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寻踪而至

噩梦宝藏 +A -A

  在检查了身上的装备以后,陈器一行人被蒙上了眼睛,然后就有人扶着自己走了一大段坎坷不平的道路以后后停了下来,摘掉了他们的眼罩后,工作人员一句话不说就掉头离开。

  这里是一片密林,几人同时看向了手上的手环,切出地图的选项,发现他们现在的位置在地图的左上角。除了陈器之外,代表秋叶菊武院参加这场团战的另外两人是李英达和刘庆栋,他们两人第一时间靠了过来,道:“器哥,什么战术?”

  “本来是想以逸待劳的,”陈器道,“但是那个母猫武院的家伙那么嚣张,让我很有些不爽,所以我决定主动出击,把他们先干掉!”

  两人兴奋起来,齐声道:“好啊!”

  “你俩瞎激动什么?”陈器给他们一个白眼球,“还不知道他们在哪呢!而且我的意思是我去干掉他们,你们俩继续找个坑猥琐着,别来碍事!”

  两人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悲剧的对望了一眼,李英达苦笑道:“器哥,我俩虽然是来打酱油的,但你也别让我们打的这么彻底啊!要不我俩在这附近寻找一下,看有没有令牌?”

  陈器好像赶苍蝇一样的挥手,“那随便你们,不过你们自己小心点,要是遇到敌人,别急着出头,情况不对就跑,就算把令牌给他们也无所谓,反正我会拿回来的!好了,不废话了,我去找人了!”

  说完,陈器三下两下的就爬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然后抓着一根藤条一荡,就荡到了另外一棵树上,如此两下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英达和刘庆栋苦笑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

  要换做是以前刚认识的时候,他们或许还会觉得陈器这样做太傲了,太看不起他们了,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已经弄明白了陈器的性格――这家伙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别看他嘴上没个把门的,实际上在平日训练的时候,对他们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教导的非常细心。

  但这家伙一旦跟人熟了,说话就是这幅操蛋的德行,但其实他俩明白,陈器是不想他们在这第一场比赛中就受伤,影响了后面的赛程。

  李英达将手环调整成雷达模式,拔出长剑道:“我们也开始找吧,小心点,别受伤了。”

  根据组委会之前交待的规则,这一处山林大概有二十多平方公里,边缘处拉起了铁丝,不得翻越。这个地图的面积不算太大,当然也不能算小,八支队伍随机从地图的东南西北以及四个角的位置进入。在这片地图当中,一共藏有一百枚令牌,八支队伍分散寻找,可以在中途弃权,也可以觉得自己的令牌已经找的足够了,从而前往地图的出口处上缴令牌,结束本队的比赛。

  当然这样结束比赛以后,这支队伍是不能再重新进入地图的。而且大家都是蒙着眼睛进来的,想找到当前地图的出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样的规则,就是让一些实力不是那么强的队伍也有获胜的机会。比如有的队伍找到了三十多枚令牌,但是他们却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够,接下来若是遇到强队,不大可能守住这些令牌,那么他们就可以去地图出口终止自己的比赛。一旦成功的话,三十多枚令牌想拿到第一基本不大可能,但是却可以去赌第二名。

  这是一种策略,也是一种智慧。而人类比起野兽来最大的优势,就是智慧!

  陈器好像是人猿泰山一样在大树上荡着藤条,以他现在无限接近四级战兵的实力,加上幻身掌的奇妙身法,这种移动的方式对他而言完全没有难度,而且快捷省力。

  找了一处确定没有人的地方,陈器心念一动,钥匙大小的如意锅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以后,再动心起念,如意锅就在他手里凭白消失了。

  这就是陈器得到幻梦令以后,跟梦白学会的新技能。

  他可以将幻梦令、藏锋刀和如意锅这三样宝物,收进自己的“识海”当中,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做法的原理是什么,但是学会这种方法以后,他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三样宝物会不小心从自己身上掉落了。而且,这三样东西在他的识海内,更是绝对不可能暴露的,他可以随意的把这三样东西带到任何他能进的地方。

  陈器从如意锅中拿出来的,是一个封闭的小瓶,瓶中装着一只黑黑的小虫子。

  这是一种源自于次元世界的奇异虫子,叫做“寻踪虫”,也叫“追踪虫”。这种虫子可以分泌出一种特殊的体液,这种体液除非是彭贵这种觉醒了超级嗅觉的人来闻,否则的话,普通人是根本闻不到任何味道的。但是这种追踪虫可以,而且,最原始的寻踪虫甚至可以在几十里外闻到自己分泌出的体液的味道,然后追踪过去。

