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记者的鄙视

噩梦宝藏 +A -A

  陈器以向沧澜武院出售成品的髓膏来换取贡献点的方法,让众人眼前一亮――毕竟贡献点就相当于是沧澜武院的内部货币,这样一来,沧澜武院得到髓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要小的多,而且陈器也能够使用贡献点得到金币买不来的好处。

  这是一个双赢的办法,闵知音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虽然髓膏和贡献点之间的具体比例还需要经过一番详细的计算和讨价还价,但大家都知道,双方的合作已经是迈出了一个巨大而且坚实的脚步,剩下的,不过都是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罢了。

  因为陈器明天还要比赛,所以闵知音也不好和他聊的太晚,而且这样的大事她也需要和武院的其他领导商量一下。

  告辞的时候闵知音主动和陈器握手,笑道:“这笔生意若是谈成了,你就将是我们沧澜武院历史上最为特别的一名学生了,说不定你回成为沧澜武院历史上贡献点最多的一名学生。你好好休息吧,明天的比赛,我会去给你加油的!”

  “谢谢闵院长。”

  “那么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就告辞了。”

  送走闵知音和辛雅以后,慕晴晴第一个“哇”的一声叫了出来,看着陈器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冲上来就抱住陈器的胳膊,“陈器大哥,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求包养!”

  一旁的陈清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慕芊芊也在笑,就看到慕华辉一脸的黑线,上前给了小女儿一个脑崩儿,哭笑不得的道:“什么求包养?!这话也是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说得出口的?!”

  然后慕华辉看向陈器,挤出了一个肉麻的热情笑容,拖长了声音,“陈器贤侄……”

  “别别别!”陈器吓了一跳,连退几步,苦笑道:“慕叔你放心吧,我和闵院长正式谈判的时候一定会加上一条,那就是我给他们提供的髓膏只可以在学校内部发放,不能流到外面贩卖。你不用担心沧澜武院会和你抢生意。”

  “我不担心这个!”慕华辉苦笑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没那个本事把髓膏卖去保康城这样的地方。能够经营好阳川城并且辐射到周边的城市,最后彻底占据平嘉郡的市场,这才是我的目标,和沧澜武院根本不冲突。”

  “那你想干嘛?”

  “嘿嘿,”慕华辉搓了搓手,脸上有些为难,但又是一副讨好的样子,“我的意思是,这笔生意谈成以后,你的贡献点肯定能够得到许多,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当然我知道,这些贡献点对你和清妍都是有大用的,但是呢,那个,你看啊……”

  他吞吞吐吐说了半天,陈器笑着打断他的话头,道:“慕叔,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我给芊芊和晴晴分一些贡献点,是这样吗?”

  慕华辉苦笑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对着陈器深深的鞠了一躬,道:“陈器贤侄,我愿意用金币来购买你手里多余的贡献点,希望你能帮帮芊芊和晴晴两个丫头,拉她们一把!”

  这个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慕芊芊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把父亲拉起来,怒道:“爸,你这是做什么?!”

  慕晴晴也嚷嚷道:“爸,你不要这样!”

  陈清妍犹豫了一下,也开口道:“慕叔,您是长辈,又对我们一家多有照顾,您这样有些过了,哥哥他受不起。”

  “是啊!”陈器苦笑道:“慕叔,你这样我真受不起。清妍说得对,您是长辈,这段日子以来又对我们全家很是照顾,而且您也是我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怎么可能会不管芊芊和晴晴呢?”

  他考虑了一下,道:“虽然和沧澜武院那边还没有商谈具体的细节,但是想来,也莫过于他们出材料,我来加工,最后用成品的髓膏换取贡献点这么一个方式。这样的做法也有个弊端,那就是原材料都需要沧澜武院来提供,无形之中这个渠道就被他们给垄断了,这样长久下来可不是好事。所以这样吧,慕叔,反正你以后总是要给我提供兽骨的,不如你在其中专门划出一部分给芊芊他俩。我收你一成的辛苦费,最终做出来的髓膏,我自己扣下一成,剩下的就给芊芊她们姐妹俩。无论她们姐妹俩是自己服用也好,卖给沧澜武院也好,获得的贡献点都是她们自己的,你看这个提议如何?”

  慕华辉和慕芊芊、慕晴晴都是大喜,陈器这个利让的可是真心不小,要知道之前他和慕华辉做生意时,可是拿了最终的四成!

  现在只要一成,这简直是太厚道了!

  慕华辉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难道说陈器对自己女儿有意思?!

