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你们是什么破名字?!

噩梦宝藏 +A -A

  第八十五章、

  每一年的大考开始时,其实最紧张的不是在考场里考试的学生,而是等候在外面的家长们。同样的道理,在这种团战时,最紧张的不是在团战地图里的参赛学生,而是等候在每个战场外面等候区的学院领导们。

  尤其是这种胜利者踩着失败者的肩膀出线的比赛,这些衣冠楚楚的学院领导们因为自己学生的失败,直接迁怒到对方武院的情况从来都不少见。

  比如刚才,在这个第十五号赛场的等待区当中,秋叶菊武院和雨霖武院的领导就险些动起手来。

  因为两名秋叶菊武院和一名雨霖武院的学生,都是满脸鲜血的被工作人员带出来的,而且双方一路上都在破口大骂,要不是有工作人员拉着,估计早就继续干在一起了!

  学生的凄惨模样和激烈情绪引来了两个武院领导的极大愤慨,纷纷指责对方出手过重,两边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如果不是有裁判站出来及时阻止,这些领导们打成一团也一点都不奇怪。

  其他武院的人都在一旁看笑话,像这种事情在以前每年的全郡大比中都不少,反正事不关己,就当看个热闹好了。

  可是没过多久,白河武院的院长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们白河武院的三名参赛学生,全部都是一脸茫然的被工作人员给带了出来,三个人都好像是失了魂一样,目光呆滞,眼神茫然。

  这三人同时被带出来,引得等候区中的七家武院全体大哗――之前在比赛刚开始还没到一个小时时,这种情况就已经出现过了一次,那次出来的三人是之前被大为看好的雄狮武院。而且雄狮武院的首席出来看到他们院长时,当场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

  不过其他武院并没有问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雄狮武院的院长二话不说,就把他们三人给带走了,连同雄狮武院的所有人全部离开――毕竟刚开场半个小时,自家武院的三人就全部被淘汰,这简直是奇耻大辱,雄狮武院的院长还是有几分城府的,知道周围其他七家武院都在看热闹,想探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就偏不让这些人如意!

  但是白河武院的女院长却没有雄狮武院院长那样的城府,看到自家的三名学生全部被带出来时,她当即就慌了,也不看热闹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住他家首席的衣领,吼道:“怎么回事?!你们三个怎么都被淘汰了?!”

  可是往日里她最看好的首席,这个时候却好像是个智障儿童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但是眼神之中却没有半点的焦距。

  这位白河武院的院长恰好也姓白,看到弟子这幅模样,白院长怒了,“啪啪”两个清脆的耳光就扇在了他的脸上,吼道:“喂!醒醒!醒醒!到底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这位首席同学这才醒觉过来,眼中有泪水闪动,也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院长,学生没用,给您丢脸了!”

  白院长这时杀了他的心都有,大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啊,起来!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不就输了场比赛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你们到底是怎么输的?怎么你们三人同时被送了出来?遇到埋伏了?”,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三名精英学生几乎同一时间被淘汰,肯定是遇到埋伏了。

  可白院长没想到,她这么一说,那位首席同学哭的更伤心,“不是被埋伏,是一个人!十招啊!而且是我们三个人!我们三人一起出手,都没在他的手下走过十招啊!就被他给打倒了,然后被他拧下了我们手环上的弃权键,十招啊!”

  等候区内所有等在这里的人,包括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脸的惊骇。

  十招就击败了三人,这只能说明出手的那名学生的实力对他们而言是绝对碾压!

  白院长也惊住了,“十招?!怎么可能?!”

  “其实还没到十招,”旁边另外一名学生这时候幽幽的道,“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首席和李哥就被打倒了,我见势不妙掉头就跑,可是那家伙却不急着追我,他竟然先给首席和李哥的手环上按下了弃权键,然后才追上来把我打倒,他的身法好诡异,我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人是谁?!”白院长尖叫道:“是哪个武院的?!他胸口的武院徽章是什么样子的?!是山河武院,还是启道武院的秘密武器?!”

  周围的人都纷纷望向山河武院和启道武院的方向,但看到这两家武院的人也都是一脸的紧张和茫然,顿时就知道不会是他们的学生。

  “都不是……”首席同学哭着道,“他的胸口徽章,是一朵花,菊花!”

  “菊花……”

  众人先是一愣,继而都惊骇的望向秋叶菊武院这边,而站在秋叶菊武院对面,刚刚险些跟他们干上一架的雨霖武院的众人,此时表情更是精彩。

  而秋叶菊武院的众人,似乎是早有预料,当众人的目光望过来时,他们一个个都露出了矜持的微笑。

  废话!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能一挑三的天才?更何况这个小组的实力也就是那么回事。

  不是陈器就有鬼了!