  陈器手上的寻踪虫是慕华辉送给他的,因为之前一次闲聊的时候,陈器提到过彭贵觉醒的“超级嗅觉”。他认为这种能力在特定的环境下非常有用,然后慕华辉就笑,说这种超级嗅觉真的是再废不过的能力了,一只寻踪虫就能替代。陈器好奇之下,慕华辉就送给了他一些这种寻踪虫给他玩。

  看看这个量词――“一些”,说明这种寻踪虫并不珍贵,因为联邦的学者早已找到了寻踪虫的培养办法,虽说因为环境的问题,培养出来的虫子在嗅觉上是一代不如一代,他送给陈器的寻踪虫就是几代以后的退化产物,嗅觉的范围只有不到十里,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它分不清楚自己和其他寻踪虫体液味道的差别,但是陈器还是欢天喜地的留下了。

  在入场之前,他偷偷取了点寻踪虫的体液,然后弹到了雄狮武院那个长毛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包括裁判都没注意到他动的手脚。

  这片地图本来就不大,二十多平方公里算起来横竖也不过只有四五公里,陈器又是朝着地图正中移动了一大段路,所以几乎整张地图都在寻踪虫的嗅觉范围之内。

  果然,寻踪虫被从瓶子里放出来的时候晕乎乎的在空中转了几圈,但它很快就确定了方向,朝着西南方向“嗡嗡”的飞去,样子显得很是兴奋。

  陈器确定了,雄狮武院那伙人一定是被分在了地图的左下方。

  把寻踪虫重新塞进瓶子里,陈器荡着藤蔓,朝着西南方疾驰而去!

  这个时候地图的左下方,雄狮武院的三名参赛者也已经开始了行动。这三人显然都是老手,他们直接分散开来,在地图的左下角呈一个扇形在周围搜索,三人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四五百米的样子,这样不但可以将搜索的面积扩大至三倍,而且三人互成犄角,一旦遇袭,只要稍微拖上一拖,另外两人立刻就能赶到救援。

  “这里有一个!”

  长毛的运气最好,最先找到了一枚藏在石头下面的玉牌,得意的吆喝起来,“兄弟们,这次三郡大比的一血被我拿了!”

  远处一人隔着老远笑骂道:“****运!”

  另外一人比较稳重,道:“才一块而已,别废话,找到十块玉牌以后,我们就去找其他的队。”

  长毛显然是个爱得瑟的人,嚷嚷道:“首席,要我说,我们还费力气找什么令牌?不如找个地方养精蓄锐,等过两三个小时以后,我们直接出击去抢别人的,这样多省事!尤其是那个秋叶菊武院,特么的,遇到那几个货,我非得把他们打出屎来!”

  首席道:“你不要老是把你的眼光盯在这样的弱队上!这个秋叶菊武院我听都没有听说过,根本不足为虑。我们要应对的是山河武院和启道武院,资料上说这两家武院的实力都不算弱,和我们也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你就给我省一省力气,别在那些垃圾武院身上浪费精力了。只要我们把山河和启道这两家武院随便干掉一家,那这次我们就基本上保证前两名了。”

  “可是首席,要是山河武院和启道武院联盟了怎么办?”

  首席沉吟了一下,道:“他们要是联盟,那我们就去找其他的武院联盟,他俩联盟起来肯定是众矢之的。但我们另外八家武院联合起来,他俩又算的了什么?到时候让其他的武院先去拼,我们见机保存实力为上。”

  “高,实在是高!”

  长毛叫道:“首席,我们跟另外六家联盟就好,那个秋叶菊武院我是一定要干掉的!”

  首席有些气闷,没好气的道:“随便你!反正那个什么菊花武院不值一提,你高兴你就把他们干掉就好!”

  这时,远处的空中突然响起一声长笑,“干掉我们?!好大的口气!”

  一个身影直接从空中飞了过来,落下时手脚并用,先是脚尖在旁边的树杆上轻轻一点,又在树身上连拍几掌,就将藤蔓甩过来的力道卸去了大半,落地之时虽不至于轻盈如燕,但是却也是稳稳当当,就好像直接从树上跳下来一样。

  看清楚来人的样子,长毛的眼睛都瞪圆了,喝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