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你开价吧

噩梦宝藏 +A -A

  三天的比赛结束以后,最终高一、高二年级的六十四强火热出炉。

  而这高二年级的六十四强的名单出炉以后,人们直观的发现了三郡的实力高低。

  其中广元郡最强,一共有二十九家武院进入六十四强,这个数量已经接近了一半!

  第二是博菁郡,有二十三家武院挺进六十四强。

  平嘉郡最弱,只有十二家。

  至于高一年级,差距就更大了,平嘉郡竟然只有八家武院的高一代表队进入到了最终的64强。三郡大比只占了八分之一的席位,这个结果让随行的平嘉郡教育局官员们脸色发黑,血压都气的高了。

  阳川城六家武院的高一年级全军覆没,无一幸免。而高二年级代表队当中,除了秋叶菊武院以外,怒风武院竟然也进入到了前六十四强当中,让一些知情人大跌眼镜。

  在接下来的六十四强分组抽签的仪式上,两家武院见面自然是免不了互相冷嘲热讽了几句,约定有本事大家十六强见――因为按照地域规避原则,六十四强分组当中,同城的武院是绝对不可能分到一个小组的。

  然后李英达代表秋叶菊武院上去抽签,抽到的号码是F组的七号。

  同组的另外七家武院,从资料上来看没有一个是善茬,其中最强的有两家,分别是博菁郡的排名第三的司徒武院,以及广元郡排名第四的白虹武院。除此之外还有两家在其所在郡中十名左右的。

  不过对于这个分组结果,秋叶菊武院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经过第一轮的大浪淘沙之后,64强里面基本上已经没有菜鸟了,再加上抽签分档规则,遇到强队是肯定的。

  李孝铭还特意关注了一下怒风武院,他们抽到了E组的3号签,和他同一个小组的七支队伍实力也不弱,其中有博菁郡的第四、七,还有广元郡的第三名的武院。

  大家的签都不能说好,但也不能说差――最起码都没遇到两郡的第一武院。

  在这个时代的马太效应之下,第一和第二看似只差一个名次,但其中的差距却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鸿沟!

  因为是在八个小组当中的后半区,所以秋叶菊武院的比赛是明天。

  今天进行的是前四个小组,高一、高二年级一共八场的比赛,而当比赛结束以后,平嘉郡的教育局官员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了!

  因为在今天的比赛当中,所有平嘉郡的参赛武院当中,只有排名第一的白石武院,高一、高二两支代表队全部挺进了十六强,而平嘉郡排名第二的玄旭武院只有高一年级组挺进十六强。

  其他全军覆没!

  为此,比赛结束以后,平嘉郡教育局的官员专门找上下半区参赛的几支队伍,尤其是怒风武院和秋叶菊武院,几乎是泪声俱下的求他们明天一定要努力比赛,给平嘉郡多争取几个十六强的名额。

  要不然的话,这次三郡大比,平嘉郡的脸就彻底丢光了!

  为此,平嘉郡教育局的官员还特意找上了与秋叶菊武院和怒风武院分到一个小组的其他几家武院,隐约表达了明天团战时两家结盟,一起冲线的愿望。

  回来的时候,这些官员的脸色更黑了!

  这样的大比,组委会从来不禁止参赛武院私下里联盟――因为无论是强者强强联合,还是弱者抱团取暖都是一种生存智慧,当然你要是觉得自己足够牛比也可以选择单打独斗,这点没人逼你。

  反正最终的出线名额就那两个,随便你们怎么玩。

  但是,有实力的几家武院没有人愿意和怒风、秋叶菊两家武院结盟――开玩笑,结盟的目的就是为了出线,那自然是要找一支大腿来抱,怒风武院显然是属于那种抱大腿的,谁愿意和一个累赘结盟?

  倒是排名靠后的几家武院自己派人过来表达了抱团取暖的意愿,但是平嘉郡的官员反而又看不上他们了!

  比赛之前的这天晚上,最忙的就是平嘉郡的这些官员了。

  至于秋叶菊武院自己,反倒是很淡定――不淡定也没用,因为他们的底牌就是陈器这一张,其他人都是来打酱油的――陈器一点都不紧张,得知了分组的情况以后“哦”了一声,就到慕家那边去了――秋叶菊武院的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大战之前陈器还有心思泡妞,实在是吾辈之楷模。

  在他们看来,陈器和那位慕家大小姐肯定有一些纯洁的男女关系,说不定连那位二小姐也不会放过。

  啧啧,这才是人生赢家!

