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太欺负人了

噩梦宝藏 +A -A

  长毛的惊讶已经突破了天际,在他看来他没有去找秋叶菊武院的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没想到这个之前冲他比划中指的家伙竟然自己单枪匹马找了过来!

  他疯了?

  来人不是陈器又是谁?

  长毛一愣之后就乐了,笑骂道:“好小子,我没去找你你自己送上门……哎哟我去,你来真的?!”

  陈器可懒得跟他废话,抬手就是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虽然突然,但却只是看着凶狠,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目的就是为了吓那个长毛一下。果然,长毛吓的匆忙后退,结果脚下一个拌蒜摔倒在地,摔了一个屁股蹲。

  陈器骄傲的哈哈一笑,骄傲的对坐在地上的长毛勾了勾手指,满脸的不屑。

  长毛一张脸气的通红,知道自己被陈器给耍了,大吼一声,伸手在地上一拍,借势弹起,手中的长剑化作点点剑光,将陈器全身要害笼罩在内!

  这家伙果然有几分自傲的本钱,这一手剑法在同龄人当中的确算是不错了,若是与阳川城的同龄人相比,他的实力,也差不多是与慕芊芊一个水平。

  但是也仅限于此了!

  刀光一闪!

  长毛惨呼一声,手中长剑被直接震飞了出去,虎口炸裂开来,连连后退数步。

  这下不光是长毛,另外两人也都傻了。

  一招,仅仅就是一招!

  就震飞了长毛的兵器,这说明对方无论是力量、技巧、眼力都远远要高出长毛一大截!

  好厉害!

  他们也已经认出了陈器,认出了他胸口徽章所代表的武院,只觉得一阵头晕,那个首席在心中狂喊:“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怎么会这样?!资料上不是说阳川城是个小城,秋叶菊武院是个再垃圾不过的武院了吗?!怎么他们的学生能有这么厉害的?!”

  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细想了,他只知道眼前这个拿着一把黑色长刀的少年,已经是他们雄狮武院第一轮出现的最大障碍!

  虽然明知道自己武院没那个本事进入前十,但是作为本城的武院,在家门口要是连第一轮都过不去的话,那这个人就丢的大了,只怕以后很多年都会因为此事而抬不起头来!

  他冲着远处赶过来的另外一名同学大喊道:“一起上!”

  两人同时提升了速度,两柄长剑从左右两边同时袭来,一左一右,带着两股劲风,配合的亲密无间。

  陈器不急不缓,脚步一滑,避开双剑,顺手伸刀一撩。

  “叮”!

  两把长剑又是险些脱手而出,雄狮武院的首席惊呼道:“这家伙力气好大,别跟他硬拼!”

  两人小心的游走,这时候那长毛也已经把长剑捡了回来,气的哇哇怪叫,加入了战团。这三人结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战阵,三剑齐出,与陈器战成了一团。

  陈器有心想试试这个雄狮武院的实力,倒也不急着破阵,只是一边随手拆挡,一边仔细观察。

  这三人当中,显然这个首席的实力最强,已经接近三级战兵的门槛,另外两人也差不多是二级战兵的水准。至于他们的剑法,虽然比起秋叶菊武院的虚影剑法要高出一些水准,却也实在是高的有限。

  这样的水准,大概和之前的怒风武院差不多,而资料上说雄狮武院在整个广元郡中排名第二十七,怒风武院则是在平嘉郡里排名第四,这个排名也充分说明了两郡之间的巨大差距。

  试出三人的水准之后,陈器就不愿意再浪费力气了。

  “叮叮叮!”

  陈器挥出三刀,但是这三刀竟然是劈向左右和前方三个方向,三人同时觉得剑身上一股大力传来,都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两步,当他们勉强调整好身形,刚刚想要反攻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陈器的身影!

  他去了哪里?!

