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我乃平嘉郡陈器

噩梦宝藏 +A -A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洪局长气的跺脚,平嘉郡的那些记者们也很恼怒,但更多的还是尴尬。

  毕竟这次平嘉郡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丢人,虽然大家都知道平嘉郡和另外两个郡之间的确有些差距,但是三郡大比之前谁能想到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根据内幕消息,这位洪局长在出发前的内部会议上,豪言要“保三争四”,也就是在最后的十个扶植名额当中,保住三个,争取第四个――这大概是这位洪局长用他精湛的数学功底算出来的,三个郡争夺十强,平分一下每个郡应该都有三个名额,谁能够争取到第四个,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但是现在,别说是最后的十强了,十六强赛不过才打完一半,残酷的现实就把他的脸给抽肿了。

  平嘉郡的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就连态度最是漫不经心的陈器也有些恼火。

  再怎么说,平嘉郡也是他的故乡,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就算将来有一天他陈器能够名扬四海,载入史册,那后世的历史上记载他时也会在第一行介绍里就写道“陈器,康州平嘉郡人”――这个烙印是不可能抹的掉的。

  看到自己的家乡被人歧视,陈器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而当他们到达战场等候区,当同一战场的八家武院全部抵达以后,他敏锐的能够感觉到其他几家武院偶尔看向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轻视。

  正式比赛前有一个参赛选手们相互握手致意的环节,表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当然人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形式,比赛就是比赛,跟友谊有半毛钱的关系?尤其接下来不是我把你打成猪头,就是我被你打成猪头,有个屁的友谊!

  所以大家也都很敷衍。唯有陈器,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和对方武院的每一名参赛者亲切的握手,还顺便拍了拍对方的胳膊,一副非常友好的模样。

  他这种态度让另外七家武院的参赛选手们都对他好感大增,这一组中最大的两家热门――博菁郡的排名第三的司徒武院,以及广元郡排名第四的白虹武院的参赛学生,见陈器这么热情,还专程“勉力”了他几句,表示接下来的比赛,秋叶菊武院尽力就好。

  比赛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的过程!

  只要参与了,就是赢家!

  要不是担心给他们鼓掌会把自己手上偷偷准备的寻踪虫体液弄掉,陈器真想给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然后说上一句――这个比装的,我给你们九十九分,少的那一分是怕你们骄傲。

  “这小子,绝对在使坏了!”

  远处指挥室所在的高地上,闵知音和辛雅站在那里笑道:“我看到那小子脸上的坏笑了。”

  闵知音可是超凡境的强者,这百十米的距离对她而言就好像是在眼皮底下一样。辛雅看的虽然没有她清楚,但她对陈器也算是有所了解了,也是笑道:“我虽然没看到他的坏笑,但是这小子的态度就不对头,肯定是憋着坏呢。”

  在她俩旁边,站着康州教育部的刘司长,沧澜武院在康州地位特殊而且尊崇,闵知音这样的副院长从级别上来说比起刘司长都还要高上半级,所以刘司长对她们很是客气,闻言以后笑道:“哦?闵院长、辛老师,那个方向的参赛选手里有你们认识的吗?”

  闵知音笑着点了点头,下巴轻轻一抬,道:“那里有个学生,这次大比完以后就会加入我们沧澜武院。”

  “啊?贵院的学生怎么会来参加这里的三郡大比?”

  闵知音笑道:“老刘,你是糊涂了?我说的是大比完以后,他才会加入我们沧澜武院。现在他肯定还不是我们的学生,所以这可不算是坏了规矩。”

  辛雅在一旁道:“刘司长,我作证,那个学生从小到大都是在平嘉郡长大的,据说他这还是第一次离开平嘉郡,我们沧澜武院可没有培养过他。准确的来说他开学以后才会加入我们沧澜武院,现在他还只是平嘉郡的学生,学籍都在那里。”

  “平嘉郡……”刘司长想了想,惊道:“难道是秋叶菊武院的选手?”

  闵知音和辛雅对视一眼,齐声道:“刘司长(老刘)你知道?”

  “是知道这么一个人,在之前一轮的团战当中以一己之力横扫其他六家武院,赢得摧枯拉朽干净利落,结果让第七家武院捡了便宜。当时那家武院就剩下最后一个选手了,手环的屏幕都被打碎了,还受了重伤,可没想到另外六家全被淘汰,反倒是让他们最终捡了个便宜。”

  “还有这事?”闵知音来了兴趣,仔细询问。

  刘司长把当时他们在指挥室里看到的一幕说了一遍,辛雅捂着嘴笑道:“这还真是这小子的风格!”

