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冰之叹息

噩梦宝藏 +A -A

    从概率学上来说,天资越高的人所生下的后代当中,出现高资质孩子的几率也就越高。?网  W㈠W㈧W?.Z?W?.?C㈠OM所以早在联邦初期的时候,就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提议——应该适当鼓励天资高绝、实力强大的男性强者娶更多的妻子,这样就能够生育更多的后代。

    而从中出现高天赋孩子的几率也就越大,联邦也会越的强大。

    当然这个提议并没有被联邦议会通过。

    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在“市场”的自动调节下,实力越强的人,妻妾就越多,这已经是形成了一个惯例。

    毕竟经过黑暗时代的联邦早就不遵循一夫一妻的制度,而对女孩子们来说,一个强者对于她们的吸引力自然远远大于一个弱者——其实女性的这种心态,自古以来都有之。

    所以现在摆在许多联邦男性面前的一条道路就是,如果他们不够努力不够强大,很可能连老婆都找不到,更别说找一个女神级的老婆了。

    越是漂亮的女孩,就越不可能嫁给一个实力低微的普通人。

    而对于联邦的各大家族来说,他们也乐于让自家的女孩跟一名少年强者联姻,这样一来可以成为双方建立关系的纽带,二来,若是他们以后生下的孩子有天资出众的,那总也有一份香火情在内。

    陈器展现出他十级战兵的实力以后,就连一些侯爵都坐不住了!

    反正像这些家族每一代都是子女众多,其中不乏与陈器年龄相近的女孩——而且在这种大家族当中出生的女孩,先天的基因加上后天的培养,还真没几个是丑女的。这些女孩在享受家族福利的同时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如果她们自己本身的修炼天赋不够好,那么她们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联姻。

    十级战兵啊!

    突破了九级顶峰界限的十级战兵啊!

    更何况陈器还不是出自豪门,只是一个平民家的子弟。

    天赋奇高,又没背景,这样的人物谁不想拉到自己家里?

    当然他们也知道,陈器这样的天赋实力自然有骄傲的本钱,这样的年轻人目标肯定都奔着马上封侯去的,所以入赘这样的话题还是不用提了,谁提谁傻哔。

    但他毕竟距离封侯还早啊,所以这时候就能提一些条件。

    比如联姻以后,让未来一个孩子随母姓,归于自己家族——这种条件倒是不算过份的。

    陈器哪知道现在已经有许多豪门打上他的主意了,他现在正与水轻柔交战正酣!

    水轻柔的实力,比起之前遇到的黎苍麓和叶****显然要高出了一个档次,陈器已经被逼的挥出了几乎全部的实力,连十级战兵的底牌都亮出来了,但两人的战况却还是势均力敌。

    不过水轻柔也是心惊不已。

    十级战兵,精神凝聚,光从这两点上来看,陈器的实力已经与骑士相差无几了,她虽然是稍占了几分优势,但是陈器的刀法凛冽,变化莫测。而且最重要的是,陈器有一股狠劲,这股狠劲凝聚成了杀意,刀刀逼她自救,让她不能彻底放开手脚。

    虽说在这浑天图中哪怕战死,现实中也不过就是精神萎靡上几天,但是这里毕竟与真实世界无异,所以人的各种本能反应都在。

    陈器每每落於下风时,都会采取两败俱伤的打法。

    水轻柔虽然实力比陈器强上一线,但是她一个女孩子,平日里虽然与人切磋,但何曾遇到过这种“不要脸”的打法,所以一时有些束手束脚。

    这让许多观战者都摇头叹息。

    水轻柔的实战经验还是太少,而且有些爱惜羽毛了。

    反倒是陈器,这小子出刀凛冽,杀气十足,绝对是经历过许多次生死厮杀,甚至是真正上过战场的!

    要不然绝对练不出这种有如实质一般的铁血杀气!

    他们这些“局外人”,都会被陈器的杀气所摄!

    相比之下,水轻柔就好像是一盆温室里的花朵,绚丽、漂亮,但是,却并不是那么实用。

    “这小子,不简单啊!”

    陈器出招时所带的这种杀气,只有在无数次的实战中才能练出,而且还不能是那种纯粹靠实力碾压的战斗,而是许多次险死还生,死中求生才能激出来的。

    这才是真正的战力!

    这才是为什么,联邦教育部要举办武院争霸赛的原因。

    实战才是真正检验一个人真实实力的地方,要不然的话,大家把自己的修为水平报一报,依次排列便是,哪里还需要亲自进入浑天图内作战?!

