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猪头

噩梦宝藏 +A -A

  山河武院被淘汰后半小时,启道武院的两名选手也被淘汰了。

  这个结果让所有都疯了,雄狮、山河、启道这三家武院是之前这一组最被看好的三家武院,很多人都预测本组最终出现的两个名额一定是在这三家武院之中诞生的,可是他们全部都被淘汰了。

  而且还是被同一个人给淘汰的。

  十五号地图外面的等候区里,除了秋叶菊武院的人满脸喜气以外,其他几家武院的人脸色都很沉重,尤其是羽林、金羽两家,这两家的院长在一旁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但是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

  与等候区不同的是,此时战场当中,雨霖、金羽两所武院的五名学生已经开始欢呼庆祝了!

  其中那个女孩子当场就蹦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太难以置信了!雄狮、山河、启道这三家武院竟然都被淘汰了?!那岂不是说,我们两家武院出线的希望更大了?!”

  另外一个男生也激动的掰着手指头算道:“没错,我算了一下,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家武院被全部淘汰,还剩四家。而且,除了我们两家以外,剩下的两家武院全部都只剩下一个人了,而我们有足足五个人,我们不是出现的希望更大,而是赢定了!”

  “没错!这两家武院都是菜鸟,其中那个秋叶菊武院的两个家伙已经被我们干掉了,剩下一条漏之鱼而已,不足为虑。”

  “还有一家叫什么破****院,名字倒是挺威风,实际上却是最弱的一支队伍,而且也只剩下一个人了。我们赢定了,哈哈,真轻松!许首席你说是吧?”

  这位许首席是金羽武院高二年级的第一首席,雨霖武院的首席就是之前被李英达和刘庆栋揍成了猪头的那个板寸男。

  板寸男被两人偷袭失去了资格,所以如今两家武院都以这位许首席马首是瞻。

  许首席却没有他们这么兴奋,而是紧紧的皱眉道:“奇怪了,他们都是怎么被淘汰的?要说之前的雄狮、白河、山河这几家也就罢了,但是启道的那两人是怎么被淘汰的?明明都已经没有敌人了,可他们俩却是一前一后就被淘汰了,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一个男生笑道,“启道的那两个家伙肯定是不小心被凶兽给干掉了!”

  这倒是一种可能,因为这片山林里可不是什么危险都没有的,其中有许多一阶的凶兽,选手们一不小心被凶兽给盯上“干掉”,这也的确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当然,这里的“干掉”指的是失去战斗能力,因为被放在这里的凶兽,全部都是被教育部里的强者驯化催眠过的,以强大的精神威能,在它们的脑中强行输入了“不能杀人”的硬性指令。再加上一定程度的驯化,所以这些凶兽会袭击这里的参赛者,但它们很有分寸,除非是被彻底激怒,否则不会杀死参赛选手的。

  毕竟参赛者们都是高中生,所以为了保护他们,团战的条条框框比较多,更高级的战院大比当中,就没有了这些约束。

  许首席的确认为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但他心中却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好像有危险正在靠近,但是他也不认为这种危险会是剩下那两家武院的两名“苟延残喘”的学生带来的,那么就只剩下凶兽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大声道:“大家都小心点!有句古话叫做‘行百里者半九十’,所以胜利越是在眼前,我们就越要小心谨慎。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要是被凶兽给干掉了,那岂不是亏大了?!秦瑞!”

  “首席?”

  “数一数我们找到多少块令牌了?”

  “我刚才数过,一共是三十七块!”

  “那我们小心点,继续找。接下来两个目标,第一,找到六十八块令牌,我们两家每家拿三十四块,还剩下三十二块,就算他们找齐了也无力回天。第二,若是遇到剩下那两个家伙,干掉他们,淘汰他们,我们同样也就赢了!”

  “这个算术算的挺好啊!”有人在一旁夸奖了一句。

  许首席眉头微皱,这话虽然是夸奖,但是语气之中却带着几分嘲弄和不屑,是谁说的?不对,这声音是从上面传过来的!

  秦瑞的神经反射弧稍微长了点,没听出来话里的嘲讽,大大咧咧的道:“那是当然……”

  “白痴!”许首席循声望去,才骇然发现,就在他们身后十几米的距离外的一棵大树上,一个穿着战斗服手提长刀的年轻人坐在树枝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满脸的嘲弄。许首席当即大喝道:“防备!有敌人!”

