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陈器发怒

噩梦宝藏 +A -A

  谁也想不到,陈器现在正躺在树上睡觉。

  这里的树又高又粗又茂,陈器找了一棵最粗的树,一根最粗的树杆,嚯,这树杆比陈器以前睡的床还要宽敞不少,他整个人躺在上面还能时不时的翻个身。

  至于去找令牌……

  他没那个闲工夫,几个小时以后直接去抢多省事!

  去年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比赛的陈器,深知大比组委会那群家伙有多么的蛋疼――这群孙子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把令牌藏在那些让你想不到的地方,哪怕手环上有雷达可以探查令牌的大致位置,但只要他们不想让选手找到或者得到,就算顺着手环的指引来到地方了,选手也没办法。

  因为到地方后,参赛选手们就会悲剧的发现,那里蹲着一头被铁链拴着的一阶凶兽,而那块令牌就被沾在凶兽的肚皮上……

  又或者,这块令牌在面前一处山崖上,而等选手们累死累活爬上山以后,才发现令牌在山崖下面一个很难到达的山洞里……

  还有埋在地下的,藏在河里的,甚至还有藏在凶兽的粪便里的……

  总之,这群孙子为了给参赛者增加难度,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当然,不可能把一百块令牌都藏的这么过分,但是起码有三十块左右的令牌是被这样安置的。

  所以,去年陈器拿下的平嘉郡全郡大比的团战冠军,真心没有少吃苦头!

  这种亏吃一次就够了,第二次肯定不能再吃了。

  所以陈器就惬意的躺在树杆上,进入了不动如山的精神状态――趁着这点时间能修炼一会就修炼一会,蚊子肉也是肉不是。

  他在这里睡觉修行两不误,偶尔醒来一次还可以从如意锅里拿出块烤肉和水饱餐一顿,但是李英达和刘庆栋两人就悲剧了。

  他俩现在正在跑路。

  “该死的雨霖武院,竟然和金羽武院联合在了一起,六对二,怎么打?!”刘庆栋边跑边骂,他一手捂着左臂,鲜血不断从手指缝里往外渗出,显然是受了伤。他一边跑一边从包里拿出绷带,就在奔跑之中将左臂的伤口紧紧绑住。

  “别抱怨了,省点体力吧,”李英达边跑边道:“两个武院联盟是大比当中的一种常见战术,只是我们是大意了,因为有器哥在,我们并没有用这一招。从资料上来看,我们这一组里最厉害的三家武院分别是山河武院、启道武院以及被器哥干掉的雄狮武院,除了我们和这三家以外,剩下的四支武院实力都很一般,他们抱成团其实是可以预料的,只是我俩大意了,没想到那块令牌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刘庆栋“嘿”了一声,道:“说起那个雄狮武院,器哥还真的很够劲!开场才那么点时间就把他们三个选手都给干掉了!过瘾!”

  “但是这样一来也让其他武院升起了巨大的警惕,”李英达苦笑道,“大家都知道雄狮武院实力不弱,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在刚开场就被灭团了。说实话器哥这事做的实在有些过火了,估计现在其他武院能联合的都联合了起来,而我们这边现在也找不到器哥,就剩下我俩,就更悲剧了!”

  “现在还考虑个屁的得失?!”刘庆栋咬着牙骂道,“我就问你一句话,器哥这事做的,爽不?!”

  “爽!”李英达也是恶狠狠的咬牙,骂道:“爽翻了!”

  刘庆栋哈哈大笑,恶狠狠的道:“我们俩对器哥而言就是累赘,本来还想帮他收集几块令牌的,但现在看来是不大可能了,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器哥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你说对不对?!”

  “对!”

  “那咱俩还跑个屁!”刘庆栋突然停下了脚步,骂道:“跟他们干了!就算咱俩受伤了,不是还有正阳和顾宇吗?!反正我们都是来陪跑的,谁上不是上?!”

  李英达也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烁一种奇妙的光彩,“你说的没错,咱俩虽然是来陪跑的,但是却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跟他们干!”

  “哈!老李你终于爷们了一把嘛!”

  他俩脚步这一停,在他们身后的人很快就追了上来,一共有六人,五男一女,将李英达二人围住。

  其中一个板寸头的高大男生站出来,冷笑道:“跑啊,你们俩怎么不跑了?”

  刘庆栋哈哈大笑,骂道:“老子想跑就跑,想停就停,关你屁事!”

  板寸男大怒,“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你们真的是皮痒了,看我一会怎么给你好好松松筋骨!”

  “且慢!”李英达突然开口,从腰间的小包里取出几块小巧的令牌,共有七八块,道:“其实你们追我们无非是为了这些令牌,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可以把这些令牌都给你们,但是你们要放我们离开,怎样?”

