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淘汰绝枪武院

噩梦宝藏 +A -A

  “我乃平嘉郡陈器!谁来与我一决雌雄!”

  空旷的草原上,陈器连喊三声,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这可比上一场团战他在树林里的喊声传播的距离远得多。

  好几支队伍都听到了,但他们的脸色或是不屑、或是惊诧、又或是根本不在意,总之,没有几个人把陈器的挑衅当一回事。因为按照寻找令牌的规则,击败敌人又不算积分,这才刚刚开场,谁愿意跟别人拼的你死我活。这样除了便宜其他队伍没有任何的好处。

  但是,总是有自以为是的,说的好听点,叫自信的。

  五分钟之后,陈器远远的看到三个人朝着他这个方向奔来,这三人显然都是实力颇强之辈,而且配合默契,他们在沿途遇到了四头一阶凶兽偷袭,但是在三人的精妙配合之下,四头凶兽都没怎么发威呢就被他们斩杀。

  看到三人的武器都是长枪,陈器就知道他们是来自哪家武院的了。

  绝枪武院,广元郡排名第十一的武院,以枪法闻名,也是这支小组当中唯一一个全员用枪的武院。

  陈器看过他们的资料,这家武院的镇院武技是B级的“绝杀十三枪”,是一套由战阵之中演化出的枪法,招式威猛霸道,颇有可取之处。

  几百米的距离,不到两分钟的功夫,三人就登上了陈器所在的这个矮小的山丘。

  冲在最前面一人挺枪便刺,同时大喝一声:“嚣张的小子,记住是谁把你给淘汰的!我乃绝枪武院,秦康博是也!”

  这一枪加上他的冲势,劲气十足,枪未至,前方的空气就已经被带动,竟然发出了微小的爆裂之声,直刺陈器胸膛!

  陈器心中叫好,不闪不避,长刀出鞘,吐气出声,一记“抽刀断水”准确的劈向对方枪尖。

  这一刀的威力,可是比对方那一枪大了数倍,秦康博也是识货之人,不敢硬接,长枪抖出一个枪花,好像是灵蛇一般变了方向,转而刺向陈器的咽喉!

  他自信自己这一招变化快捷无比,就算伤不了对方,也能够逼他收刀。

  一寸长,一寸强,他手持长枪,在强攻之上就先天占了优势!

  但是陈器却根本不为所动,反而眼中露出一丝嘲弄。

  他这一刀可是藏锋七式,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破解的?

  果然,秦康博的长枪刚刺出一半不到,突然发现这一枪的路线并不如他平日里练习了千万遍的那样,仿佛空气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枪头的方向给牵引了过去,角度虽然不算大,但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他这一枪已经偏离了对方的要害!

  可是,与此同时,陈器的那一刀却是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凛冽的刀风竟然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秦康博哪里还敢继续进攻?连忙枪身一抖,挡住对方的刀刃。

  “铛!”

  一声脆响,秦康博连退数步,被身后赶来的两名同伴接住,刚才那一刀的力量震的他虎口破裂,双手发抖,险些连枪都握不住了。

  “好大的力气!”他旁边一人惊叹道:“他竟然是三级战兵?!”

  对于高二的学生而言,哪怕是精英学生,能够突破二级战兵就已经算是天才,能达到三级战兵水准的,那绝对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而能够达到四级战兵的,那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变态!

  显然绝枪武院的这三人都还没达到三级战兵的水准,不过他们的实力也都不弱,已经超过了二级战兵,在普通学生当中,也当得起“精英”两个字了。

  但是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陈器。

  陈器对他们勾勾手指,“你一个人不行,三个一起上吧!”

  这可把三人给气坏了,想他们也是精英学生,在他们所在的武院所在的城市里,到哪不是被人捧着?就算你比较强,但也不能这样侮辱他们。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冲了上来,其中一人怒骂道:“你一个从小小平嘉郡出来的乡巴佬,也敢说这样的大话?!”

  三柄长枪,好像是三条出洞的毒蛇,但是陈器却轻巧的左右挪步,一柄长刀就挡下了三支长枪,嘴上还有空道:“小地方又怎么了?你们抱着这种想法,也想成大器?”

  一人怒道:“老子还不需要你来跟我说教!”

  陈器面色一沉,这话辱及了他的父母,他又岂是那么好脾气的人?

  一招藏锋七式当中的拨云见日,自称“老子”的那家伙吐血而退,另外两人大吃一惊,连忙上前补救,总算是帮他缓过来了一口气,只是三人心中的惊骇都是如巨浪滔天,因为刚才那一刀,他们几乎是没有看清楚对方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这是什么刀法?!

  平嘉郡那种落后的小地方,落后的武院里,竟然有传承着这种神妙的刀法?!