  来人自然是陈器,他轻轻的从树上跳了下来,在众人胸口的徽章上扫了一眼,道:“徽章是水滴状的你们两个,应该就是雨霖武院的了吧?我可算找到你们了,原来你们的徽章长的是这个模样啊?那我还真是冤枉了那两个名字里带‘河’的武院。虽然你们的名字里都有‘水’,但徽章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嘛!”

  雨霖、金羽两家武院的人也看清楚他胸口的菊花徽章,一名雨霖武院的男生当场就怒了,喝道:“好哇!原来你也是那个菊花武院的!你们这个武院的人实在是太过卑鄙,竟然偷袭我们首席!我现在要把你也活生生打成猪头,跟那两个混蛋一起,你们就改名叫猪头武院吧!”

  他大喝一声,就朝着陈器冲了过来,他身后的许首席大惊之下喊道:“张光辉,回来,不要去!”

  可惜已经晚了。

  陈器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哦?猪头吗?!”

  然后所有人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花,陈器竟然原地消失了!

  冲过来的张光辉也愣住了,傻乎乎的站在原地揉了揉眼睛,这时后面响起许首席的大喊:“小心身后!”

  张光辉大惊,但他毕竟是精英学生,头也不会,抬脚就往身后踢去!

  但是,什么都没有踢到,身后仿佛只剩下一团空气。

  就在他疑惑之时,眼前又是一花,陈器那张阴沉的脸就出现在他的眼前――真的是眼前,两人相距不过一支手的距离,他甚至可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他很确定两人的距离的确只有一支手,因为陈器已经闪电般的伸出了胳膊,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他竟然就这么一支手,就把张光辉从原地给提了起来!

  张光辉被掐住脖子,面色涨的通红,拼命的去掰脖子上的手,但却绝望的发现那支手就好像是铁钳一样,他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也无法将其挪动分毫。

  这时许首席率先反应过来,大喝一声“放下他”,挺剑朝着陈器冲来――他倒是有几分水准,这一个冲刺就是一记剑招,七八米的距离被他一跃而过。

  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都大喊着朝着陈器冲了过来。

  看着冲过来的这几人,陈器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一把将张光辉往后一提,然后,对着冲来的人用力一甩!

  他竟然把一个一百七八十斤的大活人当作暗器砸了过去!

  许首席反应极快,瞬间判断出绝不能接,连忙变招闪过,但是他身后的几人却没有他这样的反应速度和能力。相反,另外一名雨霖武院的学生竟然还主动长出双手,想要把张光辉给接住。

  “砰!”

  这名学生直接被那个巨大的“人形暗器”砸翻了个跟头,两人同时惨呼一声,摔在地上。

  “你!”许首席看到两人的惨状,转头怒喝道:“你下手怎能如此狠毒?!”

  但是他将头转过来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陈器的身影。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放下他们!”

  许首席又一次回过头来,才发现陈器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张光辉身边,一把抓住这两名雨霖武院学生的脚踝,将已经晕头转向的二人从地上提起,好像是大风车一样的原地旋转起来。

  不,这不是大风车,这是人肉风火轮!

  金羽武院的三人对着这人肉风火轮毫无办法,因为他们要攻击的话,率先就会伤到张光辉两人。

  风火轮中,响起陈器嚣张的大笑,“你们这么喜欢猪头,那我就成全你们!”

  可怜两人都快被转的吐了,只感觉天旋地转,耳边风声嗡嗡作响,又哪里还能听到陈器的话。

  也不知道转了几十圈以后,陈器猛的将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旁边空地上一抛!

  一旁金羽武院的人都惊呼出声,这种旋转的力道再抛出去的话,他两人不管接下来撞到什么东西,都会被撞成肉饼,绝无幸免的道理――这个家伙竟然敢在大比团战当中杀人?!

  但是,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张光辉是被先抛出去的,但是另外一名学生却是后发先至,而且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和张光辉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但是预料当中筋断骨折的场面却没有出现,因为那名学生身上被陈器用的是一股回旋的巧劲,正好抵消了张光辉被扔出去的力道,两人一点重伤都没有,但是皮肉之苦却是免不了的。两人面对面撞了一下,都晕了过去。

  而这一撞之下,两人自然是撞的鼻青脸肿,活生生就像是两个猪头!

  终于是出了口恶气。

  陈器拍拍手,看向已经呆若木鸡的金羽武院的三人,道:“你们自己弃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