    老成者微微点头,而许多年轻人在这一刻也似有所悟。

    修行的目的是什么?

    开启进化之路,让自己变得更强?

    不,这不是目的,这只是过程。

    当年联邦大灾变以后漫长的黑暗年代中,人族的先辈们或许还没有掌握精神修行之法,但是他们一样在努力,在通过最落后的锻炼身体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实力,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战斗!

    变强是为了和更强大的敌人战斗!

    只有战斗,才是修行的真正目的!

    战凶兽!

    战异族!

    战天地!

    为人族而战!

    现在看到陈器的战斗,他们当中很多人心中都升起了一股羞惭的感觉。

    原来,自己并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水轻柔的心中也难免的升起了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羞愧,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她是水元伯爵后人,水元伯爵是联邦最早的伯爵之一,当年初代水元伯爵没有寿终正寝,而是在一场与异族的大战当中,以女子之身拖住异族大军大战整整三天,虽然不敌身死,但是却为人族立下大功,名垂青史,受万世景仰!

    她身为水元伯爵的后人,如今却竟然被对方的战意压制,这岂不是说她辱没先祖?

    让别人以为水元伯爵后继无人?!

    不就是拼命吗?!

    水轻柔狠狠咬牙,当陈器再一刀两败俱伤的打法施展时,她没有像之前那样彻底避开,而只是微微侧身,避过要害,同时手上冰绫如蛟龙甩尾一般甩了过去!

    “啪!”

    陈器直接被打的吐血,水轻柔的左肩也直接挨了一刀,血流如注!

    “嚯!”

    浑天图里响起整齐的惊疑声,谁也没想到水轻柔竟然如此果敢!

    这一下两人都受了些伤,也幸好陈器用的不是藏锋刀,否则这一刀下去,水轻柔的左臂整个就没了。

    水轻柔眉头微皱,脸色更白了,伸手在左肩伤口处轻点两下,她实力强悍,早已能够调动身体肌肉,硬生生将伤口附近的肌肉挤住,止住了流血,并没有太影响战力。

    但是陈器这一下却是伤到了内腑,伤势远比水轻柔要重。

    陈器嘴角往外滴血,狞笑道:“痛快!妹子,你这才让我对你正眼相看!再来!”

    “再来就再来!”

    两人再次撞在一起,但是这一次却比之前要惨烈的多!

    两人都只是避开对方攻向要害的杀招,但是对于那些并不算致命的招术,也只是在不影响到自己出招的情况下才躲上一下,其他时刻,竟然基本上都是硬接!

    不多时,两人就浑身浴血。

    从伤势上来看,水轻柔都只是外伤,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血淋淋的,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女神风范。但其实,她的伤势显然比陈器要轻。

    陈器现在都是内伤,他现在鼻孔、嘴里的血液已经控制不住了,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全部破裂了。

    但他依然没有倒下。

    他依然在战斗!

    观战者纷纷动容,哪怕明知道这里是浑天图空间,绝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这里的感觉太过真实,一般人若是受了陈器这样的伤,恐怕早就没有战斗的力量了。

    但他依然还在战斗!

    虽然这个时候,陈器刀上的青芒已经黯淡的只剩下最后薄薄的一层。

    水轻柔也没好太多,浑天图内失血的感觉与外界是一模一样的,她也感觉到了一阵阵头晕。

    两人的战斗频率自然也比不上一开始那么快捷,实力低一点的人都看不清楚。

    水轻柔不知道陈器还能坚持多久,她只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自己就快要坚持不住了。一向淑女的她这时候也忍不住在心中大骂陈器是个变态,下手如此之狠,而且对他自己也狠!

    这样的人,只要不陨落,出人头地那是迟早的事情。

    “没办法,看来必须要动用绝招了!”

    水轻柔突然倒退,和陈器拉开距离,大声喝道:“陈器同学,今日你能逼我出这一招,也足以为傲了!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骑士与战兵之间,最大的差别!”

    “吃我一招绝技——冰之叹息!”

    一个巨大的,仿佛是女神一般的虚影,出现在了水轻柔的身后。

    她好像是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那虚影化作漫天的冰雪,携着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扑向陈器!

    观战台的人几乎全部都站了起来。

    有人惊呼道:“绝技!水轻柔出绝技了!”

    “水元伯爵的拿手绝技——冰之叹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