  三人酣战一团,而此时,三郡大比的指挥室中,闵知音和辛雅已经知道陈器与人交上手了,而且还是以一对三。

  事实上就在陈器刚和绝枪武院这三人动上手的时候,指挥室里的工作人员就已经注意到了。

  “嗬!这个秋叶菊武院的小子又是以一对三,他玩上瘾了不成?”

  “他这会对的是谁?绝枪武院?!好大的胆子啊!”

  “他这是不自量力吗?以为六十四强还跟上一场比赛那样,其中的武院实力都参差不齐?”

  但是没过一会,说这话的人就被打脸了。

  一个脉搏表剧烈突然开始了诡异的跳动,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大喊道:“绝枪武院的一号选手受伤了!”

  不到一分钟以后,也就是陈器以一招拨云见日将那人打吐血之后几秒,一直在注意着脉搏表的工作人员又喊道:“绝枪武院的二号选手也受伤了!”

  刘司长就站在一旁,有些惊讶的看了闵知音一眼,问工作人员道:“绝枪武院的两人伤势如何?严重吗?”

  “从脉搏上来看应该只是轻伤,他们还在战斗!但是秋叶菊武院的这名选手的脉相跳动并不激烈,似乎还留有余地。”

  旁边有人惊叹道:“不是吧?他竟然还有余力?”

  “这小子厉害啊!那可是广元郡排名第十一的绝枪武院啊,可不是上一轮那些都不知道排在多少位的武院,他竟然能够以一敌三,还未尽全力?!”

  “平嘉郡竟然也有这么厉害的学生?”

  “唉,你这是地域歧视啊,之前晋级的平嘉郡的白石武院,他们的首席就有接近三级战兵的实力呢!”

  “你们猜秋叶菊武院的这小子实力是多少?我才他已经是三级战兵了!”

  “差不多,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厉害!”

  刘司长忍不住看了闵知音和辛雅一眼,发现她俩的脸色非常的淡定,而且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就好像是在看戏一样。

  想起之前闵知音说的话,这个叫做陈器的小伙子,竟然是被沧澜武院“特招”的……

  身为保康城,而且又是在教育体系里工作的人,如何不知道沧澜武院“特招”的意义?

  这说明这名学生的天赋已经不是“出色”这么简单,加上两人的态度,刘司长心中打鼓――难道说,这个叫陈器的小伙子,已经有四级,或者是接近四级战兵的实力了?!

  这个念头一出现,他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作为这一次平嘉、广元、博菁三郡大比的第一主考官,他获得的资料可是比一般人要多得多,也详细的多。包括许多武院都秘而不宣的明星选手的资料,他其实也早就掌握的七七八八了。

  这次三郡大比当中,只有两人的实力达到了四级战兵的水准,分别就是广元、博菁两郡的第一武院当中的第一首席!

  而接近四级战兵的学生也一共只有四人,其中没有任何一名平嘉郡的――平嘉郡第一武院,白石武院的首席,如今也只是接近三级战兵的水准,在所有参赛选手当中别说前十,连前二十都进不去!

  可是没想到,平嘉郡里还藏着这样一个人物。

  就在这时,突然有工作人员大声喊道:“绝枪武院三号选手,重伤失去战斗力!”

  刘司长连忙走过去,看向代表绝枪武院三号选手的脉搏表,上面显示的波段已经变得非常混乱,按照他们的经验,这人应该是受了重击,基本上已经无力再战了。

  “好快!”很多人惊叹道,这才距离他们交手几分钟?就废了一个?

  闵知音和辛雅相视一笑,沧澜武院的美女副院长道:“马马虎虎,还算是没让我失望。”

  这话要是让陈器听到了估计会破口大骂,这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毕竟是学院之间的团战,而不是生死战场,种种条条框框把他限制的不轻,等于是戴着镣铐在跳舞,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要是生死战场,陈器可以打包票,一分钟不到,他就能让这三人变成六半甚至更多!

  解决了其中一人以后,剩下的两人的败势更是无法阻挡,三分钟以后,就被陈器纷纷击败,一个被他用刀背直接敲晕,另一个见势不妙想要逃跑,被陈器一掌印在后心,打的吐血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陈器拿起他们的手环,打开保险,拧下了弃权按钮――话说这次的手环比起第一轮来要先进一些,当然价格也是更贵一些。

  当他拧下按钮的时候,手环上出现一行提示:“是否通报获胜者所在的武院?”

  原来这个先进的手环有扬名的功能。

  陈器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确定。

  几秒钟后,他自己的手环就响了,上面出现两行消息。

  “广元郡绝枪武院一号选手,淘汰。”

  “淘汰者,平嘉郡秋叶菊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