  陈器不知道这些家伙的龌龊思想,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

  他来慕芊芊这里只是因为辛雅回来了。

  而且不光是辛雅一人,与她一起前来的还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沧澜武院的一位副院长!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沧澜武院的副院长,闵院长。”

  被辛雅介绍的是一位看起来就很端庄贵气的知****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但不知道实际年龄有多大,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成熟的气息。

  美女院长主动对陈器伸出手,脸上挂着和煦又不过分热情的笑容,道:“陈器同学你好,我叫闵知音。”

  面对这样的人物,陈器也不敢拿大,在她手上轻轻搭了一下,道:“闵院长你好!”

  闵知音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的光芒,笑道:“果然如辛雅说的那样,陈器同学天资横溢啊!不是出生豪门却能达到现在的成就,你这样的人才正应当加入我们沧澜武院,也只有我们沧澜武院才能够给你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条件。”

  陈器不卑不亢,只是平和的笑道:“沧澜武院是康州第一武院,自然也是我等高中生心中的圣地。这次大比之后,便准备和辛雅老师一起去参加考核。”

  闵知音笑道:“届时我一定亲自当你的考官。”

  “这是学生的荣幸!”

  一旁的慕芊芊惊讶的看着陈器,她敏感的意识到两人的谈话当中带着一股奇特的意味,似乎并不仅仅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但是偏偏她也只能感觉到这一点,却以她的阅历,却无法猜透两人的真正意思。

  倒是辛雅和慕华辉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惊讶。

  两人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已经在交锋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堂堂沧澜武院的副院长亲自到来,肯定是因为辛雅带回去的髓膏引起了沧澜武院的高度重视。所以打从一开始,这位闵院长就在暗示陈器,沧澜武院欢迎你,也愿意给你提供最好的资源,但是你也要自觉点,在髓膏这项生意上让利――当然如果你能把这种髓膏的制作方法交给我们,那就最好了!

  陈器听懂了,委婉但是却坚决的告诉她,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沧澜武院,不用走后门。

  闵知音听懂了,给了一句可以说是威胁,但也可以说是拉拢的话。

  但是被陈器一个软钉子给碰回去了。

  这样老练的语言艺术,竟然是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说出来的?!

  这天才的也太邪门了点!

  闵知音抿了口茶水,道:“既然你有自己的主见,那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们还是来谈谈这髓膏的事吧。我首先坦白说,五五分账是肯定不可能的,但我还是抱着诚意而来,希望能够和你达成髓膏方面的合作。”

  人家都开门见山了,陈器也不好端着,总不好直接告诉这位副院长大人,我给你们开五五分账其实就是不想跟你们合作吧?

  他笑道:“看来闵院长是对我做的这髓膏还算满意啊!”

  闵知音点头,“何止满意?这种可以取代有副作用的粹骨液的东西,若是产量也可以保证,那完全可以颠覆这个市场。虽然不知道你所制作的这种髓膏的具体效力如何,但按照粹骨液的等级来进行大略判断的话,如果一名学生每天都服用一阶凶兽的髓膏,那么一年下来,学生对自己身体潜能的开发将比没服用时要增强百分之五十到八十!如果连续三年坚持服用,那么一名原本毕业时可能只有三级战兵水准的学生,将毫无例外的可以达到四级战兵,甚至是接近五级!”

  闵知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这对我们沧澜武院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如果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可以每日服用这种髓膏的话。我们沧澜武院将会一举成为整个联邦当中最强的武院之一。而且,这还只是以一阶凶兽的髓膏来推断。”

  陈器有些震惊了,“听闵院长话里的意思,是打算将这些髓膏给全体的学生使用?”

  “这当然是要考虑到成本的问题,只要成本不高,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算大,”闵知音微笑道,“我们可以为学生们提供一定量的髓膏,这肯定不是免费的,但是却也不急着收钱。对于那些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的学生,他们可以和学院签订合约,在毕业后分期还钱,或许你还不知道,从我们沧澜武院毕业的学生,少有达不到觉醒境的,等他们达到觉醒境以后,还上这笔钱是很轻松的事情。而且我们也只会收取一个成本价,这是大家双赢的选择。”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产量,如果像粹骨液那样产量极低的话,这个方法完全没有推广的意义。但辛雅告诉我,你自己说过,制作这种髓膏的工序并不算复杂。”

  “所以,我们沧澜武院需要这种髓膏的制作方法,你直接开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