  雄狮武院的一名学生突然感觉身后升起了一股强大的危机,他的反应也是极快,头也不回,直接一剑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刺向身后。

  但是,他还是慢了半拍。

  他这一招才使出了一半,就感觉腰眼上一阵剧痛,被人从后面狠狠打了一拳,这一拳让他半个身子都麻痹了,紧接着脖颈后方又是一痛,这名选手很干脆的翻了个白眼,慢慢悠悠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剩下的两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找到陈器的身影时,他们的首席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长毛发出了一声愤怒至极的吼叫,冲着陈器就扑了上来,但他那点实力在陈器面前实在是不够看。陈器连刀都没出,就直接抓住了他握剑的右手手腕,用力一捏,长毛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长剑就落在了地上。

  这时剩下的雄狮武院的首席也已经冲了过来,可是陈器就是一手捏着长毛的手臂,一边轻松的躲闪他的剑招,而且还将长毛作为盾牌挡在中间。

  长毛被陈器捏在手里,他不是不想挣扎,只是陈器捏住他手腕的力气实在太大,而且捏住了他的脉门。他刚想抬起左手去打,陈器立刻便是一发力,剧烈的疼痛让他当即惨号出声,而且在这么一捏之下,他只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是一片酸麻,根本连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只能由陈器这样随意的捏着他,就好像捏着一个真人大小的玩偶一般。

  又好像是在跳一曲华丽而又危险的舞步。

  雄狮武院的首席无论怎么攻击都无法伤到陈器,反而不小心在长毛的身上扎了两剑,扎的长毛哇哇大叫,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巨大差距,突然长叹一声,将手中的长剑抛在地上,沮丧道:“这位朋友,你赢了,我们……认输!”

  “认输”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好像是有千斤一般沉重。

  想来也是,原本认为第一战大可以高歌猛进,势如破竹,但是连令牌都只找到一个的情况下,就被对方一个人击败。

  他已经看出了陈器就是在玩,甚至说的更明显一点,他就是在羞辱长毛!

  他完全可以一巴掌把长毛打晕,再来解决自己,这根本费不了他什么功夫――绝对比现在要省事。

  但他偏偏不做,就是捏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长毛的手,把他拉在中间当盾牌!

  雄狮武院的首席心中苦涩,他哪里不清楚对手的意思?人家就是在羞辱他们雄狮武院,谁让双方在赛前就闹的不愉快的?人家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告诉他们――你们雄狮武院,就是垃圾!

  早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秋叶菊武院有这样的高手,他们一开始怎么会大放厥词,主动挑衅的?!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首席同学不是没想过说软话求饶,或许对方可以放他们一马,这样接下来他们努力争取小组第二,也还没有完全丧失出线的希望。

  但是话到嘴边他却说不出来,不是因为什么自尊心作祟,只要能出线自尊心算个屁!

  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很清楚对方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已经很明显了!

  团战刚一开始,这家伙就一路找过来,显然是来解决恩怨的,而且他拉着长毛当盾牌的举动也已经说明了他不是一位君子,也不是一名绅士。

  他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所以,为了避免自取其辱,首席同学直接选择了放弃――他打开手腕侧方的保险盖,含着泪旋转了那个红色的按钮。

  就在他旋转按钮的那一刻,陈器和他捏着的长毛同学,还有边上昏迷不醒的那个家伙的手腕上,都响起了“滴滴”的声音。

  一行文字出现在手环的屏幕上。

  “雄狮武院一号选手,弃权!”

  “不!”长毛发出了一声痛苦哀怨的惨叫,陈器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手将长刀插在地上,然后抓起他的左手,打开他手环上的安全盖,拧下了红色的按钮。

  这个过程当中,长毛显然知道陈器要做什么,或许是不甘心,他拼命的挣扎,就好像是一条被打捞上来的鱼。

  但是他那点可怜的力量在陈器面前完全微不足道。

  直到陈器拧下了开关,他自己的手环再次响起了“滴滴”声时,长毛立刻就不挣扎了。而且整个人都好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

  陈器手一松,他就瘫在了地上,两眼呆滞,眼中一点神光都没有了。

  旁边的那位首席同学虽然没有瘫倒,但是表情也和他差不多。

  不理会这两个已经被淘汰的人,陈器走到晕倒的那名学生身边,拧下了他手环上的弃权按钮。

  然后他走回来,把插在地上的长刀拔出,看都不看这三人一眼,助跑几步,灵活的窜上了树,然后荡着藤蔓飘然而去!

  这个时候,首席同学才注意到,就在这家伙来到这里,然后将他们三人淘汰这段时间当中,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句话都没有!

  首席同学冲着陈器离开的方向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控诉,“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吗?!你是想表达你是在无视我们吗?!在你眼里,我们连被你开口骂一句脏话的资格都没有吗?!”

  “噗通”一声,首席同学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太欺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