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坚持的胜利

噩梦宝藏 +A -A

  柳闻睿在这茂密的树林当中小心翼翼的躲藏着,一步一步的摸索着,路过的每一块石头都被他掀起,每一处草丛都被他拨开,寻找令牌的下落。

  他身上绑着许多处的绷带,原本白色的绷带早就被鲜血染透,他的整条左臂都以一种诡异的形状下垂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手腕上的手环屏幕已经在战斗当中被打碎,他如今接收不到任何的信息不说,就连手环上的雷达功能都已经失去了作用。

  但是,柳闻睿依然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破****院仅剩的最后一名参赛选手了,在此之前,他的两名队友――其中还包括了他们的首席,都被其他武院给淘汰了。剩下他自己一人,而且也是有伤在身,战斗力大打折扣,只能通过那最原始而且最低效的方法,完全凭借着运气去搜寻令牌,为破****院争取那最后的,可以说是已经渺茫了的一线生机。

  柳闻睿小心的清点了一下腰包当中的令牌数量――五枚,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继续寻找,虽然这很困难,而且几乎没有任何的希望,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很傻,在他的心头一直有一个声音在那里说,“还找什么啊?破****院完蛋了!就剩你一个废物了,你竟然觉得你还能赢?!你还废这个功夫干什么?赶紧弃权认输吧,赶紧去治伤吧,还在这里受什么活罪?你不可能有机会的,放弃吧!”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声音不停的给他鼓气,“坚持!一定要坚持!就算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输了,但起码我努力到了最后!这样就算输了,我也对的起自己,对的起武院!”

  但是在受伤不轻,而且手环又损坏的情况下,想在这茫茫山林里找到所有的令牌,这是何等困难的事情?而且他还要一路躲藏路上的凶兽,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和这些凶兽死磕了――哪怕只是一阶的凶兽。

  “第六块。”

  “第七块。”

  “第八快。”

  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才找到了三块令牌,现在一共有八块令牌,而且他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好几处,过多的失血加上疲惫让他头晕眼花,身体摇摇欲坠,看上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

  “我不能倒下,我不能倒下……”柳闻睿的脸上已经苍白毫无血色,身体也都摇摇欲坠,全部在靠一股意志力在坚持着,但这时候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就连视线都昏花了。

  一个不注意,脚下被一根树枝绊到,柳闻睿重重摔在地上,这次他已经没有能力起来了。

  “呵,还是无法避免要失败了吗?对不起啊,老师,院长,我尽力了……”

  就在他眼皮越来越重,即将绝望的昏迷之前,突然两个身影落在他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一人掰开他的嘴,直接就是一支治疗药剂灌了进去。

  治疗药剂当中蕴含着巨大的生命力,一支治疗药剂下肚,柳闻睿终于是缓了过来,他看着这两名穿着组委会制服的工作人员,苦涩的道:“我被淘汰了?”,按照组委会规则,一旦选手受伤过重失去行动能力,手腕上的手环会自动报警,给他们自动弃权。

  “恰恰相反,”一名工作人员用一种复杂的语气道:“你出线了,小组第二。”

  “什,什么?!”

  *********************

  第十五号赛场的等候区中,裁判宣布了比赛结果,“按照比赛规则,一旦场中只剩下两支武院的成员时,这两支武院将自动获得晋级资格,并且按照持有的令牌数和击败对手的分数进行排名。现在我宣布,本场团战出线的两家武院分别是――秋叶菊武院,小组第一;破****院,小组第二!”

  “出线啦!”秋叶菊武院和破****院等待在外面的人全部都大声欢呼起来。

  尤其是破****院,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因为他们的实力原本就是垫底的,更不要说已经有两名选手已经被淘汰了!

  但是现在,他们竟然在只剩一名选手的情况下出线了!

  脸色最为难看的,是金羽武院。

  他们的院长已经冲着秋叶菊武院这边喊了起来,“我说李院长,你们也太不厚道了!一共就剩下最后三家武院,你们的人竟然还要对我们的人下手,把我们给淘汰掉?!多大的仇啊?!什么仇什么怨啊?!你们怎么能做的这么过份的?!”

  李孝铭好像是吃了喜鹊屎,乐的后槽牙都笑出来了,打着官腔道:“金院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是比赛嘛!胜负都是常事,你们要淡定,淡定!”

  “我淡定你妹啊!”金院长恨不得冲上来与他厮打,当时显然只要秋叶菊武院剩下的那个变态放金羽武院一马,那么他们就肯定能出线的!

  结果呢?

  那个变态二话不说,就把他们三名选手全部打倒,直接结束了这一场团战!

  他们距离出线就只差最后的一步啊!

  当时场中剩下三家武院一共五个人,唯有他们金羽武院是三个人都在啊!

  剩下破****院那名选手根本不足为惧好不?!

  但是偏偏,那个陈器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留,反倒让破****院捡了个大漏!

  这种结果,让他们怎么甘心?!

  金羽武院的三名参赛选手也已经出来了,每个人都是脸色难看,他们不好意思说的是,他们当时已经服软了,甚至都哀求了,只要陈器放过他们,他们愿意把得到的所有令牌都交出来,甚至还许下了场外的好处。

  可没想到,那厮就是个属狗的!

  那狗脾气,非要说金羽武院打了他的人,然后就“噼里啪啦”把他们三个都给撂倒了!

  遇到这样的人,只能说他们这次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金羽武院的院长气的浑身哆嗦,指着李孝铭的鼻子点了点,但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带着他们武院的人掉头离开。其他如山河、启道等武院的人也都是对视苦笑一声,带着人走了。

  他们虽然都不甘心,但是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说的?

  三郡大比比的又不是嘴皮子!

  唯有破****院的院长,跑过来拉着李孝铭的手一通感谢,非要请客吃饭。

  李孝铭原本想答应下来的,但是一个坏消息却让他改变了主意――秋叶菊武院高一年级在团战中失败了,三个人已经全部被淘汰。

  虽说之前没有人对于高一年级代表队抱有任何的希望,但是得知他们失败的消息以后,大家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就这样,大比第一天的赛程过去以后,秋叶菊武院高二年级晋级,高一年级淘汰,下一场比赛,就要等到三天以后了。

  但是秋叶菊武院上下都不知道的是,他们的“杰出”表现,已经在组委会里挂上了号,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而且,秋叶菊武院当中有一名实力远超其他同龄人选手的消息,也不经意的被散播了出去,除了少数有心人以外,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并且重视起来。

  因为,参赛的武院太多,一个个实力参差不齐的,第一轮其实就是大浪淘沙,将那些实力不强的武院大部分都淘汰出去。

  第二轮开始的六十四强,才是真正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