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皇叔来求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我知道从孔明出山到赤壁之战乃至刘备攻取汉中的这段漫长岁月里,刘备方虽然军力上一直处于弱势,可走势却一直都是蒸蒸日上的,导致刘备方迅速衰落的两个点正是关羽大意失荆州和陆逊火烧夷陵。我现在既然跟着孔明,吃喝算是不愁,生命安全只有我机灵一点不出意外应该也能保证。

    那么对我来说,既然已经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头号的目标自然便是是要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那就是帮助关羽守住荆州,实现孔明从两路伐曹,复兴汉室的心愿!

    不过想帮助关羽依我了解关二爷那目空一切又喜好战功的性子,凭我一个小小的书童又有什么资格去劝说他不去攻打樊城,放着大好的机会却要撤兵?更何况进攻曹军一方的命令还是刘备下的,要想让关羽到时候能听我的我必须要在刘备军中有很高的地位才行。

    究竟要怎么获得能劝动关羽的资格靠我现在凭空瞎想肯定是没有丝毫头绪的,好在现在离那个万分危险的时刻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决心一定要在关羽进攻樊城之前的这段时间在刘备军中好好表现,争取到时候能成为一个说话能不被当空气的重要人物,如果这样的话才有可能在那时用自己的谏言阻止关羽兵败身死,复兴汉室的希望迅速凋零的惨剧。

    当然我现在还只是诸葛亮身边的一个小小书童,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年龄才不过十三、四岁,人微言轻的我在三国这部大戏里比路人甲也强不了多少,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静待刘备这超强三人组的上门,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寻找能让我暂露头角的机会。

    刘备这家伙比想象中的还要急。仅仅在第二天我便听到了有人在草庐外面拍打柴门的声音。

    我立刻就全身紧张了起来,刘备、关羽、张飞这三兄弟无论哪个单独拿出来都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现在居然可以让我一次全见到!

    不过为了不破坏孔明的“饥饿营销”法,我只能强撑起气势,开门去面对这桃园三杰。

    当然为了避免自己的气势在见到这三位之后立刻弱掉,我便想了一个注意力转移的法子,我尽量的让我去想昨天刚认识的雨晴小美女,心想要是孔明不出山我就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有她相伴了,孔明一出山我自然就得跟着,那就必须要和雨晴分开,在将对刘备的仇恨上升到他要把我和雨晴分开的高度之后,我终于拥有了我现在想要的最佳的敌视刘备的状态。

    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颇有些年纪的中年男子,他两耳垂肩,双臂果然也要比一般人要长。不过说实话就算是这样他的形象也依然很不错,只见他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身上还隐隐散发出了一些帝王之气。最重要的是他的样子很谦恭,虽然别人看到他就会很自然的尊敬他,但他却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样子。

    当然我之所以觉得他有帝王之气,一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他早晚要在成都称帝,三分天下。二则是他身后那两位铁塔一般的大人物也太给他长气势了!

    他身后右手边那位面如重枣,长须及胸,不怒自威,一看便是我在三国想要帮助的头号人物关羽、关云长了。而刘备身后左手边那位则全身如黑炭一般,站在那里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一种煞气,让人心生畏惧。这就好比你家突然之间来了一个看着就带样的陌生人来拜访,你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却看见在他身后给他当保镖的居然是省部级的大人物,那你看这个陌生人自然就会心生敬重。

    我真的很佩服诸葛亮的书童居然能在这三人面前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那可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反正我自己是觉得自己在这三人面前是彻底的矮了一截,而且我现在的身高也要比这三位要差上很多的。

    只听得刘备很是谦恭的对我说道:“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见先生。”

    让刘备这么大的人物站在我面前这么客气的和我说话我确实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之前关于要和雨晴分开所积攒的愤怒在这一刻瞬间的荡然无存。我知道这么下去要坏,急中生智便想到了一旦我在这里给了刘备好脸色看,我的关二爷将来就要性命不保,这才又撑起了气势。

    刘备现在就算是对我再谦恭再没有架子我也不能投桃报李,现在的我在这个时代不仅年龄太小能力低微,就算很多事情已经知道了结局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靠着孔明这棵大树学点本领,争取早日靠能力在刘备手下先混上个一官半职。

    所以我不敢更改一点那童子该说的话,凭着对书中的记忆强装出不耐烦的样子对刘备说道:“我不记得许多名字!”

