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巧合?

噩梦宝藏 +A -A

  三郡大比组委会的指挥室内。

  “五号赛场弃权一人,是牧原武院三号选手。”

  “三号赛场弃权一人,是岚江武院二号选手。”

  “六号场地,樟画武院二号选手脉搏显示异常,速度进行急救,并且调查原因!”

  指挥室当中一共竖立着十六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的是彼此不同的地形图,每个地图上都有许多不同颜色的数字光点在跳跃式的闪烁移动。这些屏幕上播放的自然就是十六个场地当中的实时情况,屏幕上的闪亮的数字光点代表的就是每个选手现在所在的位置,大屏幕的旁边还有很多小屏幕,上面显示的好像心电图一样的波动线,旁边还有标号――这些都是正在比赛选手的脉搏状况。

  每个大屏幕前都有一组工作人员在紧盯着大小屏幕上的信号情况,并且随时播报场中的战况。

  指挥室正当中的几名联邦教育部的官员,饶有兴致的讨论着战局。

  “这才几分钟?就有人弃权了?”

  “呵,运气不好,你没看到三号赛场那两组人直接就遇到一起了?”

  “前八号场地都是高一的对吧?难怪了,一个个没有比赛的经验,你们看高二年级的,到现在一个被淘汰的都没有,都是老油条了。”

  “哎,可惜看不到实景,说实话这次三郡大比还是弄的太仓促了,起码应该提前半年通知才是啊!通知的太急了,准备的都不充分。”

  “那也没办法,谁让之前康州军在次元世界……”

  “咳!”有人重重咳嗽了一声,之前说话的那人连忙闭上了嘴,脸都白了,战战兢兢的望向当中那个地位最高的官员,“刘,刘司长,我不是故意的。”

  刘司长瞪了他一眼,然后沉声道:“我知道各位都觉得今年的教育改革有些仓促,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早一年改革,就会让康州的孩子们早一年受益!这才是我们教育部应做之事。没准备好又怎么了?用当年武神大人的一句名言来说,‘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是真正准备好的,但是当战争到来的时候,我们只能应战!’。”

  “这句话,与诸君共勉!”

  “是!”众人齐齐点头。

  这时候旁边一名工作人员大声道:“十五号赛场弃权一人,雄狮武院一号选手。”

  “咦?”教育部的官员们都将视线转过去。

  “十五号赛场的雄狮武院?我记得这个武院实力还可以啊,而且十五号赛场并没有什么太强的武院啊,怎么这就被淘汰了一人?”

  “而且还是一号选手,难道工作人员出现失误,给他们戴错手环了?一号选手不是向来都是该武院的首席吗?”

  “这个雄狮武院就是本城的吧?我之前还遇到墨霜武院的院长,聊了一会,他说他很看好雄狮武院在第一轮出线的。”

  正讨论中,那名工作人员又大声道:“十五号赛场弃权一人,雄狮武院三号选手!”

  “哗!”一直等的无聊的教育部官员们激动了,一分钟之内连续两名选手弃权,这是灭团的节奏啊!

  他们立刻朝着第十五号屏幕那里围了过去,刚到边上,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发现屏幕上一个刺目的红色光点闪烁起来。

  工作人员对比了一下,大喊道:“十五号赛场弃权一人,雄狮武院二号选手!雄狮武院高二年级代表队,淘汰!”

  “哗!”

  整个指挥室里都响起了巨大的声浪,就连负责其他场地的工作人员这时候也都忍不住望了过来。

  比赛才开始多久?

  二十分钟都不到,就有一家武院直接被淘汰了?!

  而且在场的工作人员当中有许多都是本城教育部门的,他们都是了解雄狮武院实力,之前看了分组以后很多人都觉得雄狮武院出线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被淘汰了。

  成为了这次三郡大比当中,第一支被淘汰的队伍!

  刘司长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对工作人员道:“这么快就被淘汰了?他们是遇上了强力的对手了吗?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你这里有记录吗?”

  “刘司长!”一名工作人员连忙道:“说出来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根据刚才地图上的显示,雄狮武院的三名队员,是被一个人给干掉的!”

  “什么?!”

