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百人队出战.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想到这儿,诸葛松不禁想到了凤雏,也不知道现在庞统有没有投奔主公去当耒阳县的县令,一想到以庞统那么大的才能一上来刘备才给个知县,诸葛松的心情才好受了一点。他在心中仔细计算了一下得失,知道自己现在既无军权,也没什么得力的手下,贸然去以卵击石只会贻笑大方,丢先生的脸,也害了自己,便决定暂且隐忍。于是便吩咐巩志就按他的话去做吧!堂下的官员们也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在他们纷纷笑着出门的时候,诸葛松能从他们的神态和表现中看出他们的心里肯定都在讥笑自己雷声大雨点小,刚开始叫得厉害,可一听说敌人势大,便做了缩头乌龟。诸葛松心中烦闷,回到卧室后越想越难受,便叫人唤了晴儿来陪他说话解闷,晴儿来了劝慰了一会儿,他的心情才好了一些。晴儿提议去郡城外二十里的小溪山游玩,这样也好解解闷。诸葛松知道晴儿这是为自己好,虽然郡内有事太守出游影响不太好,可现在会他也开了,又明摆着用不着他,况且酉阳县离此还有数百里,他出不出门去玩,估计也没人会在意。想到这儿诸葛松便命人召来自己的亲卫队,郑梁可能听说了蛮人作乱的消息,以为诸葛松要统兵出战,不禁跃跃欲试。可当听到只是护卫诸葛松去小溪山去玩时,立刻就变成了一个霜打的茄子,他虽然现在对诸葛松敢怒而不敢言,可还是一路上别别愣愣的,没什么好脸色对他。诸葛松看他那个样子,自己也委屈得不得了,心想老子还郁闷呢,你要是有以一敌万的能耐,我就带你取杀敌!城门的守卫见是太守出游,自是不敢拦,倒是城中的百姓一个个都对诸葛松指指点点,虽然离得远诸葛松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坐在车中的他放下窗帘还是能猜得出他们是什么意思。此时车中无人,晴儿见诸葛松又郁闷了,便主动拉住他的手,也不说话,静静的陪他呆着。这是诸葛松第一次碰到晴儿的手,果然是娇嫩软润,感觉好极了。内心的烦躁因此减轻了一些,不到半个时辰,随晴儿下了车,便已到了小溪山下。小溪山本是个荒山,平时也就猎人啊砍柴的或者采药的会来。晴儿来后玩遍了已开发的景点,诸葛松便带着她根据路人指点来此玩了一次,因为山中有:“那就叫小溪山吧!”她欢喜这么叫,诸葛松也就随她。百人的亲卫队大部分都留在山下等着,只有郑梁和另一个小队长带了二十来人跟诸葛松上山。一路上鸟语花香,小溪潺潺,心情也便跟着慢慢变好了。待到爬上山顶,便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从山上向武陵城眺望,武陵城四周的形势都尽收眼底,不过诸葛松发现似乎大白天的城门已经紧闭了,都不见一个人在城的四周活动。诸葛松不禁心中纳闷,心想巩志这是在搞什么,敌人还在数百里之外,而且也未必会来攻打郡城,他就吓得全城搞戒严了?不料诸葛松和晴儿仅仅在山上休息了一会儿,便突然看见一个传令兵风风火火的冲上山顶,刚看到他便大声喊道:“报告太守大人,大事不好了,蛮王的女儿见攻打我们的县城容易,私自带了一千蛮兵沿着沅水而来,现在已经包围了桃源县,离这里已经不到百里了!”那传令兵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巩大人现在已经紧闭了四门,让我叫您快点回城,免得遇到他们,要是他们来得快,在路上遭遇了,可就糟了!”“敌人只有一千,巩大人就没派兵替桃源县解围?”诸葛松一听蛮兵居然已经深入到离他们老巢这么远的地方,不禁问传令兵道。“巩大人,巩大人说这可能是蛮兵的诱敌之计,万一敌人在桃源县有埋伏,大军中计,敌人趁势攻来,郡城就不保了。”“放*!”诸葛松终于忍无可忍了。他被气得在地上来回的走:“敌人有一万他说郡中军力不占优势,酉阳又离敌人的老巢近。敌人只有一千,离老巢又远,他又说什么怕中敌人的埋伏。下次敌人就带一百人来城下叫门,他会不会说要是不开门就怕敌人攻进来屠戮全城百姓啊!”那传令兵见诸葛松发怒,吓得直接就跪在了诸葛松的面前。诸葛松身旁的郑梁此时也早已按捺不住,扑通一声就跪在传令兵的旁边向诸葛松大声请愿道:“太守大人,您的亲卫队无论是士兵素质还是武器铠甲,都是全城中最好的,您要是信我,便带一个十人队回城,只需给我九十个人,借我十匹战马,我定替您砍下那蛮族主将的头,为您扬威!”说完便抬起头直视着诸葛松,眼中满是求恳和豪情。诸葛松此时正怒火中烧,这郑梁此言无异于在火上又浇了一桶油!诸葛松呛晾一声拔出了自己腰间那总是当摆设的佩剑,大声说道:“好!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大将!本太守亲自出马,任命你为先锋,如有后退者立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