    那刘备果然好脾气,虽然他身后的二人听了我的话已经立刻出现了怒容,但他的表情依然和蔼可亲的像蛋糕店的大叔,他对我说:“你只说刘备来访。”仿佛他本来就只是一个来访贤人的普通小吏一般。

    我记得孔明之前的叮嘱,虽然知道孔明此时就在后院的一间书房里读书,可还是对刘备说:“先生今早出去了。”

    刘备便问我诸葛亮何时能回来,我按照书中的记忆与之对答,说得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是太气人了。最后刘备在关羽的劝说下对我说:“如先生回,可言刘备拜访。”我应了,看着这一行人牵马离开,就如刚从过山车上下来一般,内心的激动竟就久久不能平复。

    我依孔明先前的叮嘱关上柴门后便回到后院告诉了他刘备来访的经过,他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便继续看他手中的竹简,竟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退出孔明读书的地方回到前厅,琢磨着孔明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刚坐了一小会儿,便又听到有人敲打柴门的声音。

    我纳闷又有谁来,开门之后,便见一人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手持着杖黎,见面便对我说:“快去告诉你家先生,就说博陵的崔州平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刘备第一次来时是有在回去途中遇见崔州平的那一段。不过刘备应该有告诉他诸葛亮并不在家的,他怎么不返程反而又过来了?

    这种突发情况让我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这在书中也没有写啊!

    为免节外生枝我便只好依然告诉他:“先生早上出去了。”

    谁知他远比刘备要难打发,他一把就推开了挡在门前的我,嘴中还说道:“我又不是那刘备,莫用此话骗我!”说完也不容我辩解,便径向后院走去,大声叫道:“孔明!孔明!博陵的崔州平来了!”

    我急忙关了柴门,尾随他进了后院,看样子他并不是第一次来,门清得很,居然直接就进了孔明正在读书的房间。雨晴闻声出来,见是崔州平,也是微微一笑,并不理会。

    我拦他不住,见雨晴这样,也放下心来,跟他进去,孔明果然没有怪罪我,只是丢下竹筒,命我快去泡茶,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果然也非同寻常。

    我哪里知道茶叶在哪里,多亏了雨晴的帮助,待到泡茶回来,正听得崔州平对孔明说道:“吾虽知公有大志,然曹操此时拥兵百万,又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虽是汉室宗亲,财力军力却都不及其百分之一,公虽管仲乐毅复生,又岂能采石补天、扭转乾坤?

    我为二人奉上香茗,有心听孔明如何对答,便立于孔明身后。只听得孔明说道:“亮实知此事极难,心中也自犹豫,所以才闭门拒客而没有立刻答应,此事容我三思,难得你此时前来看我,还是不说这些俗事,许久不曾下棋,你我对弈一盘可好?”

    崔州平摇头叹息道:“也罢!也罢!公之大才,也只能用来采天补地,多说无益,那就弈上一盘,也许你我二人,此生都不会再有如此对弈的机会了!”

    孔明听崔州平说得伤感,居然也叹了一口气,便命我去取棋子来。我听崔州平一语中的,也有些替孔明感伤,好在昨日孔明有用棋子来研究残谱,棋盘又是现成的竖靠在角落里,便也没有让我为难。

    待我取来棋子,却是孔明执白让了四子。我知道崔州平也是大才,可看样子双方似已习惯了这样的条件。不料就在孔明示意崔州平先下时,崔州平却摆了摆手,居然对孔明说:“公欲辅佐刘备,好比与曹公对弈却九子让先,吾虽不及曹公,今欲勉强为试!”说着便又在棋盘的其它星位上放了五子。

    我见孔明面有难色,颇为无奈的对崔州平说道:“以君之才虽难及凤雏,吾让四子已是极难,若让九子,岂能对敌?”

    可崔州平却不理会这些,他对孔明说道:“那以公度之,吾之才比曹公加其手下众谋士如何?”

    孔明没有回答,却叹了口气。

    崔州平便又问:“那刘备此时之形势与曹公对战之艰难,又比之公九子让先于我何?”

    孔明便苦笑了,他对崔州平说道:“也罢!然曹操虽然势大,却也已目空一切,视天下豪杰如无物,公与我对弈,切不可只守不攻,专心围地,否则亮纵有通天之能,也无计可施了!”

    崔州平见孔明同意九子让先,便答道:“那是自然,吾已有九子之利,如再不敢相搏,纵是与卧龙对弈,也再无面目提棋下子了!”说完便示意孔明先下,口中说道:“吾先让公下新野一小城,再来进取。”

    孔明也不推辞,便在腹地中心处黑子右下方两格处布下一子,对崔州平说:“静候君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