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诸葛夫人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亲们求收藏求评论啊

    。。。。。。。。。。。。。。。。。。。。。。

    为了试探孔明我对孔明说了这样话:“既然刘备难逃败运,那先生就不要出山帮他了。凭先生的才干,不管是出仕曹操,还是投靠孙权,都会有锦绣的前程的。”

    孔明听我这么一说,便是一愣。我以为他会对我说出什么曹操是汉贼,孙权是荆州的仇敌什么的。可他却只是冲我一摆手道:“松儿不比多言,此事容我三思。你只要记住,从今日起刘备若来草庐找我,你便说我不在家,只需待他走后,告诉我他的反应就行。”

    我知道刘备第一次来是肯定见不到诸葛亮的,心想既然孔明只想和我说到这里,我便也先这么应承了,免得多说了言多有失,毕竟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孩童般的身体,对诸葛书童该知道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从孔明的房间出来的我也有点饿了,也不知孔明家的厨房在哪?便想着去后院看看孔明家还有别的仆人没有,要是有的话便好问问,免得我直接问孔明,被反问了为何连厨房在哪里都不知道会没办法回答。

    我急匆匆的来到后院,便正好看见有一个人正在院中淘米。这人身穿一身浅蓝色的长衣长裤,因为戴着垂下黑纱的帽子,也看不清面容。不过从身材和服饰上看,这个人定是个女子无疑。

    她用来淘米的东西很怪,只见她将米倒入一个直径约半尺,深二十公分的木制容器中,再用像过去打酒常用的长把器具从木桶中打出清水来倒进里面。之后她便容器的盖子扣上,轻轻的来回摇动几下。只是这样还不算够,只见她摇了几下之后便又将盖子打开,又把身旁的一个像磨盘一样形状也像磨盘一样大的木制器具上的小盖子打开,将米从小容器中倒进了这个大容器里。对于残留在小容器里的米,她则再次往里面倒入了清水,如此两次便一点也不剩了。

    接着她开始用之前舀水的器具将木桶中的水一点一点的都倒进了那大的器具之中,直到再也舀不出来了才停手,盖上大木盘容器的盖子,用脚去踩那木盘容器下面支出的两个像自行车镫子一样的东西。只听得木盘容器中因为她的踩踏而哗哗作响,想是米在水中上下翻滚碰到了容器中的木壁所发出的声音。

    此时这女子才因为抬头而看见我来了,便向我招手说道:“松儿过来!帮我把里面的米给接出来!”

    不用说这“松儿”肯定是在说我,这女子的声音清脆甜美,只是因蒙着黑纱的缘故让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不过看着这么复杂的木制器具,我在心中也已经隐隐的猜出她是谁了。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只见我左侧的一间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出来的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这小女孩儿看起来和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大,也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她看我在看她,便冲我甜甜的一笑,径自走到那木器下面蹲了下来,帮之前的女子把木器里面的米给接了出来。

    她操作的流程是先将用来接米的容器放在木器下部的一个小竹管下面,然后打开小竹管上面的塞子,很快便有十分干净的米落入她用来接米的容器之中。

    我暗想这孔明的妻子发明的东西也实在太繁琐了吧!这样淘米固然干净,但一般人是很难想象出还可以这样的。小女孩儿将米都接好后便对那女子说:“夫人您快会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说完便向我右侧的一间房间走去,她推开门,回头冲我脆生生的喊道:“诸葛松!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

    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便向她走去,心中却想:“原来诸葛亮的书童是叫诸葛松么?那么他也姓诸葛,是不是和诸葛亮有什么亲戚呢?”

    这间我进入的房间很显然是厨房,厨房中有用来存水的大缸,还有一些被钉在一起连接起来的竹筒,只见那小美女将米放进用来煮饭的大锅里,用很像是葫芦做成的瓢从一处竹筒下面伸出的小竹筒下通过拔出小木塞居然接出了水来,倒进了迎来煮饭的锅中。看她熟练的将小木塞塞入,我简直都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

    天啊!除了要塞上小木塞外,这不就是我在现代所用的自来水么?