  闵知音低头想了一会,笑道:“你是说,在那场比赛刚开始没多久,那小子就直奔赛前和他闹过矛盾的那家武院?然后把他们给淘汰了?”

  “正是,”刘司长苦笑道:“到现在我们指挥部都还分成两派,一派认为他绝对是故意的,另一派认为这只不过是个巧合。”

  闵知音和辛雅对视一笑,辛雅想起了之前慕华辉送给他的寻踪虫,笑道:“您放心吧,肯定不是巧合!”

  闵知音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同样笑道:“我觉得接下来这场比赛应该会很热闹,有转播吗?”

  “这个……”刘司长苦笑道:“这里毕竟是广元郡,不是保康城,只有四个赛场具有实时转播的设备。而且我们经费有限,所以在十六强之前,都是没有转播的。”

  闵知音理解的点了点头,“无妨,我能理解。”

  就在这时,辛雅指着远处道:“看,他们进场了!”

  “走,我们去指挥室,看看这小子能弄出什么动静。”

  刘司长犹豫了一下,还是委婉的道:“看来闵院长和辛老师都很看好这名学生啊,不过这一场六十四进十六的比赛,其中强队不少。秋叶菊武院那个小组当中就有两个比较强的对手,一个是博菁郡的排名第三的司徒武院,另一个是广元郡排名第四的白虹武院,这两家武院的实力都挺强的。”

  闵知音停下了脚步,别有深意的笑了,“刘司长,你也是咱们沧澜武院的老熟人了。那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沧澜武院特招的学生,可不是这些二三流武院的学生能够应付的。我相信他。”

  “特……特招?!”刘司长彻底傻了。

  *****************

  六十四进十六的下半区比赛,终于开始了。

  陈器摘下了眼罩,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青青草原的小山丘之上,忍不住笑了,“这个地图不错,没地方好躲。”

  团战的地图有很多种,密林、草原、荒漠、戈壁、城市甚至还有火山、冰川等等――当然后两者的地形属于特定地形,只有某些地方才有。

  相对来说,草原地形是最为简单粗暴的一张地图,就如陈器说的那样,这里视野极佳,虽说到处都是齐腰深的野草,但是除了少数一些地方,这些野草都不会超过一米的,也就是最多只有半人高。

  这样的高度,除非一直弯着腰走路,否则远远的就能看见,是以非常难以躲藏。

  但是,难以躲藏的只是参赛的选手,却不包括被放养在这张地图里的凶兽。

  一米高的野草正好给那些凶兽们提供了绝佳的掩护,一个不小心的话,就会被凶兽偷袭,从而失去参赛资格。

  陈器身后的两人,分别是谢阳平和吴浩然,他们两人取代了上一轮参赛的李英达和刘庆栋――不是因为那两个家伙受伤过重不能参赛,他们那点伤势早就被组委会给治好了,除了脸上还有些青肿,根本就不妨碍行动。

  之所以换他们俩,是想让大家伙都来见见世面,反正有陈器压阵,其他人真是上谁都是打酱油的。而三郡大比机会难得,自然要大家一起来体验一下。

  哦,这里额外说一句。

  因为陈器的加入,秋叶菊武院原本准备的高二年级五名参赛者,自然要被淘汰一个。

  那个淘汰的名额理所当然的归了那位傲娇的女子首席――杜朦。

  因为这件事,杜朦和她的家人还专程来秋叶菊武院大闹了一番,可惜她的分量和陈器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最后双方直接结束合约,杜朦转学,武院方面也不收她任何的违约金――算是和平分手。

  这个吴浩然就是之前那个耍酷的长发男,但被陈器一通收拾以后老实多了,那一头长发也剪掉了,现在看上去比以前顺眼的多。

  “器哥,”谢阳平直接道:“我和浩然打酱油去了!祝你玩的开心!”

  陈器露出八颗白牙,“我估计这场比赛结束的会很快,你们随便逛逛吧。你们自己注意点,别被狼给叼走了。”

  “好的,器哥!”

  “再见,器哥!”

  两人飞快的下了山丘,陈器见他们走的远了,深吸一口气,然后仰天长啸。

  “我乃平嘉郡陈器!谁来与我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