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团战开始

噩梦宝藏 +A -A

  在酒店里好好休整了两天,终于到了期待已久的三郡大比的日子了。

  一大清早,阳川城各个武院从院长到学生,都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尤其是参赛的学生们,换上了印着自己武院徽章的战斗服,气宇轩昂的前往了比赛的场地――定泉城的南郊。

  只有陈器还在自己屋里睡大觉。

  用他的话来说,“我们的第一场比赛明明在下午,干嘛上午就巴巴的跑过去?还有那个惯例的开幕式,绝对是一群教育部的领导上台讲话,巴拉巴拉巴拉,好像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可怜学生们就要站在台下打着哈欠听着,还得给他们鼓掌助兴。有那闲功夫我还不如在酒店里好好睡上一觉,再说了,下面那么多学生,他们哪知道谁来了谁没来?又不点名!”

  秋叶菊武院这会儿都拿他当宝贝一样捧着,哪里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好由着他的性子来。

  果然,等到中午时分,陈器吃饱喝足了以后,和陈清妍还有慕家众人来到南郊的赛场上时,看到很多学生都是一脸特别晦气的样子。

  李英达翻着白眼道:“一个开幕式光是领导讲话就上来了八个领导讲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站在太阳底下还不能乱动,还得鼓掌,能不晦气吗?!早知道就跟你一样,呆在酒店里睡觉了!”

  “活了个该!”陈器伸了个懒腰,然后左顾右盼没看到小唯以及秋叶菊武院高一年级组的人,问道:“高一的那帮小子人呢?”

  李英达指了指远处山的那一边道:“高一年级组的比赛场地在那边,他们已经过去了。”

  “不紧张吧?”

  “怎么可能不紧张?你没看到小唯都快哭了。”李英达叹了口气,“根据院长弄来的资料,他们那一组的另外七家武院实力都不弱,其中有两支比怒风武院还要强。所以小唯他们肯定是赢不了的,就当来见识见识了。”

  陈器赞道:“这个心态挺好的,那你们呢?你们紧不紧张?”

  “你说呢?!”李英达狠狠的瞪了陈器一眼,“我现在已经紧张的连坐都不愿意坐了,屁股上就跟张了牙似的。我跟你说,跟我们一组的这七支武院实力比起高一那组还强,你说我能不紧张吗?”

  陈器奇怪的看着他,“大哥,你就是来打酱油的,你紧张个毛啊!”

  李英达又瞪了他一眼,啐道:“你这人真不会聊天!不说实话你能死啊?!”

  不过跟陈器插科打诨了几句以后,李英达还真的就没那么紧张了,他把这话跟其他人一说,大家苦笑的同时也觉得事情的确是这样。

  他们真的就是来打酱油的,正主都不紧张,他们有什么好紧张的?于是接下来他们就互相用打酱油来调侃,顺便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却没想到互相调侃的时候被旁边一家武院的人给听到了,而且巧合的是,这家雄狮武院正好是和秋叶菊武院分到一组的!

  雄狮武院就是定泉城本城的一所武院,虽然在定泉城中排名不高,但是在这一组当中,他们的实力还是比较强的。分组出来以后,他们在研究了一番资料以后击掌相庆,觉得挺过第一轮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了。

  听到秋叶菊武院的自嘲以后,雄狮武院的一名留着长头发,一张脸写满骄傲的学生当场就嘲讽道:“哟,难得遇到个自知之明的武院哈!就冲着你们这份自知之明,待会团战的时候要是遇到了你们,我会尽快让你们回家的!”

  秋叶菊武院的人当场就怒了,他们自嘲可以,但被别人看不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脾气暴的刘庆栋当场就是牛眼一瞪,骂道:“你个傻叉说什么?!”

  都是年轻气盛的天之骄子,而且还是接下来的竞争对手,跟对方那么客气干嘛?于是两边人当场就对骂了起来,但大家还是有些克制,没人敢在这个时机动手――因为组委会一早就宣布过规则,任何场外斗殴的,直接取消参赛资格!

  不过这里的争吵还是引来了组委会负责维护治安的人员,在得知了前因后果以后,组委会给了两家学院一家一个警告,算是各打五十大板,言语中也透露出一个意思――还有不到一小时你们就要在一组里竞争了,现在逞这种口舌之利有什么意思?

  是男人就用拳头说话!

  两家武院的人在给彼此留下了一个“走着瞧”的眼神之后,暂时安分了下来。

  但不用说也知道,彼此肯定都将对方视为了不共戴天的大敌,在接下来的团战当中,双方就是死敌!