  白院长也是目光呆滞,好像是丢了魂一样,嘴里喃喃道:“为,为什么?!”,话一出口她知道自己这句话问的傻了,这里是全郡大比,大家为了争抢那两个出线名额各为其主,还能为了什么?!

  但是白河武院的首席却突然蹦了起来,指着雨霖武院的方向吼道:“都是因为他们!”

  “我们?!”雨霖武院也懵了,这关我们屁事?!

  “就是你们!”这位首席同学悲愤的大叫道,“那人上来就问我们是哪个武院的,认不认识你们雨霖武院的人,知不知道你们在哪里。我们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令牌的信号,本来并不打算在他身上费力气。但是当我们说我们是白河武院以后,那人突然转回头来说,他现在一肚子火,正在找你们雨霖武院的麻烦,但是这个地图很大,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既然遇上我们那也是缘分,因为我们白河武院和你们雨霖武院一样,名字里都带着‘水’!”

  “所以,他说要在我们身上收些利息!”首席同学的声音如杜鹃啼血,“我们招谁惹谁了?!”

  等候区内所有人都傻了,包括秋叶菊武院的所有人。

  就算是他们也万万想不到陈器竟然找了这个理由,这是迁怒,赤裸裸的迁怒!

  但是惊愕之后……

  已经被打的跟猪头一样的李英达和刘庆栋哈哈大笑起来,而且他们毫不客气的指着对面雨霖武院的众人,拍着大腿大笑嘲讽,“你们完蛋了!器哥已经知道是你们干的了,他会为我们报仇的,你们雨霖武院这一次别想出线了,器哥出手,你们没有任何机会的!”

  雨霖武院这边的所有人心中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们的实力其实和白河武院差不多,白河武院的三人在十招之内被那人秒杀,他们的学生也未必能够撑到第二十招。

  但是气势上却不能弱了,雨霖武院的院长冷哼一声,“好大的口气!”

  那个同样被打成了猪头,连鼻子都被打扁了的板寸男也大叫道:“你们嚣张什么?!再厉害他也就是一个人,我们已经和金羽武院联盟了!我们现在一共有五个人,五对一,你让他来啊!”

  听到这话,雨霖武院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稍稍的喜色,而金羽武院的人则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和无奈。

  这些领导基本上都是觉醒境以上的,他们如何能不明白一个可以瞬间击败白河武院三名精英学生的人是何等的实力?说白了有这样的人在,其他人就只有资格去争第二,但是他们却又偏偏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这可不大妙啊!

  这时候,突然有人恍然大悟一般的喊道:“一敌三,又是一敌三,难道说之前雄狮武院被淘汰的那三人也是他干的?!”

  好像一串电流,击穿了所有人的心脏。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但这样算起来很有可能,这个战场中原本一共八家武院,比赛刚开始没多久,雄狮武院就被全部淘汰,然后在刚才雨霖武院和秋叶菊武院的这三人出来之前,又有四人被淘汰,分别是山河、启道两家武院各一人――这两家是撞在了一起,各损失了一人,然后就是破****院,损失了两人。

  但是这三家武院出来的人都被问过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遇到雄狮武院的人。

  那么,就剩下最后四家武院有嫌疑了。

  白河、雨霖、金羽和秋叶菊这四家。

  白河武院已经承认不是他们干的,雨霖和金羽武院一直在一起,所以也不是他们俩。

  全部排除完了,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

  屋里所有人看向秋叶菊武院众人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这年头实力就是地位,秋叶菊武院有这个实力,他们在旁人眼中的地位,自然直线升高。

  秋叶菊武院这边所有人只觉得心中大爽,好像是三伏天吃了一大桶冰淇淋一样!

  就在这时,又有两名参赛学生魂不守舍的被工作人员带了出来。

  山河武院的人一下子就围了上去,焦急的问道:“你们怎么也被淘汰了?!”

  “你们是被谁淘汰的?!”

  其中一名参赛学生嘴皮子发抖,“雨……雨霖武院!”

  雨霖武院众人先是一惊,继而一喜,不错啊,我们竟然把山河武院干掉了!虽然他们只剩下两个人了。

  但他们的高兴劲还没有彻底起来,就听山河武院的学生骂道:“你们起的什么破名字?!为什么你们的名字里面也带着‘水’?!你们把我们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