  几人一愣,然后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板寸男道:“可以,你们把令牌放在地上,就可以走了。”

  “好!”李英达直接答应下来,对面六人一时都有些傻,心想这人的头脑就这么简单?随口一句话他竟然就信了?也不谈谈其他条件什么的,比如你自己拿着令牌留在这里,让旁边那个傻大个子先走?

  李英达缓缓的弯下腰,弯腰的同时,给了刘庆栋一个眼神,刘庆栋立刻会意,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就在李英达即将把令牌放在地上的时候,突然,他猛的抬头,双手一甩,竟然将这些令牌当作暗器甩了出去,与此同时他大吼一声,在地上用力一蹬,好像猛虎一样朝着面前的板寸男扑去!

  同一时间,刘庆栋也是使出了虚影剑法,冲了上来!

  板寸男慌忙躲避这些令牌暗器,但是下一秒,就被李英达按在了地上,然后就感觉鼻子一酸一痛,被李英达狠狠的一拳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

  剩下五人反应过来,立刻惊呼着上来救援,却被哈哈大笑的刘庆栋挥舞着长剑,以悍不畏死的架势将他们一时全部挡在了外面……

  …………

  三分钟后。

  躺在树杈上休息的陈器突然听到手腕上的手环响起了“滴滴”声,他漫不经心的举到面前一看,上面写着“雨霖武院一号选手,弃权。”

  他撇嘴嗤笑一声,把手腕放了下去,打算补个回笼觉,可是没过一分钟,手环再次响了起来,而且还是连续的在响。

  “难道这个雨霖武院也是三个人同时被淘汰了?”陈器自言自语的说着,又举起了手臂,但是当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信息以后,立刻从树杈上坐了起来。

  手环的屏幕上显示了两行字。

  “秋叶菊武院一号选手,弃权。”

  “秋叶菊武院二号选手,弃权。”

  “这两个白痴!”陈器大骂一句,他已经明白了,李英达和刘庆栋这两个家伙,并没有按照他的嘱咐找个地方猥琐着,这两条消息同时发来,显然他们被包了饺子。

  不过……那个雨霖武院的一号选手,也就是他们的首席就在一分钟之前也弃权了,陈器莫名的有种感觉,觉得这三条弃权信息相隔不久的发送过来,或许彼此间有着特殊的联系。

  但不管怎么样,李英达和刘庆栋两人输了,被人包了饺子,他这个当大哥的可不能当做没看见――虽然他之前拒绝了李英达让他当首席和领队的提议,所以陈器拿到的是三号选手的手环,但是毫无疑问他就是秋叶菊武院这次参赛选手当中真正的带头大哥!

  “雨霖武院……”

  陈器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从树上站了起来,狠狠的吸了两口气以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吼:“雨霖武院的垃圾们在哪里?!给老子死出来!”

  他运足了气的这一声大喝,虽说不至于能够传遍整个地图,但是也传出了老远。

  附近的几支队伍都听到了这声巨吼,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骇之色。

  陈器抓住一根藤蔓,用力一荡,便飞出去了十数米,再一荡,又是一大截路程,他就这么荡来荡去,中间还变幻了几次方向,终于,在手环的屏幕上发现了东南方向出现了聚在一起的光点。

  这种光点代表的是令牌的信号,那么多光点聚集在一起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令牌已经被人找到,所以才会聚在一起。

  他立刻朝着光点聚集的方向荡了过去,而陈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从树上离开时,组委会的指挥部当中,一名工作人员手舞足蹈的大叫,“动了动了!黄色三号终于动了!”

  然后他大喊道:“秋叶菊另外两个选手都被淘汰了,黄色三号坐不住了!”

  这个工作人员也是苦逼的很,他一直在注意陈器的动向,但是三四个小时过去了,这个十五号赛场内已经又有几个人被淘汰了,但是那个黄色三号的光点还在原地,从来就没有动过。

  甚至,地图上显示有好几支队伍之前与他交汇而过,但是这些队伍都没有停留,也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他是第一次看到大比团战中有这样奇葩的参赛者,所以一直都在注意他的动向。

  那样子都有些走火入魔了。

  其他工作人员有闲暇的也靠了上来,大家对于这个出手后就一直没有动过的参赛者都很感兴趣,甚至还有人之前专门跑出去,找到雄狮武院的人问了问,他们是怎么败的――当然,他什么都没问出来,因为这事实在太过丢人,而且这名工作人员也不是教育部的领导,人家雄狮武院怎么会自揭其短?

  “咦,他朝着绿色光点过去了,我来看看绿色的光点是哪个武院?哦,白河武院,是博菁郡的。咦,他们已经遇上了。”

  就在这时,屏幕上代表白河武院参赛者的三颗绿色光点当中的一颗,突然变成了刺目的红色,而且在不断的闪烁!

  众人大惊,这代表了白河武院的一名参赛者弃权了!

  然后,又是一颗绿色光点变成了红色。

  十几秒钟之后,最后一颗绿色的光点,也变成了红色。

  白河武院,全体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