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分我五万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却说我在鲁肃面前装模作样的背了一通英语课文,这可是我极少还记得住的一段高中英文课本上的段子了。

    我想起在鲁肃面前背英语,也是因为觉得既然要占卜就得弄点咒语,这样才能像点样子急中生智想出来的。

    鲁肃自然是从没听过这数万里外大不列颠岛国的外国话的,居然真让我收到了奇效,看他一副求知欲很强的样子,我却要装出一副极其讶然的神情,要憋住笑做出这些,是真的很痛苦的。

    我在鲁肃面前表现得大惊失色,直接就站了起来,对鲁肃说道:“罢了!罢了!您就当我胡闹好了!”说完就向门外走去,做出一副急切想离开的样子。

    果不其然,鲁肃飞快的拉住了我,焦急的对我说道:“但请明言!”

    我几番作势挣脱,都被鲁肃死死拉住。我也唯恐这弓拉得太满,达不成目的,便装作无奈道:“此卦对公自是极好,但唯恐传到大都督耳中,我就惹来了杀身之祸啊!”

    “对我极好,却怕公瑾知道?”鲁肃被我几番的故弄玄虚已经弄得云里雾里。

    我假装叹了口气,对鲁肃说:“请您将耳朵靠过来一点。”他按我说的话做了,我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卦中所示,乃东吴的大都督,不出三年,便是您了!”

    “是我?”鲁肃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迷茫,我在他的眼中仿佛看见了一瞬间的狂热。不过这狂热几乎是立刻就不见了,换上的是一副冰冷异常的面容。只见鲁肃勃然作色的与我拉开一段距离道:“是孔明让你来装神弄鬼,离间我和公瑾之间的感情吧!我告诉你,你可以回去跟孔明说,大敌当前,少做一些自乱己方阵脚的事!”

    我没想到鲁肃的反应会激烈到这种程度,并且将我的所作所为都联系到了诸葛亮身上。看来年纪“尚小”的我还是很难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就好比孩子闯祸,受害者都会去找他的父母兴师问罪一样。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气势输便一切都输了。我勉强自己变得比鲁肃还要气愤,故意大声嚷嚷:“是你强拉硬拽的让我说的,不说你非求我,说了你又不信!我把话扔在这里,今日之事三年内若不应验,我便自刎在你的面前,以死谢罪!”

    因为我心中是极其有底的,现在是公元208年,而周瑜最多只能活到210年,说三年还是给我自己留了很大余地的,历史上周瑜死前便荐了鲁肃给孙权当大都督,这可是超有事实依据的。

    所以我对鲁肃说的那番话就好比说天上只有一个太阳那段的理直气壮。果然,鲁肃在我这种自然流露出的强大气势面前动摇了。

    他的态度变得软化,语气也降了下来,对我说道:“非是肃要质疑,只是凭才能论战功,吴中百官胜我之辈不计其数,就更别说公瑾了,所以你的话,你的话也——

    可我此时为了达到目的,也不毫无顾忌的直接下猛药了。

    我用挤兑的语气对他说:“我家先生总说您是老实人,是谦谦君子,可在一个孩子面前却总说说谎。”

    “我哪里说谎了?”鲁肃被我这么一说,脸上便有些不自然。

    我决定不兜圈子直击他的要害:“其实在你心里,吴中俊杰恐怕就只有大都督一人才能叫你折服吧!”

    这话唠到这儿便陷入了沉默,我知道自己今天先唬后戳的已经把鲁肃刺激够了,便决定不再深入,见好就收,将事情转移到我的目的上。

    我仗着自己是孩子便继续逼他道:“大人我现在只要您一句话,您对我的卜术是信与不信?”

    鲁肃犹豫了好久,可还是摇了摇头道:“万难信服!”

    不过我知道他要是真的一点都不信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便直接说道:“那您可敢与我一赌?”

    “如何赌法?”鲁肃问道。

    “就是我为您卜出的事情,三年之内若不应,照我之前说的,我在您面前自刎谢罪!”

    “这,让他人知道岂不说我在欺负一个孩子?”鲁肃一副不忍心的样子,可我却知道他已经很想赌了。

    “那若应了又如何?”我现在也不打算对他客气了。

    “你待如何?”

    我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下,对他说道:“今夜大都督便要平白得上这十万只箭,我有些眼红,若是应了,便分我五万如何?”

    “你是说箭会在今夜送来?”看来鲁肃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刘备会舍弃十万只箭来保孔明了。

    我也不接这茬,答非所问的说道:“您究竟敢赌不敢赌?”

    “小小孩童胃口倒是不小,一开口便是五万只箭!”鲁肃一边说着,脑中肯定也在不断的计算着得失。

    “那也比不上周大都督,一开口便要十万啊!”我在话语上也是寸步不让。

    “可这么多箭,我现在也没能力做主啊!”我看鲁肃的神态已经吃定了刘备今晚会送箭来,现在便开始把那十万只箭看做东吴财产了。

    我对他说:“应与不应皆在三年之后,若到时不应,自是不需一箭,若是应了,区区五万只箭,已大人到时的身份,就是自己出给我,也是小事一桩了。

    “也罢!看在孔明的面上,我便与你这孩童胡闹一回,说罢鲁肃便向我伸出手来。

    “击掌为誓!”我与他击了一掌,看他一副心得意满的样子,想是自以为又能得箭,孙刘联盟也不破裂,又能在三年后当着众人的面饶恕我这个孩童以显示他宽宏大量的好事全被他赶上了。

    我却心中暗笑:“鲁肃啊鲁肃,没想到你这么能装傻的聪明人还是让我给算计了。”心中不禁相当得意。

    却说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差人请鲁肃倒船中。鲁肃还在装傻的问孔明:“公召我何意?”自己却是衣衫齐整,精神倍加,一看就不像一个被从睡梦中刚刚吵醒的人。

    孔明对他说:“特请子敬同往取箭。”

    我见鲁肃的神情略有变化,想是想到他之前心中所猜刘备会来送箭的事情,可嘴上却依然明知故问的问孔明:“何处去取?”

    我心想这鲁肃看起来老实,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却真的善于扮猪吃老虎,便宜占尽,却要尽显无辜。

    只听得孔明对他说道:“子敬休问,前去便见。”遂命将二十只船,用长索相连,立刻开船。

    是夜大雾漫天,长江之中,雾气更甚,对面难以相见。孔明促舟前进,命我在旁伺候他与鲁肃饮酒。

    这鲁肃之前受不误导,以为船是去江夏,便不以为意,乐得在船中与孔明对饮。我在心中暗暗冷笑,心说等下便让你晓得我家先生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