转动,霎时间东南风大起。七星坛上诸人虽不敢喧哗,却也都大惊失色。

    孔明也像是松了一口气,却是急忙唤我与其一同去前面滩口上船。船上赵云赵子龙早已等候多时。而孔明上船后却只让快船向江夏方向缓行,并没有拽起满帆。

    少顷徐盛在后面驾船赶来,于船头之上大叫:“军师休去!都督有请!”只见孔明立于船尾大笑曰:“上覆都督,好好用兵;诸葛亮暂回夏口,异日再容相见。”

    徐盛急着说道:“请暂少住,有紧话说。”孔明道:“吾已料定都督不能容我,必来加害,预先教赵子龙来相接。将军不必追赶。”徐盛见前船无篷,只顾赶来。看看至近,赵云拈弓搭箭,立于船尾大叫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令特来接军师。你如何来追赶?本待一箭射死你来,显得两家失了和气。——教你知我手段!”言讫,箭到处,射断徐盛船上篷索。那篷堕落下水,其船便横。赵云却教自己船上拽起满帆,乘顺风而去。其船如飞,东吴那已经没了帆篷的船还哪里追得上。

    我上次为了保命,没见识到赵云在长坂坡的神勇,此次见他一箭断篷,端的是心里暗暗觉得过瘾。

    待船到夏口,刘备见孔明回来也是大喜,问候毕,孔明便对刘备说:“且无暇告诉别事。前者所约军马战船,皆已办否?”刘备答:“收拾久矣,只候军师调用。”孔明便与玄德、刘琦升帐坐定,分配了关、张、赵三人各自的任务。接着便带着我和刘备同往樊口,看周瑜用兵。

    是夜东风大作,波涛汹涌,月亮照耀在江水之上,如万道金蛇,翻波戏浪。

    我看着江面,心中感慨万千,心想今晚就要赤壁鏖战,一战功成,就这一战,也不知道成就了多少英雄猛将,又有多少人立下了赫赫战功,而我呢?很明显现在还不是我的时代,而我今后要努力去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刘备与孔明并立于樊口城头上,我侍立于后,忽见三江面上,忽然一亮,先是一艘战船在江面上被用火猛然点着,接着便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越烧越旺。

    这真可谓是三江水战,赤壁鏖兵。曹军着枪中箭、火焚水溺者,想是不计其数。刘备看得欣喜,与孔明相对大笑,我看着那已被烈焰烧红的天空,想到十几年后的夷陵,不知道那时刘备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笑得如此开心。

    不管怎样,总是东吴的这场大胜成就了以后蜀汉的再兴。待到刘备与孔明看得累了,便都心满意足的回去休息。

    睡到天明,诸路军马皆得马匹、器械、钱粮,只有关羽没获一人一骑,空身回见刘备。孔明装腔作势的欲斩云长,刘备与他一唱一和,还是让关羽以后将功折罪了。

    很快我与孔明随军移兵到油江口,眼看着孙刘两家都要吞下荆州这块肥肉,而我想的却是:“待刘备得了南郡,我的武陵郡,便也要到手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