  陈器之前在陪着陈清妍和慕芊芊说话,没有参与到骂战当中,一直到团战即将开始,八支队伍入场时,他才和秋叶菊武院的人在入口汇合,然后就发现他们正在和旁边一家武院的人大眼瞪小眼的怒视。

  “什么情况?”

  身后的李英达把刚才的事情小声说了一遍,陈器点点头,然后趁着组委会的裁判背过身的时候,冲雄狮武院那边比划了两根中指!

  雄狮武院那边当场就爆了!

  裁判回过头来时,陈器早就把中指收了回去,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吹着口哨看着天。

  这可把雄狮武院那边都给气炸了,但是当着裁判的面,他们也不敢做回击,只好一个二个的用眼神威胁陈器,但是陈器直接背过身去,理都没理他们。

  这时裁判发话了,“我来宣布一下团战的规则。”

  “每支队伍出三个人参加团战,八支队伍的参赛者将被蒙上眼罩,随机分配到地图当中的八个区域,彼此和其他队伍之间都会有一定的距离,当然,你们本队的三人是在一起的。”

  “进场之前将会对参赛者进行检查,每人只允许携带自己的武器装备。待会进场的时候,工作人员会给你们每个队伍都配发等量的水和食物,还有一些应急的药物,但不允许你们自己携带。而且会发给你们每人一个定位手环。”

  裁判拿出了一个手表状的东西,“就是这个手环,现在我来教你们使用。看到这个屏幕没有?屏幕上的绿色光点,就是分散在比赛地图内的令牌的位置,但是你们必须要距离令牌五百米内才可以接收到令牌上发射的信号,获得这枚令牌的大概方向。”

  “同时,这枚手环可以为你们显示时间,也能够让主办方确认你们的位置并且给你们发送信息,而且手环内部有脉搏检测仪,可以检查到你们的健康程度,一旦健康程度低于正常值,那么为了你们的安全,手环将会自动为你们弃权。而且你们看手环的侧面,这里,将这一处保险打开,旋转里面的红色按钮就是弃权。你们可以自己进行弃权,也可以击败对手以后,帮他弃权。”

  “一旦弃权信号发出,你们就必须呆在原地不能有任何的动作,如果你们弃权以后再去攻击别人,你们整支小队都将被取消资格,明白了吗?!”

  “明白了!”

  “很好,”裁判满意的点头,“我再强调一遍,在战斗当中必须要学会留手,我不要求你们点到为止,但绝对不可以伤人性命,或者给人造成残疾。一旦出现这种恶劣的情况,那么等待着你们的将是整个武院被取消资格,而且你本人也会遭到执法部的追责!所以同学们,这只是一场比赛,可千万注意不要赔上了你们的前途。”

  “但是……”有人举手,正是雄狮武院之前第一个开口讥讽李英达的那个长头发的男生。

  他故意瞥了秋叶菊武院这边一眼,道:“裁判,您也应该知道,当双方实力相差不多,战斗的势均力敌的时候,真的是很难收的住手的。万一……”

  “没有万一!”裁判呵斥他道,“不存在任何的万一,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可言,只看最后的结果。就算他指着你的鼻子骂娘,你也绝对不能致他于残疾甚至杀死他,除非你自己也不想活了!”

  长发男生郁闷的“哦”了一声,不敢再问了,一脸的丧气。

  秋叶菊武院这边,陈器、李英达和刘庆栋三人,看着裁判没看向自己这边,齐齐的冲着那长毛又比划了两根中指,这可把那长毛给气的,大叫道:“裁判!你看他们!”

  裁判回过头,陈器继续吹着口哨抬头望天,李英达和刘庆栋玩起了“你拍一,我拍一”的游戏。

  他们这点小动作哪里能瞒的过觉醒境的裁判?

  不过裁判也懒得理会他们,尤其是这个长毛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找借口想要伤人,这种品行实在让他很不高兴,所以下意识的就偏了秋叶菊武院一些。

  “最后,”裁判道:“因为这次参加比赛的队伍众多,所以团战的时间也有相应的缩短,最长不能超过12小时。也就是说,当你们进入场地十二小时以后,比赛结束。到时按照各队所获得的令牌数进行最终的排名――不过你们放心,比赛的场地也比你们以前参加类似比赛的场地要小的多,十二小时的时间,绝对是足够了!”

  “谁还有什么问题吗?”

  “都没有问题了?那么现在,去各个入口准备吧,马上会有工作人员带你们到指定的位置。”

  “二十分钟之后,团战正式开始!”