  “不会吧?”

  “哈!这下有意思了!”

  刘司长挑了挑眉毛,“一个人?!”

  工作人员从旁边拿出一根细长的棍子,指向屏幕上一个正在快速移动的光点,这个光点呈现黄色,上面显示的数字是“3”。在场的人都知道,地图上显示的光点颜色不同,代表了不同的武院,而1、2、3三个数字,代表的是该武院参赛的三名选手的编号。

  立刻就有人查看旁边的对照表和登记表,然后奇怪的道:“咦?这个黄色的代表的是秋叶菊武院,我看看,是平嘉郡阳川城的一家武院,在平嘉郡当中的排名是……”,那人一脸无语的表情,好像吃了一枚臭鸡蛋一样,“第五十二名。”

  “什么?!”人群立刻就炸了,一个平嘉郡排名五十名开外的武院,在开场二十分钟之内,就一个人干掉了广元郡中排名第二十七的雄狮武院?!

  不是开玩笑吧?!

  有人大声问道:“赶紧看!这个什么菊……额,秋叶菊武院的三号选手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来看看我来看看,三号选手,在这里……陈器!他叫陈器!”

  这一刻,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简单上口的名字。

  刘司长看向那名工作人员,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你仔细说说。”

  “是,刘司长,刚才的情况是这样的……”工作人员指着地图的左上角,道:“黄色光点的秋叶菊武院是从左上方进入的,而雄狮武院则是在左下方。比赛刚开始不久,秋叶菊武院的三号选手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地图当中前进,他的移动速度很快,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名战兵的奔跑速度,按照我的估计,十五号是浓密的树林,该选手应该是采用荡秋千一类的方法快速移动的。”

  “这名选手在地图的这里停留了一小会,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就朝着左下方快速移动,沿途没有变幻任何的方向。”

  旁边一人突然道:“这么说,他是直奔雄狮武院去的?”

  “这个我不清楚,但应该不会,他怎么知道那个地方的队伍是雄狮武院的?”

  “不,他一定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之前说话的那人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若是陈器在场一定能认得出来,此人就是之前的那位裁判!

  刘司长看向这名裁判,奇怪的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刘司长,因为我是第十五号地图的裁判。秋叶菊武院和雄狮武院在赛前发生了一些冲突,我是看到的,但没有多管。但接下来比赛刚开始,秋叶菊武院的人就直奔雄狮武院所在地将他们三人淘汰,所以我相信这不是一场巧合。”

  刘司长沉吟下来,那个工作人员道:“这不可能!所有的队入场位置都是随机的,这个叫陈器的选手怎么可能会知道雄狮武院的位置?看他奔袭的路线就知道,他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留和犹豫……”

  “正是没有任何停留和犹豫,我才这么确定的!”那名裁判道:“那个叫陈器的少年我见过,他给人的感觉……很特别,所以我坚信这不是一场巧合。或许,他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确定雄狮武院的位置也说不定。”

  工作人员苦笑摇头,斟酌了一下词句道:“我保留意见。”

  刘司长突然笑了,指着屏幕上那个黄色的“3”,道:“他怎么停了?”

  “这个……”人们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发现那个黄色的“3”停在那里,好久了都是一动不动。

  工作人员只好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停在那里。”

  “呵,有意思的小家伙。”刘司长笑了笑,道:“好了,大家都别围着了,都围在这里工作都不好做了。都各回各位,继续干活吧!

  刘司长都发话了,工作人员自然不能留在这里看热闹了,于是各归各位,继续干活。

  刘司长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嘴唇微动,秘书愣了一下,立刻点头。

  原来,秘书收到了刘司长的传音,让他注意一下接下来秋叶菊武院的动向,但不要张扬。

  秘书心中羡慕秋叶菊武院和那个叫陈器的少年的好运气,能够在刘司长这里挂上名,哪怕最后他们进不了前十,但是只要他们表现的足够出色,说不定刘司长一句话,也能够给这家秋叶菊武院带来更多的资源。

  这时候秘书又瞥了屏幕一眼,那个黄色的三号还是在那里一动不动。

  秘书忍不住心中疑惑,“这小子,到底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