  不过若是能够把这小子招成自己的女婿,还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呢……

  慕芊芊不知道自己老爸在那里胡思乱想,她郑重的对陈器道:“陈器,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这次算我欠你的。”,这份人情实在太大,而且意义太重,若是别的方面,她的骄傲不会允许她接受这样一个可能将来还都还不起的人情,但是她之前听辛雅说起过贡献点在沧澜武院当中的意义,那根本就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所以她实在是开不了口拒绝这个人情。

  慕晴晴年纪小,没那么多心思,这时候只有高兴,直接抱住陈器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笑道:“陈器哥哥最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哥!”

  陈器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又在她的小脑袋上揉了揉,笑道:“你和清妍是好闺蜜,管我叫一声哥,我也当得起。”

  “哥!”慕晴晴甜甜的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哥了!太好了,我从小就一直希望自己有个哥哥的!”,然后她又蹦去陈清妍那边,挽着她的胳膊笑道:“清妍,你哥哥分我一半,你不会吃醋吧?!”

  陈清妍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在她的脑门上不重不轻的点了一下。

  陈器见慕芊芊的表情有些尴尬,显然是觉得占了自己老大的便宜所以很不自在,走到她面前,突然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笑道:“你之前还说我是大男子主义,其实我看你也够女权的。什么欠我不欠我的?你也知道这对我来说也就是举手之劳,反正大锅炖汤,只要锅够大,一头羊也是煮,一群羊也是煮。之前我被怒风武院开除,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话,只有你来送我,还主动提出要借我钱。后来我不在城里的时候,你又照顾清妍,还推荐她给辛雅老师认识,这份人情又怎么算?坦白说要不是怕伤了你的自尊心,我连那一成的辛苦费都不打算要的,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慕芊芊愣了一会,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转手捏了陈器的鼻子一下,笑道:“跟你很熟啊?敢捏我的鼻子?!”

  陈器也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愣了一下,继而开怀大笑。

  慕芊芊也笑了起来,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笑的前仰后合的,一旁的慕晴晴看的莫名其妙,低声跟陈清妍道:“他俩笑什么啊?有那么好笑吗?还是我的笑点太高了?”

  陈清妍也捏了她的鼻子一下,笑道:“小孩子家家的,别问这么多!”

  “我才不是小孩子!哎呀呀,气死我了,你不过就比我大了一个月而已!”

  看到这一幕,慕华辉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一时间,屋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

  第二天的比赛日终于到来了,三郡大比这样的盛事自然引来了很多的记者,当平嘉郡今日参赛的最后五家武院同时到达赛场的时候,立刻就有一大群记者们围了上来。

  “请问你们是哪家武院?”

  “请问你们分在哪一组?对今天的比赛有信心吗?”

  “你们应该不是来自于一家武院的吧?看你们战斗服上的徽章并不相同?”

  “洪局长,终于见到你了,我是《平嘉周报》的记者,请问您对于今天的比赛有什么看法?”

  “您觉得我们平嘉郡今天能有几家武院可以挺进十六强?”

  这些记者都是清一色的报社记者,报纸这种东西,是联邦当下最为主流的宣传途径。因为当年大灾变导致天地规则发生改变的缘故,如今的无线信息传递的费用是很高昂的,普通人根本就负担不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传说大灾变前的络、电视、电台之类的媒体,如今全都没有,因为成本太高。

  唯有报纸顽强的生存了下来,但是因为交通运输不变的原因,一般报社的辐射范围往往也只有一个城,大一点的也就莫过于一个郡。

  只有那些传媒界的巨头,才可以将旗下的报纸辐射到整个州。

  而能够辐射到全联邦的报纸更是只有一家,那就是联邦官方发行的《光明报》,发行频率是半月一刊。

  三郡大比引来了三郡各地赶来的记者,所以不认识参赛的武院也很正常。

  面对平嘉郡本土的记者,这次带队的平嘉郡教育局的洪局长清了清嗓子,正想说些什么鼓劲的话。

  可是这时,原本好像苍蝇见到那啥一样围上来的记者们,竟然有大半转身就走。

  有的人边走还边说:“原来是平嘉郡的武院啊,有什么好采访的?他们全郡排名第二的武院,昨天高二年级组的代表队都被淘汰了,还能指望剩下排在后面的那些能出什么好成绩?”

  “就是就是!平嘉郡就是井底之蛙,之前各个郡自己大比,看不出高低,现在三郡大比放在一起,平嘉郡实在是不够看!”

  “还是去采访广元郡和博菁郡的武院吧,我觉得他们的十名左右都比平嘉郡的前五名有竞争力。”

  “就是,别在平嘉郡这些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了!”

  听了这些话,洪局长的脸涨的通红,这下真成了名副其实的“红局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