    小美女忙前忙后的开始洗青菜和肉,我也连忙去打下手,心想没想到穿越到这里居然还能捞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小美女作伴,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美女叫什么,托她的福我知道了我在这个时代叫诸葛松,她在做饭做菜的时候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期间除了指挥我如何帮忙,也没有多说什么其余的话。和她在一起让我恍然又有了一种童年时和邻家女孩儿一起玩耍一起过家家的感觉,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早点想办法知道她的名字。

    待到一切都做好,她便让我去请孔明和夫人去饭厅吃饭。我心想:“这草庐虽然简陋,却是连饭厅都有的。”便回到孔明的房间叫他吃饭,孔明此时正在看一卷竹简,听到饭好了便应了一声,好在他家并没有主人和下人分开吃的习惯,否则我饥肠辘辘的胃还不知道要饿到什么时候。

    吃饭的时候诸葛亮和他的夫人坐在一边,我和小美女坐在另一边。我猜想这小美女很可能是黄月英出嫁到孔明家的陪嫁丫头,平时一般要替两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却不知道她成年之后会不会直接就做了孔明的添房,很多人因为黄月英生儿子的时间太晚都怀疑诸葛亮的儿子是他的小妾所生,一想到这丫头很可能是诸葛瞻的母亲,没我什么事,我就有点郁郁寡欢起来。

    比起这个,黄月英在吃饭的时候终于摘下了帽子让我一睹了她的真容,还是有点让我得偿所愿的感觉。历史上说黄月英长得奇丑无比,虽然在发明创造和持家教子方面帮了诸葛亮很大的忙,却也留下了“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的谚语。

    不过在见了黄月英真实的面容之后我只能说,她虽然无法和我身旁的那个小美女相比,却也只是头发是黄褐色的脸上的肤色有些黑罢了,她的眼睛还是很有光彩的,而且此时的她年龄也还尚轻,总体来说虽说称不上什么貌若天仙,但也不是什么难以直视的丑女。

    孔明家显然是没有吃饭说话的习惯的,四个人都一直在默默的吃,待到孔明和黄月英都吃完走后,我身旁的小美女才变得活跃起来。她在我俩都吃完后便开始收拾碗筷,我上赶着帮她洗碗洗碟,而且她和我说话也只是谈论一下今天饭菜是否可口,还有诸如天气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我能回答的。

    不过待到收拾完,我们两个去了她的房间听她开始和我说一些她在和夫人学做木猫木狗的事情我就有些头大了,便只好借口说要回屋子里看书简才避免在她面前露馅。

    我在临走时看到了小美女因我说要看书简而露出的奇怪神色,我也管不了太多,逃也似的回到我自己的房间,看着这房中的一切,想到我刚在这房中醒来时的样子,还恍然像在做梦一般。

    自此我便算是在这草庐中安顿了下来。做晚饭的时候我听到夫人管小美女叫晴儿,我便也在只有我和小美女两人的时候也跟着叫了一声晴儿,不想她却发起怒来,对我说:“晴儿也是你叫的?你只能叫我雨晴!”

    雨晴,雨晴,雨过天晴。这名字很是不错,就不知道她姓什么,不过我总算是已经都知道了这草庐中四人的全部名字了,解决了以后互相称呼的问题,倒也是了却了我一块心病。

    接下来摆在我面前的便是接下来刘备要来的问题了。我之前不管在书中还是电视中看到的,诸葛亮的书童对来访的刘备都是很不客气的,别看他小小年纪,却丝毫没有把大汉的皇叔放在眼里,这也难怪,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刘备现在虽然还不算完全的落魄,但他现在实际上也只能算得上是个县令,这官对平常百姓来说虽也算做不下,但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现在的刘备倒还真的未必能在那童子眼中算个人物。

    所以我甚至一度怀疑那童子内心是更崇拜能力非凡的曹操的,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是诸葛亮有意吩咐他这样做,还试探刘备究竟是不是真的求贤若渴到能放下自身的身段摆出一副只要孔明出山就会让他做主所有事情的架势。

    我不知道那时候的诸葛亮是不是已经完全洞悉了“饥饿营销”的精髓。反正按目前的形势来看,刘备肯定会很快的就亲自来草庐来请诸葛亮了。那诸葛的书童当时不知道刘备将来可以达到称帝的高度,我现在可是完全知道的,到时候要是我还按照书上写的诸葛童子对刘备的态度,刘备碍于诸葛亮的面子嘴上虽然不会说什么,可心里头要是把我恨死,直接把我拖入黑名单,我以后可怎么出头,怎么帮关羽守住荆州,怎么让吕蒙那家伙无机可乘啊!

    但我要是不按照书中所写的那个套路走,又唯恐坏了孔明的好事,要是因为我对刘备态度太好了,以至于不能把刘备逼到一定程度,让诸葛亮无法在刘备军中获得他想要的地位,那身为诸葛书童的我岂不是发展的第一步就被堵死了,就更没有出头的机会了么?

    于是我只好决定在见了刘备之后还按照书中所写的去做,被拉黑名单就拉黑名单吧,我想只要诸葛亮能在刘备军中说一不二,我做为他的贴身侍从,怎么都会从刘备那里得到一些发展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